《止園醫話》雜病類-疝﹝hernia﹞:

疝此症與西醫所稱之疝痛不同,乃純粹根據中醫書之病名,不可誤解以西醫疝痛意義之解釋,與中醫不同故也。

【原因】

 中醫書謂任脈為病,男子內結七疝,又云疝病不離乎肝,故認定疝屬月千病,細考西醫書所稱風氣疝痛,膽石疝痛,睪丸炎﹝didymitis﹞,歇爾尼亞等病名,均與中醫所稱之七疝略相似,然皆不能吻合,且此症除腎子睪丸腫痛,牽引少腹作痛,人皆知為疝病外,其內疝數種,

 中醫書雖皆說明,然淺學之醫,臨症多不能認識,故不得不特別表明之。

 中醫七疝名目,不無離奇,然有一部分可取,且為西醫未經發明者,學者可細參之。

【症候】

 此症除腎囊、腎子腫痛,牽引少腹,或腎子不痛只腫大,人皆目為疝氣﹝hernia﹞,勿庸詳述外,其內疝症狀之不易認識,而又恒見者,則為患者腹內時覺聚有有形之物,或橫或豎,或一或二。

 病發作時,直向上衝,或繞腰腹作痛,(向上衝痛者居多)且令人嘔逆悶厥,上衝胃皖,吐酸填脹,痛苦萬狀,然忽而消滅,立時諸症皆失,歸於無形,一如平人。腹內上衝之時,狀類黃瓜,一直沖犯胃脘,頭眩眼黑,嘔逆氣厥者極多。如此反復發作,常年累月,致令患者全體衰弱,脈多弦實有力,體溫多不高,但發作時,亦有寒熱往來﹝alternate_attacks_of_chill_and_fever﹞,及有四肢厥逆者﹝reversal_cold_of_limbs﹞,寒熱虛實,務宜細辨,皆內疝也。

 參看後列呂新甫先生醫驗。此內疝病狀發作時,類似歇斯的裏症,(臟躁)然歇斯的裏,系精神病,腹內並無有形硬物上衝心口,內疝發作時,則有有形之物上衝,可以分別,二症不可誤認。

【治法】

 腎子睪丸腫痛俗名偏墜即副睪丸炎﹝didymitis﹞,或牽引少腹奇痛。有將睪丸引縮入少愎內者,痛不可忍。

 此症西藥可謂無用,麻醉亦不過一時有效,不能治癒。中醫治疝之藥,率用川棟子、小茴香、青木香、橘核,荔枝核、山楂核、炒元胡等,輕症疝氣﹝hernia﹞,相當有效,甚則用附子,其效卓著。

 然以余之經驗,最效之方,則為附子與大黃合劑,此種用藥系合大熱大寒,同時並用,縱有古方,未免駭俗。

 然余實已經過數十年之臨床實驗,以附子、大黃,加入普通治疝氣﹝hernia﹞之藥中,即上列川棟子等藥速收特效,不可思議,此治外疝之經驗談也。

 四十年前因有患疝氣﹝hernia﹞之趙得勝者,(第五鎮輜重營前隊副兵)病發作時,二睪丸完全縮入少腹內,痛苦異常。

記得最重之一次,病凡十餘日,中西醫治療無效,氣息已微,全身皆厥,六脈皆絕。正呈報病重矣。經醫官長等復診,均無效,不得已,余與副醫官劉全祿君,合議以附子(五錢),大黃(三錢),合於川棟子、小茴香、橘核、荔枝核、青木香、小青皮等藥中與服。不意眼下此藥,大見奇效,患者已能呻吟,四肢亦漸溫暖。一日連服二劑,第二日,已能言語轉動,且思飲食,(已數日因嘔逆不進食物)脈亦漸漸恢復,如此奇驗,竟出意料之外。此後每日即照原方,(附子、大黃各二錢)連服六劑,竟而痊癒。自此以後,四十年中,凡遇他人不能治之睪丸腫痛,或縮入少腹,不論如何危篤,一用此方,無不立效,從無一例失敗者,故特定為治此症之標準方也。

其治內疝之方,只要認定確系內疝上衝,即以川棟子、小茴香、吳茱萸、小青皮、青木杳,寒則可酌用附子,縱有實熱之症,然絕不可用人黃,此與外疝不同之點。再參與加減之逍遙散等,無不奏效也。

 茲錄內疝、外疝二醫驗於下,以資印證。

【醫驗】

 呂新甫先生,住德縣文廟前街,年七十餘歲,久患內疝,時發時愈,其病狀系於病將發作時,先覺腹內左右,有兩條如黃瓜狀有形之物,一齊上衝胸脘,直至心口,以手按之可得,因而頭暈﹝dizziness﹞、心亂、填脹欲死,遂即嘔吐﹝vomiting﹞,疼痛,瞀亂異常,經過一、二日,腹內硬物,漸漸消散,即化為烏有,一切病狀,亦俱消失,有時亦覺有一條有形硬物上衝,飲食起居,又恢復原狀矣。如此拖延,已六,七年之久,經過各醫診治,並未認定病名,殊屬町笑,其治法率以消導順氣者居多,尤以降氣之藥,幾乎每劑必備,並無絲毫效驗,中間經過西醫與以麻醉止痛刑,三日治療,病勢特別加重,聞系鹽莫,每日三包,不但不能減輕痛苦,且又自汗﹝spontaneous_sweating﹞不止,高年之人,非常危險。余適於民國九年回籍,為長子結婚,先生乃延余診治,余診脈見兩手弦實,毫無中和之氣,參以病狀,決為內疝,肝逆犯胃。數年痼疾:經過多醫並未認定病名,危哉。乃為處方如下:

 第一方,熟附片(一錢)、川楝子(三錢)、小茴香(三錢)、青木香(一錢)、小青皮(一錢)、桃仁(一錢)、吳茱萸(二錢)、淡乾薑(一錢)、橘核(二錢)、枸杞子(一錢)、炒白芍(二錢);薑引。

服第一方立見效,因來診時,正值病發,服藥後,立見消散。據病人自述,自有此症以來,服藥已四、五百劑,無一次立見大效者。分服此藥,病才半日,即消散,每次病發,必三、四日乃消散。乃連服三劑,又與第二方:

第二方:川楝子(三錢)、小茴香(三錢)、豆蔻仁(三分)、青木香(一錢)、小青皮(一錢)、桃仁(一錢,杵去皮尖)、吳茱萸(二錢)、炒白芍(二錢)、淡乾薑(三錢)、橘核(二錢)、荔枝核(二錢);薑引。

此方約服十餘劑,完全病癒,先生壽至耄耋,此症愈後,復經過多年,永未再發。余以此症甚多,最不易確認,故錄此一案,以告學者。

薛蔭槐君,住德縣大寺街,年二十餘歲,於民國十二年患疝氣﹝hernia﹞,右睪丸腫痛特甚,先經醫治,原方為川棟子、小茴香、荔枝核、橘核等普通治疝氣﹝hernia﹞等藥,愈治癒甚,乃請余診治。病者來時,不良於行,門檻幾至不能邁過,則其腫痛可想而知。余認定此外疝症也,即與經驗良方一劑,立見大效,痛減大半,五劑痛腫全消,完全病癒。茲錄驗方於下:熟附片(二錢)、川楝子(四錢)、荔枝核(二錢)、山楂核(一錢)、小青皮(二錢)、熟大黃(二錢)、小茴香(二錢)、橘核(一錢)、炒元胡(一錢),薑引煎服。

此余經驗多年之特效方也,凡痛引少腹,睪丸縮入腹內,痛不欲生,或睪丸腫大,痛不可忍等極劇烈之疝氣﹝hernia﹞,無不立奏奇效。然減去附子與大黃則不效,其他各味,不過輔佐藥品,然亦不可妄為加減。惟附子與大黃之分量,不必一律,醫者須斟酌病人之強弱,及病勢之輕重,寒多或熱多,與其脈象,臨時酌定,大約自一錢至三、四錢不等。例如病者脈沉細,現寒象,則附子可用(一錢五),大黃可用(一錢),以此類推,神而明之,存乎其人。但附子大黃,必須並用,缺一不可,則為一定不易之理,萬勿猶豫,致減本方效力也。小便短少,附子可少用,然不可完全減去。

外疝一症,往往有原因花柳病者﹝Venereal_disease﹞(梅毒性),應先以西藥注射,根本治其原因,則本病自愈。不但此也,凡一切病症,如有此種原因,必令患者速入專門醫院,施行注射療法,不可徒以中藥治療,耽延時日,此亦中醫應有之認識,但中醫對梅毒性病症,何由確認,是必對於西醫病理,詳細研究,自求新知,固不待言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