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臟氣法時論篇》 第二十二

黃帝問曰:合人形以法四時五行而治,何如而從,何如而逆。得失之意,願聞其事。

【注】:黃帝問道:把人體內的構造機能與天地四時配合起來,用此為規矩,來實行治療,應如何才能適應于天理,如何作會違反天理,其間的得失如何,請為我詳述。

岐伯對曰: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更貴更賤,以知死生,以決成敗,而定五藏 之氣,問甚之時,死生之期也。

【注】:岐伯回答道:這就是五行木、火、土、金、水的道理,依此理來治療則合于天理,五行間的盛衰,可以決斷病人的生死,是否能調合它們是治病成敗的關鍵,如果其中一樣呈亢盛狀態,從此處可推知病人的生與死。

黃帝曰:願卒聞之。

【注】:黃帝説:希望你能一一為我説明。

岐伯曰:肝主春,足厥陰少陽主治。其日甲乙。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心主夏,手少陰太陽主治。其日丙丁。心苦緩,急食酸以收之。脾主長夏,足太陰陽明主治。其日戊己。脾苦濕,急食苦以燥之。肺主秋,手太陰陽明主治。其日庚辛。肺苦氣上逆,急食苦以泄之。腎主冬,足少陰太陽主治。其日壬癸。腎苦燥,急食辛以潤之。開腠理,致津液,通氣也。

【注】:岐伯回答:肝與春日一樣,是由足厥陰與足少陽經所主治,天干中屬甲乙之日為木,與肝同,當肝病時,病人發生痙攣的痛苦時,立刻給予甘甜之物來緩和,這是肝病為木剋土,食甘強土,使木不制土。

心臓 與夏季同,治由手少陰與手太陽二經,天干中,丙丁日與其同性,心氣無力且減緩 時,立刻給予酸物來收斂它,這是酸生木,而木能生火使心臟強壯也。

脾與長夏通,治由足太陰與足陽明二經,其天干中與戊己日同屬。脾必受難于濕盛,立刻給予苦味的藥來乾燥它。這是苦主心,心主火,火又生土而致此。

肺與秋季合,治由手太陰與手陽明二經。天干中庚辛之日與其同屬性。氣不下而反逆必傷肺,立刻給予苦味之藥來降氣向下,因為苦入心,心主火,火能制金也。

腎與冬季相合,治由足少陰與足太陽二經。天干中之壬癸日與其同屬水。過燥之氣必傷腎,立刻給予辛味之蘖來潤養,如此水份充足,肌理必順達,津液就可以自由出入不致生阻礙了。這是因為辛主肺屬金,金生水,故可強腎。

病在肝,愈于夏。夏不愈,甚於秋。秋不死,持於冬。起於春。禁當風。肝病者,愈在丙丁。丙丁不愈,加于庚辛。庚辛不死,持於壬癸。起於甲乙。肝病者,平旦慧,下晡甚,夜半靜。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補之,酸寫 之。

如果病生在肝,到了夏季會痊癒。若夏季不癒,到了秋天必更嚴重,能夠在秋季不死,可延續到冬天,俟春季來時又會復發,此病最忌當風。同理肝病會在丙丁日癒,若丙丁日不癒,必嚴重在庚辛日;能夠度過庚辛日不死,則不變於壬癸日,會在甲乙日來臨時復發。

肝病之人在清晨時,症狀會很明顯,傍晚時會很嚴重,半夜時趨于平靜。肝有病氣鬱不散時,應給予辛味之藥物予以發散,所以治肝之法在用辛味物來散其鬱結,用酸味物來收斂輔強肝臟。

病在心,愈在長夏。長夏不愈,甚於冬。冬不死,持於春。起于夏。禁溫食熱衣。心病者,愈在戊己。戊已不愈,加於壬癸。壬癸不死,持於甲乙.起于丙丁。心病者,日中慧,夜半甚,平旦靜。心欲緛,急食鹹以緛之。用鹹補之,甘寫 之。

心臓 有病時,會在長夏季節痊癒,如果長夏時節沒有治好,在冬季會很嚴重,能度過冬季不死,在春季來時會持恆不生變,俟夏季來時又復發,此病嚴禁熱食厚衣,不可讓身體過暖。心臟之病依理可知會在戊己日癒,戊己日不癒,壬癸日會嚴重;能度過壬癸日不死,甲乙日不生變化,會在丙丁日復發。心臓 之病在中午時會有明顯之症狀出現,到半夜會很嚴重,在清晨時會很平靜。心臓 亢進時,立予鹹味的藥物來緩和它,用鹹味來緩心,用甘甜之物來活動心臟。

病在脾,愈在秋。秋不愈,甚於春。春不死,持于夏。起于長夏。禁溫食飽食,濕地濡衣。脾病者,愈在庚辛。庚辛不愈,加於甲乙。甲乙不死,持于丙丁。起於戊己。脾病者,日昳慧,日出甚,下晡靜。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用苦寫 之,甘補之。

脾臟生病時,會在秋季痊癒。秋季沒治好,春季來臨時會加倍嚴重,能度過春季不死,夏季時病情不會生變。此病最忌熱食與飽食,居住之地過濕或穿濕的衣物。脾病之人可同理推至會在庚辛之日痊癒,若在庚辛之日不癒,則甲乙日會趨嚴重;能夠度過甲乙日不死,則在丙丁日不會生變化,然後在戊己日復發。

脾病在一日中未時會有明顯的症狀,日出之時會較嚴重,傍晚時趨于平靜。脾氣過亢時,立刻給予甘味之物來減緩,甘味可以健脾,苦味可以燥脾之過濕。

病在肺,愈在冬。冬不愈,甚于夏。夏不死,持于長夏。起於秋。禁寒飲食,寒衣。肺病者,愈在壬癸。壬癸不愈,加于丙丁。丙丁不死,持於戊己。起于庚辛。肺病者,下晡慧,日中甚,夜半靜。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補之,辛寫 之。

肺有病者,會在冬季痊癒,如在冬季沒好,則夏季來臨時會加倍嚴重。能度過夏季不死,則在長夏時節不會產生變化,到了秋季病再復發。此病嚴禁冷食冷飲,衣著過薄。肺病的人會在壬癸日癒,如果壬癸日不癒,則于丙丁日時會加倍嚴重,能度過丙丁日不死,在戊己日時會保持不變,然俟庚辛日時病會再復發。

肺病之人,在黃昏時病情會顯著,在中午時病情會嚴重,半夜時會趨于平靜。肺陽外出太過須收斂胸中時,須給予酸味之食物或藥物來收斂肺。因此酸味能固肺氣,辛味能疏散肺氣使之下降。

 病在腎,愈在春。春不愈,甚于長夏。長夏不死,持於秋。起於冬。禁犯焠㶼 熱,食溫,炙衣。

 腎病者,愈在甲乙。甲乙不愈,甚於戊己。戊己不死,持于庚辛。起於壬癸。

 腎病者,夜半慧,四季甚,下晡靜。腎欲堅,急食苦以堅之。用苦補之,鹹寫 之。

腎臟病的人,會在春天痊癒,如果春天不癒,會在長夏季節加重,能度過長夏不死,則在秋季會保持不變,然後冬季來臨時會復發。此病切記不可用火烤熱身體及吃過熱的食物,不可穿用火烤過的衣服。腎病的人,在甲乙日會痊癒,若甲乙日不癒,則戊己日時會加重,能度過戊己日不死,于庚辛日必保持不變,俟壬癸日來臨時,病又復發。凡腎有病之人,其在半夜時症狀最明顯,於辰、戌、醜、未四時,辰時病情最嚴重,日落黃昏時則趨平穩。腎臟受到感染,即予病人食苦味之物來消除,所以苦味之物能消炎清利腎臟,鹹味能強化腎臟功能。

夫邪氣之客於身也,以勝相加。至其所生而愈。至其所不生而甚。至於所生而持。自得其位而起。必先定五臟之脈,乃可言間甚之時,死生之期也。

凡病邪之於人身上,遇到相剋之時節會漸深,在相生的時節病會痊癒,遇到所不能勝剋的時節病會加重,到了被生旺的時節,病會保持不變也不會惡化,遇到屬性相同的節氣,則會復發,這是不變的自然法則(人紀)。故吾人診脈時,必先確定何臟有病,然後可知其在時節中的變化如何,就可以預知病人生死的時間了。

肝病者,兩脇下痛引少腹,令人善怒。虛則目䀮䀮無所見,耳無所聞,善恐,如人將捕之。取其經,厥陰與少陽。氣逆則頭痛,耳聾不聰,頰腫。取血者。

→【䀮:﹝目巟﹞,音荒】

肝病之人,其症狀會使病人兩脇肋疼痛並牽引小腹,讓人易怒。如果肝虛了,會使人目視昏暗,見物不明,耳聽不明,易生恐懼,好像有人要傷害他一樣。此時治療須選擇足厥陰肝經與足少陽膽經的穴道。肝氣如果上逆,則會令人頭痛、耳聾、意識不清、兩頰腫脹,此時須從有鬱結的血脈來放血治療。

心病者,胸中痛,脇支滿,脇下痛,膺背肩甲間痛,兩臂內痛。虛則胸腹大脇下,與腰相引而痛。取其經,少陰太陽。舌下血者。其變病剌郤中血者。

心臟有病之人,會使人胸口痛,兩脇脹滿及疼痛,甚而痛到背部或向上痛到肩部,有時兩臂之內側疼痛。若心氣不足時(心臟無力),會有胸腹脹大,牽引腰部而疼痛。此時治療須取用手少陰心經與手太陽小腸經的穴道。舌下之金津、玉液二穴放血,病發急重時,可刺陰郤、養老等穴位放血,及中指、無名指尖放血。

脾病者,身重,善肌,肉痿,足不收,行善瘈,腳下痛。虛則腹滿,腸鳴飧泄,食不化。取其經,太陰陽明、少陰血者。

脾臟有病時,令人身體感覺沈重,肌肉消瘦萎縮,無法控制雙足的行走,容易抽筋,腳下部會疼痛。脾氣虛時,病人腹腫滿,腸鳴且下痢,飲食入胃不化,此時應取足太陰脾經與足陽明胃經上的穴位,同時在足少陰腎經上找血鬱之處來放血。

肺病者,喘欬逆氣,肩背痛。汗出尻陰股膝、髀、腨、䯒、足皆痛。虛則少氣不能報息,耳聾嗌乾。取其經,太陰足太陽之外,厥陰內血者。

肺有病之人,主要症狀為呼吸短促,氣會上逆,肩背都會疼痛,容易出汗,臀部、陰部、膝蓋、大腿、小腿肚,足跟都會疼痛。肺氣虛弱,則呼吸淺短無法深呼吸,耳聾咽喉乾燥,此時宜選用手太陰肺經及足太陽經外側背部,穴位,再從足厥陰肝經上找尋鬱血之絡位放血即可。

 腎病者,腹大、脛腫、喘咳、身重、寢汗出、憎風。虛則胷中痛、大腹、小腹痛、清厥、意不樂。取其經,少陰太陽血者。

腎臟有病的人,會有腹脹水腫的現象,同時喘咳不止,身體沈重倦怠,睡覺時盜汗不止,又厭惡風吹。腎氣虛時,必胸中疼痛,上下腹倶疼,四肢冰冷,情志鬱悶不樂。治療時必取其足少陰腎經與足太陽經之穴位,有鬱血阻礙與孫絡,則採放血的方式。

肝色青,宜食甘。粳米牛肉棗葵皆甘。心色赤,宜食酸。小豆犬肉李韭皆酸。肺色白,宜食苦。麥羊肉杏薤皆苦。脾色黃,宜食鹹,大豆豕肉萊藿皆鹹。腎色黑,宜食辛。黃黍雞肉桃蔥皆辛。

肝在面上為青,五行中屬木,肝主筋,筋急時宜食甘味之物以緩和,諸如糯米、牛肉、紅棗、芹菜類等皆為甘物。

心為赤色,屬火,心性宜緩,食酸物可使收斂,如小豆、狗肉、李子、韭菜等皆為酸物。

肺為白色,屬金,宜食苦味以制金之肅殺,如小麥、羊肉、杏仁、薤白等皆為苦味。

脾為黃色,屬土,宜食鹹味以制土,如大豆、豬肉、栗子、豆的嫩葉等皆屬鹹味。

腎為黑色,屬水,宜食辛味以潤養,如黃黍、雞肉、桃子、蔥類等,皆為辛味之物。

辛散,酸收,甘緩,苦堅,鹹緛。毒藥攻邪,五穀為養,五果為助,五畜為益,五菜為充。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精益氣。此五者,有辛酸甘苦鹹,各有所利。或散或收,或緩或急,或堅或緛,四時五藏,病隨五味所宜也。

辛味之物其性發散,酸味之物其性收斂,甘味之物其性緩和,苦味之物其性乾堅,鹹味之物其性緛堅。藥物之毒能攻病邪,五穀之物能營養五臟,五果之物為其輔助,五畜等肉類可益體力,五菜之屬可補其不足。使酸苦甘辛鹹五味互相調和,如此飲食,則能捕充體力精神。其五味各有所屬,各有所利。有時須散,有時須收,有時須緩,有時須急,有時須堅,有時須軟堅,五臟各應於四時之所須,病的治療亦須謹慎的考處使用適宜之五味也。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