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哲醫話》(日本‧淺田宗伯)

卷下:

 惠美寧固:

獨嘯庵遊藝州也,專講吐方。

 始學之者,為奧文叔,其次為惠美寧固。

 甯固亦與吉益東洞切古方,別為一家。

 其徒所著寧固醫談吐方私錄,吐方攝要,斑斑可以徵古方之盛焉。

淨心誡觀曰:四百四種病,以宿食﹝Food_stagnation﹞為根本;三塗八難,以女人為根本。

 又南海寄歸傳,載斷食療病﹝fasting_phase﹞。

 據之則食之一途,為病最夥,而吐之一法,祛病最為快捷方式矣。

◆拙軒曰:百病飲食為本。

 人唯與口謀而不與腹謀,故往往致災。

 將食,問諸口曰可也,問諸腹曰未可也,乃止品從腹,從而後下箸,此是養生第一義。

 上出廣瀨梅墩塗說,雖不關吐法,語甚有味。

水氣妨氣道﹝airway﹞,喘急腫脹者,宜鎮氣道﹝airway﹞水氣,越婢加術苓,木防己加苓,兼服石中黃丸為佳。

食慾﹝appetite﹞之害人,甚於色慾﹝sexual_desire﹞。

 而世人徒知色慾﹝sexual_desire﹞之害,不知食慾﹝appetite﹞之害,悲夫。

小兒疳眼﹝child_eye_gan﹞,大人雀目﹝night_blindness﹞,皆因胃中宿毒,妨害精氣之運用。

 小兒早斷乳﹝ablactation﹞為飲食者,此證最多。

 按其腹必滿,故祛胃中之毒為要。

傷寒﹝typhoid﹞病胃實,與水結易混。

 而水結證有宜下劑者,有宜附劑者,舌胎脈候,當精思甄別。

消渴﹝consumptive_thirst﹞有因黴毒潛伏者,不可不知。

因閼逢(方名)瞑眩而口中腐爛者,將嚴醋少少咽下為佳。

 若煩渴熱者,白虎湯加黃連。

咽喉及口中痛者,甘連湯加大黃、枯梗。

天行熱病﹝febrile_disease﹞,兩手或舌上動者為凶候。

此證有發癇卒厥而死者,不可忽視。

病後髮禿落者,貼蒲黃霜為佳。

◆拙軒曰:此證反鼻霜麻油調塗患處亦佳。

小便閉者﹝urinary_stoppage﹞,瓜蔞實二錢為散服效,此理可玩。

狂、喘、勞三病,皆屬胎毒﹝fetal_toxin﹞。

 毒攻心中者曰狂,攻骨者曰勞,攻胸膈者曰喘,其根同而枝葉異也。若狂愈而為勞者死。

→【﹝骨弋﹞:音,ㄧˋ。意:小骨。鎖骨上窩。】

大便閉與巴豆、大黃等不通者,他藥中加木香效。

◆按:三和散中木香即此意。

渴有因水氣者,有因熱者,又有病將解而發渴者,可辨。

傷寒﹝typhoid﹞有自得吐者為佳兆,若不吐則為結胸,若欲吐不吐者,可與一物瓜蒂散。

動悸有因氣血凝滯者。

 凡血氣之所凝,皆為動悸,不止心下也。

喘家不可妄吐,苓桂術甘湯加蘇子、杏仁佳。

髮禿落:宜苓桂術甘湯,雀目﹝night_blindness﹞亦與之,蓋此二證為同因,何則?

 水氣凝滯於頭中,毛髮不能為之榮,故禿落,水氣壅遏于上部,精華不能為之注,故晡時失明,其理一而方亦活。

拙軒曰:融解貫通,圓機活法。

黃胖﹝yellow_obesity﹞其因多屬胃中不和。

 爪甲白剝者,胃氣不足,氣血不能達也。

一男子頭並兩手振掉不止,得之二三年,腹中和,飲食如故。

 余謂仲師所謂四肢聶聶﹝limb_weakness﹞之類,與防己茯苓湯愈。

和胃湯本于芍藥甘草湯,故任脈拘急者﹝hypertonicity﹞與之尤效。

 若不瘥者,為建中湯,蓋此證疑似柴胡湯。

 然柴胡專系心下,此方全涉腹中也。

山錫杖一名土山母,主瘀血﹝Bruises﹞痛,故能治產後手足疼痛。

小便閉﹝urinary_stoppage﹞,先與調胃承氣湯加滑石為得。

按:雞峰方治大小便不通﹝shifted_bladder﹞,煩亂,四肢漸冷,無脈,以大承氣湯。

 此即通後竅而前竅自開者,此方即系前後雙解,亦一手段。

 然施之於虛憊溺閉者,恐生大害。

 《金匱》八味丸主治,宜參照耳。

陰狐疝﹝Inguinofemoral_hernia﹞多難治,而葫蘆巴丸能治之,予近得之于江都醫人稻村三伯者。

 治舌疳﹝gan_of_the_tongue﹞椰子油一味煮沸,以木綿浸之,色黃為度。

 將其綿貼疳上,以燒針熨其上。

 日二,以不堪其熱為知。

 內服涼膈散加石膏,時時與豆黃丸下之。

拙軒曰:此方奇甚,他日須試之。

 燒針直刺疳上止腐蝕者,予亦屢用,十中可治三四。

鼓脹﹝drum_distention﹞、勞瘵﹝consumption﹞、陰狐疝﹝Inguinofemoral_hernia﹞、膈噎﹝belching﹞、天刑、喘息、肺痿﹝lung_flaccidity﹞等,概屬不治,故不敢下手。

反胃﹝stomach_reflux﹞先與柴胡瀉心湯、陷胸湯等,疏其胸腹,而後與吐劑,則全愈。

遠年患腹痛者,吐之則愈,又安中散加薑黃、蒼龍丸奏效。

漆酒治瘀血﹝Bruises﹞痛,其效勝於起廢丸,又能治舊腹痛。

 中其肯綮者,必發吐下。

凡欲行吐方,先審其腹候。

 其心下堅實者,與瀉心、陷胸、柴胡之類。

 制其胸腹之毒,一二月或三五月而與吐劑為得。

 不然,則吐方無效,且不堪瞑眩也。

土生昌有嘗從寧固受吐法。

 其說曰:凡用吐劑,先與黃連解毒湯,六七日而後用之,詰朝啜熱稀粥一碗,禁午食。瓜蒂散六分,以豆豉湯送下,少頃為吐。

 吐了,又與瓜蒂散如前法。

 又吐了,更服鹽湯一碗吐之,又將拈紙探吐。

 凡吐四次,始藥力達肯綮而後徐徐進熱稀粥一碗,又與黃連解毒湯六七日,或兼用滾痰丸。

 此吐法之大概也,宜參用。

心下有小塊,或病毒妨氣道﹝airway﹞,短氣者﹝brachypnea﹞,不可吐。

服峻下劑以平旦為是,前夕宜減晚餐,其明服之。

 若食穀在胃,則反發嘔吐﹝vomiting﹞,無藥效。

如微下法,則非此例也。

用瓜蒂散:

◆瓜蒂(三分),赤小豆(三分)。

 亦以平旦為是。

 服畢將吐者,一人持其首,一人按其章門穴﹝LR13﹞,以要快吐,吐時宜少俯首。

 其人嘔氣不止者,藥力在中也,宜強吐之,或鹽湯促之。

胸中煩悶者﹝vexation_and_oppression﹞,必發吐也。

 若欲止者,與砂糖湯。

 若病不瘥者,又當與獨聖散三分。

此機非熟達者難施用。

凡服瓜蒂散後下利者﹝Diarrhea﹞,為吐已之候。

 又發渴者,及舌上發黃黑胎者,為毒盡之證。

 吐後一日禁食餌,至翌日少與糜粥,不可遽食膏粱油膩,若犯之,滯食至死。

淋疾﹝gonorrhea﹞小便難通﹝difficult_urination﹞者,蠶砂(二錢)、滑石(一錢),甘草(五分)、煎服頓愈。

老人患淋疾﹝gonorrhea﹞四五年不治,或至死者,是積年之毒,流注﹝gravity_abscess﹞於膀胱也。

 其治在胸中,宜三黃瀉心湯,加阿膠、滑石,兼化毒丸。

淋疾﹝gonorrhea﹞先施對症方藥,外以手巾浸熱湯蒸腰眼﹝EX-B7﹞八髎邊,又將陰莖﹝Glans_penis﹞插入竹筒中蘸之于熱湯中須臾,欲小便時,以手摩擦小腹通之。

所謂泄閉術。

 一蒸一擦互施之,下焦﹝lower_energizer﹞氣運,小便分利。

不然,則雖服藥無速效。

《千金》漏蘆連翹湯,以芎藭代漏蘆效。

 大黃牡丹湯,亦以白芥子代瓜子,白芥子能散血故也。

按:《聖濟總錄》大黃牡丹湯,用消石、芥子,名大黃湯。

 與此說暗合。

《外台》桔梗湯能治肺癰﹝abscess_of_lung﹞始萌者。

 雖證候未具,口有腥臭者,用之尤效。

 敗醬或代葶藶。

小兒陰狐疝者﹝Inguinofemoral_hernia﹞,水氣著經絡﹝Meridian﹞注陰囊者也,附子、茴香、甘遂之類,為末服之效。

小兒喜食炭或壁土者,輕粉、砂糖,等分為末,糊丸服之,消疳飲紫圓亦效。

→【﹝火尃﹞:音,ㄅㄛˊ。意:煎炒或烤乾食物。】

小兒聤耳﹝tempantitis﹞,獨聖散點入於耳中,則黃水出,即令兒橫臥,去其毒水。

啞者,系胎毒﹝fetal_toxin﹞壅閉上部也。

 耳不聾者可治,聾者不治。

小兒初生,湯藥不能下嚥而溢鼻者,為惡證。

小兒驚風﹝child_fright_wind﹞,角弓反張﹝opisthotonus﹞欲死者,紅花、鬱金等分為散,以新汲水送下得效。

生兒兩手動,如弄傀儡,臍下左邊拘急者﹝hypertonicity﹞,與《千金》陷胸湯,兼用紫圓速效。

 凡毒著胸中者,陷胸湯主之。

胡黃連能解胎毒﹝fetal_toxin﹞,故古人往往用以治小兒五疳,今甘連湯加之特效。

此品《本草》云:治女人胎蒸消果子積,亦可活用。

 橘宗仙院以此品一味為糊丸,治婦人惡阻﹝Nausea_during_pregnancy﹞不止者,亦奇驗。

婦人赤白帶下﹝leukorrhea﹞,其病多根柢於心下。

 故與三黃瀉心湯,加阿膠、滑石,兼用化毒丸。

凡不論男女,中年以上,腸胃生痃癖,腹底如石者,及平生舌生黃黑者,若得新病。

 雖輕淺,荏苒廷日,治之有法,當先治其新病。

 若誤攻其痃癖,則反生大害。

 若新病瘥後,其症可攻,則當治其痼疾﹝intractable_disease﹞。

仲師先治其卒病之旨,其說最著明。

婦人前陰生蟲者,與汞劑效。

此恐陰虱﹝phthirus_pubis﹞,俗擦以輕粉速愈。

婦人陰門﹝Ostium_vaginae﹞大腫者,龍膽瀉肝湯效。

婦人經事不調,因飲食者,多下白濁﹝Baptorrhea﹞汙物宜審耳。

一婦人崩漏﹝metrorrhagia﹞百餘日,眾工束手,余與茯苓四逆湯加浮石愈。

子癇﹝eclampsia﹞世以為胎中子病,誤也。

 此證多因催生水毒沖逆者也,故與瓜蒂散吐之則分娩﹝parturition﹞,而其證速愈,又與《千金》陷胸湯、熊參湯可。

 蓋此證與產後痙病﹝tetany﹞相似而大異。

妊娠惡阻﹝Nausea_during_pregnancy﹞,飲食不下,諸藥無效者,宜桔白丸。

恐桔梗、白散為丸者。

難產者,得小吐則愈,是升降氣通故也。

 世醫﹝physician_of_long_family_tradition﹞或用鹿角菜、雲母,余概用瓜蒂。

一婦產後腫脹數日,氣息促迫,喘滿絕汗,小便不通﹝shifted_bladder﹞,食不進,眾醫以為不治。

 余謂留飲﹝lodged_rheum﹞之所為,與甘遂半夏湯一服,淡水吐出,須臾瀉下如傾,諸證漸愈。

一婦平生便秘﹝Constipation﹞,心下動悸,加之頭熱不堪風寒,耳前後生疙﹝pimple﹞。

 瘡癢難忍,歷三年而不愈,與反鼻解毒湯、芎黃散安。

產後胞衣不下﹝retention_of_the_placenta﹞,氣逆吐臭沫者,多死。

產後血暈﹝blood_dizziness﹞,有屬水氣者,不可不知。

產後失心不省人事者,得吐則愈,又有宜附子瀉心湯者。

膈噎﹝belching﹞壯年者可治,四十以上者必不治。

膈證心下結塊,累累如拳者,為惡候,又舌上發紫色斑者同之。

人過強仕而發膈噎者﹝belching﹞,此年來宿毒凝結於胃中,漸上迫塞於喉間,胃中為之萎縮頑固,按之自心下至臍下,如撫竹筒也。

 此證誤與吐劑,則不堪瞑眩速死。

 世所謂肺痿﹝lung_flaccidity﹞、肺癰﹝abscess_of_lung﹞,間有屬胃口留飲者﹝lodged_rheum﹞。

 今以吐劑湧之,膿血粘痰多出於食道,不可概為肺而治之。

鼠毒散漫周身者,必發熱,宜刺委中﹝BL40﹞、尺澤﹝LU05﹞出血。

中砒石毒者,與白虎加黃連湯,飲冷水亦佳。

桔梗能內托瘡腫,治咽喉痛﹝pharyngalgia﹞,亦不過此意。

 此品生幹尤效,水曬者無效。

《本草》稱苦梗者,恐是生梗。

樺皮能排毒氣,永田德本多用之,曲直瀨道三亦使之。

樺說見本朝醫談青囊瑣探未確,甯固單用樺皮近是。

◆拙軒曰:青洲翁荊防敗毒散加樺皮,名十味敗毒散,為諸瘡套劑。

 蓋本此。

仙人草專治口中病,故瀉心、陷胸等方中加之妙。

脹滿鼓脹﹝drum_distention﹞,其發非一朝一夕之故。

 若病欲解,發大熱,或發譫語者﹝delirious_speech﹞,為吉凶之界也。

脹滿鼓脹﹝drum_distention﹞絕穀者,與赤小豆、薤等間效。

五寶丹能治痿﹝atrophy-flaccidity﹞,不可不知。

世醫﹝physician_of_long_family_tradition﹞以五寶丹為專治上部結毒之藥,故有此言。

舌疳﹝gan_of_the_tongue﹞難治,但痛者可救。

吐血﹝haematemesis﹞、下血﹝hematochezia﹞色黑者不可止,鮮血者可止,灸命門﹝DU04﹞捷效。

健忘﹝amnesia﹞屬蓄血者﹝blood_accumulation﹞,宜抵當丸。

頭汗多,因胸中逼迫,故結胸類必有之。

腳氣衝心﹝beriberi_involving_heart﹞,與控喘(喘恐涎字之誤。)丹效。

脫肛﹝proctoptosis﹞不愈者,食鱉頓愈。

 若愈後發咳嗽者﹝Cough﹞,遂成勞狀死。

張子和曰:水病脈洪大者可治。

 余驗之,洪大者,屬實可治。

 若弦滑者,必有急變。

嬰兒頓嗽﹝whooping_cough﹞,與左金丸愈,蝙蝠霜亦效。

蝙蝠霜名獨聖散,片倉鶴陵用鼴鼠霜亦效云。

一士人年三十許,項背強直,不能回顧,背肋牽痛,右脇下硬結如伏卵,捫之不堪痛楚,其狀如木偶,起居動止皆廢,眾醫治之無效。

 余診之曰:他年肉食之所毒,不祛宿毒,則不能愈。

 某曰實然,去年役于江戶,屢食野豬爾,後發斯患,因以陷胸湯、桔梗白散吐下之,尋與國木湯加土茯苓全愈。

 余常以土茯苓解肉毒,故加之。

小兒痘後,顏色萎黃,吐乳者﹝vomiting_of_milk﹞,上焦﹝upper_energizer﹞鬱毒未解也,與紫圓三丸,日三服愈。

救急易方以蝸牛水治消渴﹝consumptive_thirst﹞,余乃治消渴﹝consumptive_thirst﹞用蝸牛霜,反便捷奏效,因名三國散,取之于莊子則陽篇也。

一夫得病二三年,頭面及兩手大戰掉,胸腹無餘證,飲食二便如常。

 此病在絡者,古人所謂四肢聶聶﹝limb_weakness﹞動也,宜防己茯苓湯。

霍亂﹝cholera﹞不止夏月,四時共有之,小兒尤多,大抵理中湯主之。

按:《外台》有冬月霍亂﹝cholera﹞字,可徵焉。

產後痿﹝atrophy-flaccidity﹞為難治,初服烏頭桂枝湯,尋用荊芥湯而已,或間服汞劑效。

一婦乳岩﹝breast_cancer﹞腫起頗難治,一夜夢友人來告曰:宜當歸生薑羊肉湯。

 余從其言用之,大托膿血,因兼用於閼逢丸、梅肉丸等全愈。

羊肉吾邦乏用,今代用牛肉。

水腫﹝Edema﹞堅實肌表見紫黑色者屬實也,宜發汗﹝sweating﹞。

 一人年五十許患此證,余與麻黃加術湯發汗﹝sweating﹞,數日全愈。

水病急大汗出,或急泄利﹝diarrhea﹞,或急腫減者,反為惡候,不出四五日死。

 又有醫數下之,續為大下利﹝Diarrhea﹞。

 腫氣急減而死者,蓋治水氣之法。

 譬之于傾滿盆泥水,急傾之,則滓泥必著盆底,緩淘以傾之,則水與泥滓同去。

 故與汗下之藥要緩攻,若急攻之,則病去身斃,不可不慎焉。

仲師曰:水病脈出者死。

 譬之于溺水者,有生氣者必沉,既死者必浮。

 其元氣衰者,脈自浮;元氣不衰者,脈自沉微。

 故水病脈浮滑為凶,沉實為吉,聖訓千古不磨也。

 腋臭﹝armpit_odor﹞及聤耳﹝tempantitis﹞有膿者,皆屬胎毒﹝fetal_toxin﹞。

過酒後吐下或心下痛者,葛根黃芩黃連湯有效。

按:《傷寒論》酒客病,不可與桂枝湯條。

 柯琴注云:仲景用方慎重如此,言外當知有葛芩連以解肌之法矣。

 偶與此符合。

下後心下痞硬﹝hard_glomus_below_the_heart﹞,不能食者,茯苓飲尤效。

按:吳氏曰:疫邪留於心胸,令人痞硬,下之痞應去。

 今反痞者,虛也。

 以其人或因他病先虧,或因新產後氣血兩虛,或稟賦嬌怯,因下益虛,失其健運,邪氣留止,故令痞滿﹝distention_and_fullness﹞。

 今愈下而痞益甚,若更用行氣破氣之劑,轉成壞證,宜參附益氣湯,此與茯苓飲證相反者。

 若誤投之,禍不旋踵。

肺癰﹝abscess_of_lung﹞吐膿血,胸中痛者,與對證藥兼服伯州散則愈。

雀目﹝night_blindness﹞與苓桂術甘湯加車前子為佳。

縮砂投酒中,酒忽化為水,故能解酒毒,又並消食也。

中河豚魚毒者,可以藍汁吐之,染匠新制者最宜。

 凡中毒,吐藥為佳,藍汁即其一也。

凡服吐劑,自辰牌至巳牌為佳。

 服下劑以人定後臨臥為佳,利水之劑亦然。

 夫人日中百事紛錯,元氣為散,入夜安臥,精氣下行,故通利之藥,最宜臨臥也。

小兒常食多好惡,日羸瘦腹滿者,由膏腴之毒,薰蒸腸胃,故腹滿、肉脫,飲食為好惡也。

 治法宜驅腸胃之毒,流通津液﹝body_fluids﹞。

 古人用消疳湯,亦不過此意。

 然此證多屬不治。

平素健啖者,有忽發身體強直或不遂者,不可妄藥,但減飲食,則必自愈。

寧固曰:病多成於食毒,專用吐劑,而於此證雲不可妄藥,高出前人一籌。

衄血﹝epitaxis﹞諸藥無效者,三黃瀉心湯中加荊芥(二錢)奇效。

按:《衛生家寶》治血氣妄行,其出如湧泉,口鼻皆流。

 側柏散,側柏葉、人參、荊芥穗共三味,此亦荊芥為效者。

 而其治虛實相反,並存而可。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