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馬湯之注釋:

《外臺》走馬湯,治中噁心痛腹脹,大便不通。﹝《金匱要略》﹞

巴豆二個﹝去外皮﹞,杏仁二個。

上二味,以綿纏槌令碎,納於五勺熱湯中,捻汁頓服之,當下。老小量之。通治飛尸鬼擊病。

【註】:中惡者,《肘後方》云:「中惡者,人得之道間、門外,心胸刺痛,氣衝心胸,而使胸脹。若不治,則害人。」

是飛尸、鬼擊病,述於太陽病篇麻黃湯條下。此皆不過證候的病名耳,其實水毒急劇,充塞於體內而然,故無須眩惑於此等病名,以腹脹劇烈,而上迫胸咽,或心痛,或障礙呼吸,下則二便閉澀為目的而宜運用之。

先輩之論說治驗:

《肘後百一方》曰:「若水病,唯腹大,動搖則水聲,皮膚黑,名曰水蠱。以巴豆十枚,杏仁六十枚,熬黃和之,服小豆大一枚,以水下為度。」

《外臺秘要》曰:「文仲療卒得諸疝,小腹及陰中相引絞痛,自汗出,欲死之方。沙參搗篩,酒服方寸匕,立愈。又若不瘥,則服諸利丸下之,走馬湯亦佳,此名寒疝,又名陰疝。」

東洞翁本方定義曰:「治胸腹有毒,或心痛,或腹痛者。」

求真按:「此說雖不敢不可,然若不添腹脹猛劇之意,則不全。」

《方機》本方主治曰:「中惡,心痛腹脹,大便不通者。喘鳴息迫者﹝求真按:『宜改喘鳴息迫劇者為妥』﹞。所謂中風,吼喘息迫者。」

吉益南涯曰:「馬脾風,胸腹暴脹,喘急不大便者,宜此湯。」

《蕉窗雜話》曰:「有一女子上山採艾,不意足滑顛墜於谷底,見體面手足皮肉雖傷而未碎,呼吸雖有,悶絕而急,神識昏沉,故載於門板而歸,請診。時六脈若有若無,試其胸腹,時有物自下部上衝胸中,若此物上衝時,必使煩悶而脈伏,強按其上衝者,則即下降而腹中雷鳴,乃以《外臺》走馬湯,以沸湯漬出之。一夜中使飲之,吐下之水頗多,而血全無,隨吐下而所上衝者,亦隨而弛緩,煩躁亦漸安靜,面色亦漸漸復原矣。至翌朝,上衝雖止,因腹底邪水有所未盡,留藥而歸。至第三日,精神已復,於是停服走馬湯,而用調理之劑,經日全快。自是之後,信水氣之變動者,非蘇木、桃仁所得而治也。余至今日,經驗甚多。走馬湯之用法,藥入袋中,漬以沸湯,絞出其白沫,即以其所出之白沫服之可也。」

求真按:「打撲外傷,有以瘀血為主,水毒為客者。有以水毒為主,瘀血為客者。有以炎證為主,水血客之者。常無一定,不可偏執。」

《靜儉堂治驗》曰:「一男子,年五十一二,三日來,心下痞,時拘痛,黃昏時遽痰涎湧盛,呼吸急迫,煩躁悶亂,咽喉如鋸,身體壯熱,手足厥冷,頭面胸背,絕汗如雨,不能橫臥,呻吟不止,旁人自背抱持,其命如風前之燭,急使請余治,即往診視,雖惡證蜂起,然脈沉細有神,眼睛亦未至脫,以為尚可措手,急作走馬湯,如法絞白沫一小盞與之,痰喘十減七八,尋與大劑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三帖,一宿諸證脫然如失。若此證因手足厥冷與脈沉細而用四逆輩,又見痰涎湧盛,呼吸急迫,用沉香降氣湯、正脈散﹝求真按:『正脈散,恐生脈散之誤』﹞等,或見煩躁自汗,用承氣輩,則變證忽生矣,如此之證不可不詳也。」

《類聚方廣義》本方條曰:「此方與備急圓,其用大抵相似,唯病專在胸咽者,宜此方。卒中風,急驚風,腳氣衝心,痘瘡內陷,疥癬內攻,乾霍亂,以及諸般卒病,其勢險急,而迫胸咽不得息者,皆宜此方。按《外臺》走馬湯云:『療卒得諸疝,小腹及陰中相引絞痛,自汗出欲死,此名寒疝,亦名陰疝。』此證殆與諸烏附劑證相似,然無惡寒、手足不仁、逆冷等證,是其別也,宜審其證候以施之。」

求真按:「用本方治腳氣衝心,得速效。」

《勿誤藥室方函口訣》本方條曰:「此方為紫圓之元方,一本槍藥也。凡中惡卒倒,諸急證,牙關緊急,人事不省者,澆此藥二三滴,即奏效。又用於打撲墜下,絕倒口噤﹝difficult_to_open_the_mouth﹞者。」

紫圓方

巴豆、代赭石、赤石脂各1克,杏仁2克。

上混合為細末,以米糊為丸,頓服1克。

本方雖為唐孫思邈之創方,實係仲景之走馬湯加沉降性收斂藥之代赭石、赤石脂耳。其作用雖相酷似,然比於彼,則稍有緩弱之差,此孫氏所以稱紫圓為無所不療,雖下之,亦不致虛也。

先輩之論說治驗:

東洞翁本方定義曰:「治胸腹結毒,或腹滿不大便,或有水氣者。」

《建殊錄》曰:「一女子患痘,布根稠密,起發不快,煩躁癢渴不少安,已而瘡窠黑陷,復無潤色。眾醫皆以為必死。先生診之,作紫圓飲之,下利數十行,翌早盡紅活,諸證皆退。」

一男孩生三歲,痘前大熱,喉乾口燥,有物自臍下上衝心胸,則咬牙喘渴,不勝悶苦,痘亦灰色無光。眾醫皆謝去,先生為紫圓飲之,從廁之後忽發紅澤,諸證頓退。

《險證百問》曰:「師曰:『瘧久不愈者,方不當也。又有毒結,而藥力不達者,治之湯藥隨其證,先發時與紫圓五六分吐下之,則必治矣。若再發,則復與如初,雖劇病,二三發後必截也。』」

師曰:「卒中風,痰涎壅盛,不能息,正氣昏冒者,不問其證,先去痰涎為宜,與桔梗白散或紫圓,吐黏痰數升即得治。痰涎壅塞,藥汁不下,口開眼閉,四肢不動,厥不復者,即日必死。雖厥復,半身動,口如平,藥汁得下,而眼不開,神氣不正,吼喘不止,面色如醉,足大熱者,一二日死。引其日者,病不劇也。雖有吼喘、鼻息鼾睡等證,然吐瀉得度,厥復不大熱,吼喘稍退,身體安靜者,必起。其半身不遂者,宜桂枝加朮附湯或烏頭湯,兼用南呂丸或姑洗丸,時時以白散攻之,隨證瓜蒂散亦可用,先人多用紫圓。所謂卒中風之稍輕者,諸惡證緩解後,脈洪大,面色赤,他醫施治既引日者,病毒凝結,不治也。又有一種,諸證大同,脈沉微,面色如常,四肢拘急,或疼痛,或麻痹,手足冷者,此病人雖有痰飲之變,非主證也,宜用附子湯兼用應鐘,時時以紫圓攻之。其不奏效者,可以七寶丸攻之。雖麻痹偏枯之類有緩急,而治法無異也。」

求真按:「雖有桂枝加朮附湯、烏頭湯、附子湯等證,但可初用之,此論不可盲從。」

師曰:「手之二三指得大屈,不得小屈者云云,此證頗多。若不久服則無效,以桂枝加朮附湯兼應鐘可也。頭不能正,或大仰,或大俯之證,此毒皆在胸中,宜以紫圓攻之。」

師曰:「一女子八九歲,忽然四肢痿弱,身體如無骨,足不能坐,口不能言,神色如常,而無苦容。先人與桂枝加朮附湯,兼用紫圓五六分,下利穢物,二旬復常。」

小兒發熱嘔吐,諸藥無效者,數日必下利如傾盆,而熱益盛,其腹心下陷而全無力,唯有堅塊如拳者,時時上衝,世人謂之慢驚風,皆不治。師曰:「小兒發熱嘔吐云云,此證為毒迫心胸之劇證,而實難治者也,多屬黃連證。先人不拘於下利,以紫圓攻之,下利穢物,間有得治者。若雖下利,不下穢物則不治。」

小兒忽發大熱,呼吸促迫,頤下大腫者,實如發頤,而弄舌悶亂,頃刻死者。師曰:「小兒忽發大熱云云,實難治也。此等證先人必投紫圓,余與桔梗白散,有大吐黏痰而治者。」

小兒乍搐搦上竄,人事不知,日數發,或每發叫呼,或羞明,脈象皆數實。夏月最多,世謂之驚風,或稱癖疾,或中暑,或癇,甚則弄舌厥冷而死,雖有少異,大抵相同。師曰:「小兒乍搐搦云云,吾嘗投紫圓,有得治者,非他緩劑所能治也。」

小兒一身顫振不已者,初生多有之,二三歲者亦有之。師曰:「小兒一身顫震云云,雖大人、小兒不異治,按此毒上迫心胸所致也,先人投紫圓。此證經數年者難治,有與真武湯而治者。婦人兼身體攣痛,有與當歸芍藥散而治者。」

心痛徹背如刀刺,心下痞,噁心嘈雜,時時下利,或嘔吐不食,腹中拘急,諸治無效,遂死,此證甚多。師曰:「心痛徹背云云,以紫圓或備急圓,間有得治者。與瓜蔞薤白半夏湯,吐痰飲數升而治者亦有之。足下所謂諸藥無效者,何證乎?」

《成績錄》曰:「京師一童子,十餘歲,起居無常,面目失色,因請先生。按其腹,如物在囊中,累累相疊,氣力羸弱,能至盤薄,不能寢臥,乃與鷓鴣菜湯兼用紫圓,吐蛔數十頭,又下數百頭,不日而愈。」

《蕉窗雜話》曰:「一婦人年三十五,因纏於病毒,致形體如十二三歲之女子,脊僂龜背,兩膝屈而不伸,腳肉瘦削,凝於膝頭,而非鶴膝,月事不通,行動難以自由,脈沉緊,腹虛濡而貼於背,探肋下,筋攣急,內陷胸背。謂之曰:『此證若不上推胸膈,而下疏滌之,則不能治。』與家方理氣湯加山慈姑,兼用紫圓,數月痊癒。此等證,因腹中癖塊,上引脅肋甚而底攣急也。不可專以胸膈故而行大黃附子湯,是以用理氣湯推下胸中之癖物,以紫圓疏滌蓄積之水毒也。」

求真按:「理氣湯,為半夏厚樸湯、橘皮枳實生薑湯之合方也。」

紫圓之功能,先以赤石脂、代赭石,鎮墜胸膈之氣,再以杏仁之利氣,則胸中疏利,而上下之氣得以升降,更以巴豆下行之也。

小兒初生時見薄弱者,亦不可惟慮其虛,多由胎毒而薄弱也。余長女初生下時,其形至小而甚薄弱,故人皆以為天稟之薄也,余謂不然,是因胎毒而然。即於初生之日,用紫丸一粒,第二日是旦至暮不通氣,全身色白,如死狀,然呼吸不絕,候其腹,心下有動氣,余又謂是蓄毒所成,即又用紫丸三粒,心下動氣即下,而面赤,甚瞑眩而頻啼,大吐下其黑物,翌日,又不通,再用紫丸三粒,已上經三日,於是兩便快利,全身見赤色,漸漸生長矣。

求真按:「余第三女亦類此案,身體瘦小,而腹部膨滿,不乳便秘,時時涕泣。因與本方,涕泣立止,便利哺乳,反覆數回,諸證全去,漸漸成長,以至於今日。」

《春林軒丸散便覽》本方條曰:「此方,取自胸膈至臍下間之毒也。用於因結毒而以手觸之,心下有凝結物或緊張者,又欲利不利,及小兒驚風之類,或有塊,或緊張者。總之腹部有塊者,無不可用之。又此藥本來主治反張,故用於積聚等證,但治自下衝上也。又此方治喘,押下自下逆上及在上者之病毒,故能治吐也。惣之不得言,或昏冒者,皆病附於心也。此方主之。」

《青州醫談》曰:「解顱初起,如驚風,有發熱、直視、搐搦等證,有頭腫者,急與葛根加朮附,以紫圓下之則治矣。若治遲,則漸漸腫而不治矣。又小兒發熱之後,有四肢痿弱者,其證雖異,其毒與解顱同,其初起亦同,後有脊骨大起等證者,早與前方亦治矣。」

求真按:「解顱者,腦水腫也。小兒發熱之後,四肢痿弱者,小兒麻痹也。」

師曰:「…用紫丸﹝求真按:『紫丸與紫圓同方』﹞證,紙上雖難述,…大概宜用紫丸者,臍下有凝結,而有微滿之情形。錯雜之腹,則難與之,久習自能明了。」

治龜背龜胸方,紫圓每服二分,乃至五分,五日一次,或十日一次。以肩發痛為驗。用之半年或一年。所謂不食癇者,以紫圓後,用消癖湯則痊癒。

求真按:「此不食癇,若因食毒停滯而然者,則與紫圓後隨證治之,不可預定消癖湯也。」

《方伎雜志》曰:「紫圓之效驗、服法,詳見《千金方》。宋之楊士瀛、王碩,清之陳復正輩善用之,余載其事於《橘黃醫談》。世醫有甚懼而不用者,又有不知方而多懼嫌者,當是迷信西洋之妄說,謂巴豆糜爛腸胃之所致,其無識不堪一笑,若用熟時,然後可知其用之廣矣。」

小兒風邪,或乳食停滯,而發大熱,脈數急而眠惴惴,有忽然發驚風者,雖有表證,宜早以紫圓下之,熱去,胸腹和穩矣。僅係風邪,則用葛根加石膏湯。若係咳嗽,則用麻黃湯。渴者,大青龍湯。前證嘔吐者,麻杏甘石加半夏湯。如前證而有任何一切停滯者,則宜兼用紫圓也。

腸胃為受容飲食消化之器,故雖能熟化轉輸,然不能不生澱濁瘀液,是亦自然之勢也。夫感痢疾等證者,因此毒有留滯故也。若無留滯,則氣血宣通,毛蒸理泄時,決無此患。能預於疫痢流行時,使服紫圓六七分至一錢,取峻瀉八九行,蕩滌其腹中,翌日糜粥將養一日時,則神氣爽快,可免痢疾之厄。試用之,可知余言之不謬。

求真按:「諸病關係於自家中毒證者,雖如此說,然以紫圓一方應之,非也,宜隨證預防之。」

《橘窗書影》曰:「某女,發疹一日,沒而無跡,心下痞,直視喘鳴,脈洪數,須臾悶絕如死,父母相擁而泣。余診之,脈未絕,因與紫圓,忽吐瀉如傾,喘滿若失,尋與麻杏甘石湯而安。」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