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刺論篇》 第六十三

黃帝問曰:余聞繆刺,未得其意。何謂繆刺?

【注】:黃帝問道:我適才聽到鏐刺之法,但未能完全瞭解其意,能否詳細説明「繆刺法」?

岐伯對曰:夫邪之客於形也,必先舍於皮毛。留而不去,入舍於孫脈。留而不去,入舍於經脈。留而不去,入舍於絡脈。內連五藏,散於腸胃。陰陽俱感,五藏乃傷。此邪之從皮毛而入,極于五藏之次也。如此,則治其經焉。

今邪客於皮毛,入舍於孫脈。留而不去,閉塞不通,不得入於經,流溢於大絡,而生奇病也。

夫邪客大絡者,左注右,右注左,上下左右與經相干,而布於四末,其氣無常處,不入于經俞。命曰繆刺。

【注】:岐伯答道:病邪進入身體,其初始必居皮表,滯留不去或遇醫不明,就會再進入最細小的孫脈;如再無法去除,久之必入較大之絡脈;再停留無法治癒,則進入主經脈。主經脈內連五臟,散佈腸胃之中,一旦表裡俱病,五臟開始偏離正常。以上是邪由皮表漸入五臓的發生順序,此時須治其主經方能治癒。

現在病邪居於皮表,進入孫絡,如果停留不去,毛孔肌肉又閉塞無法出去,又無法進入主經脈,於是就流注到大絡脈中,而產生一些特珠的病症。

一旦病邪居於大絡脈中,就會從左流注到右,或從右側流注到左側,上下左右不斷遊走而與主羥脈產生幹擾,其分佈在四肢之末稍,此病氣無常居之所,又不進入主經之俞穴,此時須採用「繆剌法」。

帝曰:願聞繆刺,以左取右,以右取左,奈何?其與巨刺何以別之?

【注】:黃帝問:繆刺是左病治右,右病治左,這是為何呢?它與巨剌有何不同?

岐伯曰:邪客于經,左盛則右病,右盛則左病;亦有移易者,左痛未已,而右脈先病。如此者,必巨刺之。必中其經,非絡脈也。故絡病者,其痛與經脈繆處,故命曰繆剌。

【注】:岐伯答:病邪若居主要經脈上,左側經脈氣血通盛表示右側有病,右側經脈氣血盛則左側有病,其間也會有左右移痛者,有時左痛未好,右側血脈就已生病了。一旦如此則必採用巨刺法,必須在主經脈上取穴,不在絡脈上取穴。

絡脈上生病,其痛並非在主經脈上,因此鍼刺之穴亦非在主經脈而在對側不同之絡脈處,所以叫做「繆剌」。

帝曰:願聞繆刺奈何?取之何如?

【注】:黃帝問:希望知道如何施予繆刺?如何取穴?

岐伯曰:邪客於足少陰之絡,令人卒心痛,暴脹,胸脇支滿。無積者,刺然骨之前出血,如食頃而已。不已,左取古,右取左。病新發者,取五日已。

【注】:岐伯答道:病邪若居於足少陰腎經的絡上,會有突發心絞痛,胸腔脹悶,脇肋脹滿的症狀出現,若不是有其他病積於胸腔內,只須在然穀穴前後找其瘀絡之血脈,用放血鍼放出血,頓飯時間即痊癒,如果不好,左胸痛取右側,右胸痛取左側,在然穀穴附近找歷痛點下鍼,即可治好。新發、初病的,在五日內必完全復原。

邪客於手少陽之絡,令人喉痺,舌卷口乾,心煩,臂外廉痛,手不及頭。刺手中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壯者立已,老者有頃已。左取右,古取左。此新病數日已。

病邪如果停留在手少陽之絡脈中,會有喉痛,舌向上卷口中乾燥,心煩且手臂外廉痛,手無法抬到頭部等症狀。吾人可鍼刺手中指及手次指指甲側的中衡及關衝穴放血,身體素強之人立刻就好了,年老者須隔頓飯時間才能好。左病剌右,右病刺左。新發之病數日內即可痊癒。

邪客於足厥陰之絡,今人卒疝暴痛。刺足大趾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男子立已,女子,有頃已。左取右,右取左。

病邪如果停留在足厥陰的絡脈上,會有突發疝氣劇痛的現象,可剌足大趾指甲後方與肉交接之處,左右各有一,男人立刻就好了,女人須頓飯功夫,左痛取右,右痛鍼左。

邪客於足太陽之絡,令人頭項肩痛。刺足小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立已。不已,刺外踩下三痏。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頃已。

病邪如果停留在足太陽的絡脈上,會有頭項強痛,肩膀痛。可刺足小指甲正後方與肉交接之處,左右各有一穴,鍼後立癒。如未癒,則外踝下之申脈穴,左病治右,右病治左,只須頓飯時間即可痊癒。

邪客於手陽明之絡,令人氣滿胸中,喘息而支胠,胸中熱。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銪。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頃已。

病邪如果停留在手陽明的絡脈上,會有胸中氣滿,氣喘且胸助向上提升,胸中大熱的症狀。吾人可刺手大指及食指指甲側的少商與商陽穴,左病取右,右病取左,頓鈑功夫即癒。

邪客於臂掌之間,不可得屈。刺其踝後。先以指按之痛,乃刺之。以月死生為數。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

病邪如果停留在臂掌之間,使手肘無法伸屈,可剌足踝後方,先用手指按出歷痛點何在,再以鍼刺之,刺之數以月日之數為準,如初一則剌一次,初二刺二次,初三則刺三次,依此推下去,到十五日十五次,十六日以後遞滅之。

邪客於足陽蹻之脈,令人目痛,從內眥始。刺外踝之下半寸所,各二痏。左刺右,右刺左,如行十裏頃而已。人有所墮墜,惡血留內,腹中滿脹,不得前後。先飲利藥。此上傷厥陰之脈,下傷少陰之絡。刺足內踝之下,然骨之前,血脈出血。刺足跗上動脈。不已,剌三毛上各一痏,見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善悲驚不樂,剌如右方。

病邪如果停留在足陽蹻之絡脈上,會產生眼目疼痛,從眼內眥開始痛,吾人可剌外踝之下申脈穴上,左右各一,左病治右,右病治左,如此一時辰後會好。人若由高處墜落,瘀血留體內,造成腹中脹滿,無法大小便。則須先喝祧核承氣湯,這是上面傷到足厥陰肝經之絡脈,下麵傷到足少陰之絡脈。吾人可刺內踝下,然穀穴前,從青脈部位放血而出,再刺足背之銜陽穴,如仍未癒,就在足大趾三毛位上放血,血出即癒,左病刺右,右病刺左。如有善悲,易驚悶悶不樂之人,也可用此刺法。

邪客於手陽明之絡,令人耳聾,時不聞音。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各一痏,立聞。不已,刺中指爪甲上與肉交者,立聞。其不時聞者,不可刺也。耳中生風者,亦刺之如此數。左刺右,右刺左。

病邪如果停留在手暘明的絡脈上,會使人耳聾,常不聞聲音,吾人可刺手大指食指指甲側的少商與商陽穴,立聞。如不痊癒,加刺中指指甲與肉相交之處,立聞,須注意耳時可聞時不可聞者不可鍼刺。耳中如有風聲者,亦可如此刺,左病刺右,右病刺左。

凡痺往來,行無常處者,在分肉間痛而刺之。以月死生為數。用鍼者,隨氣盛衰,以為痏數。鍼過其日數則脫氣,不及日數,則氣不寫。左刺右,古刺左,病已止。不已,復刺之如法。月生一日一痏,二日二痏,漸多之。十五日十五痏,十六日,十四痏,漸少之。

遇痛不定處之病,可在肉輿肉間刺其疼痛處,也是以月日之數來決定刺幾次,用鍼之人,須謹察氣之盛衰,來做刺數的標準,如果刺得太過則傷氣,不及其數則病邪無法盡出,左病剌右,右病刺左,病癒則止,不癒再重復刺,刺數之取法,用前條以日之數為準。

邪客於足陽明之經,令人鼽衄,上齒寒。剌足中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左刺右,右刺左。

病邪居於足陽明之經脈上,令人流鼻血,上齒生寒,可剌足次指與中指之指甲後方與肉交接之處所,兩指各一,左病刺右,右病刺左。

邪客於足少陽之絡,令人脇痛,不得息,欬而汗出。刺足小指次指爪甲上,與肉交者,各一痏。不得息立已,汗出立止。欬者溫衣飲食,一日已。左刺右,右剌左,病立已。不已,復剌如法。

病邪居於足少陽之絡脈上,會使人兩脇肋痛,無法深呼吸,咳嗽且汗出不止,吾人可剌足小指與次指指甲後方與肉交接之處,兩指各一刺,如此則無法深呼吸之症狀立刻會好,盜汗也會好,咳嗽的人須多穿農服吃些食物,一日內會好。左病刺右,右病刺左,病可立癒,不癒則重復再刺。

邪客於足少陰之絡,令人嗌痛,不可內食。無故善怒,氣上走賁上。剌足下中央之脈,各三痏,凡六刺,立已。左刺右,右剌左。

病邪如居足少陰的絡脈上會使人咽痛,無法進食,無綠無故的生氣,氣會直衝上喉。可直刺足下湧泉穴,連刺三下,左右共六次。左病刺右,右病刺左。

嗌中腫,不能內唾,時不能出唾者,刺然骨之前,出血立已。左剌右,右刺左。

咽喉腫脹,無法呑口水,又常無法吐口水,可剌然穀穴之前青筋起處,血出立癒。左病刺右,右病刺左。

邪客於足太陰之絡,令人腰痛,引少腹控,不可以仰息。刺腰尻之解,兩胂之上,是腰俞。以月死生痏數,發鍼立已。左刺右,右刺左。

→【䏚:﹝月少﹞,音渺】

病邪居於足太陰之絡服上不去,會使,人腰痛,且痛引腹腔兩雨側,無法伸腰,此時可刺腰後的腰俞二穴,即白環俞。以月之盈虧來決定刺之數,鍼出立巳。左病刺右,右病刺左。

邪客於足太陽之絡,令人拘攣,背急,引脇而痛。刺之從項始,數脊椎俠脊,疾按之應手如痛,刺之傍三痏,立已。

病邪居於足太陽經的絡脈時,會使人抽筋,背急痛,痛延前胸肋位,刺法可從項背開始順沿脊椎兩側五分處,一路用手按壓,按到有壓痛點時,下鍼刺三次,立可痊癒。

邪客於足少陽之絡,令人留於樞中痛,髀不可舉。刺樞中,以毫鍼,寒則久留。鍼以月死生為數,立已。

病邪居於足少陽之絡脈時,會令人大腿部的關節痛,無法抬舉大腿。可鍼剌環跳,用細長之鍼,寒重之人須久留鍼以去盡寒氣。鍼數以月之盈虧為準。可以立癒。

治諸經刺之所過者,不病則繆刺之。

耳聾,剌手陽明不已,剌其通脈,出耳前者。

齒齲,刺手陽明,不已,刺其脈,入齒中,立已。

舉凡鍼刺所有主經脈之經過處附近有病,主經脈無病,就是明顯的絡脈病,即須用繆刺法。

耳聾之人,可刺手陽明之經脈,如果不癒,則須刺耳前出之通脈有歷痛點即可

牙齒痛時,剌手,明或足陽明不癒時,則刺其經脈入齒中之位血出立已。

邪客于五藏之間,其病也,脈引而痛,時來時止。視其病,繆刺之於手足爪甲上,視其脈,出其血。間日一刺,一刺不已,五刺已。

病邪居於五臟之間,造成的病,會引起經脈疼痛,有時痛有時不痛,此時須檢視在何經上,再用繆刺法在手足指甲之側,視瘀脈處放出血,隔日一刺,一刺不好,五刺之內必癒。

繆傳引上齒,齒脣寒痛,視其手背脈血者,去之。足陽明中指爪甲上

一痏,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各一痏,立已。左取右,右取左。

如果由絡脈傳入引發上齒疼痛,齒與脣都有寒痛,則須視察手背血脈有青瘀處,放出血可癒,在足陽明經足中指指甲後肉際下一鍼,手大指與食指指甲肉,下鍼,可以立癒。左病取右,右病取左。

邪客於手足少陰、太陰足陽明之絡,此五絡皆會於耳中,上絡左角。五絡倶竭,令人身脈皆動,而形無知也。其狀若屍,或曰屍厥。刺其足大趾內側爪甲上,去端如韭葉。後刺足心,復刺足中指爪甲上各一痏,後刺手大指內側,去端如韭葉,後刺手心主,少陰銳骨之端,各一痏,立已。不已,以竹管吹其兩耳,鬄其左角之髪,方一寸,燔治,飲以美酒一杯。不能飲者,灌之,立已。

病邪居於手足少陰大陰與足陽明交會之絡脈處時,因為此五經之絡脈都會在耳中,向上又絡到額之左側,如果五服之絡都氣血不足時,會使人全身肌肉血脈跳動不止,但外形呈昏迷狀,其形如屍,但又沒死,名之「屍厥」,此時可刺足大趾內側之隱白穴,再剌足心湧泉穴,再剌足中指指甲後肉際,後再刺手大指內側之少商穴,再剌手少陰心經的少穴,足少陰然穀穴之骨突處各一剌,立刻會甦醒過來。如仍未醒,則用空管吹氣入兩耳,用剃刀取左額角髮,方圓一寸,火燒炙後,用酒灌入口中,無法飲入時,強力灌之,病人會立刻甦醒過來。

凡剌之數,先視其經脈,切而從之,審其虛實而調之。不調者。經刺之。

有痛而經不病者,繆刺之。

因視共皮部有血絡者,盡取之。

此繆刺之數也。

凡施剌時,決定用何法,都須先觀察病在何經上,手指指甲切穴再進鍼,視虛實情形來做補瀉,適當的調整才是。如仍未調理正常,再施予鍼剌。

凡病人有病,而不在經脈上的,都採鏐刺之法。

只要看到皮表有瘀血絡處,須盡放其血,以上都是繆剌的正確方法。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