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難曰:《經》言:少陽之至,乍大乍小,乍短乍長;陽明之至,浮大而短;太陽之至,洪大而長;太陰之至,緊大而長;少陰之至,緊細而微;厥陰之至,沉短而敦。此六者,是平脈耶?將病脈邪?然,皆王脈也。

【滑壽曰:六者之王,說見下文。】

 

其氣以何月,各王幾日?然,冬至之後,得甲子少陽王(十一月甲子至正月),複得甲子陽明王(正月甲子至三月),複得甲子太陽王(三月甲子至五月),複得甲子太陰王(五月甲子至七月),複得甲子少陰王(七月甲子至九月),複得甲子厥陰王(九月甲子至十一月)。王各六十日,六六三百六十日,以成一歲,此三陽三陰之王時日大要也。

【滑壽曰:上文言三陽三陰之王脈,此言三陽三陰之王時,當其時則見其脈也。曆家之說,以上古十一月甲子合朔,冬至為曆元,蓋取夫氣朔之分齊也。然天度之運,與日月之行,遲速不一,歲各有差,越人所謂冬至之後得甲子,亦以此歟?是故氣朔之不齊,節候之早晚,不能常也。故丁氏注謂冬至之後得甲子,或在小寒之初,或在大寒之後,少陽之至始於此,餘經各以次繼之。紀氏亦謂自冬至之日一陽始生,於冬至之後得甲子,少陽脈王也。若原其本始,以十一月甲子合朔冬至常例推之,則少陽之王便當從此日始,至正月中,餘經各以次繼之。少陽之至,陽氣尚微,故其脈乍大乍小,乍短乍長。陽明之至,猶有陰也,故其脈浮大而短。太陽之至,陽盛而極也,故其脈洪大而長。陽盛極則變而之陰矣,故夏至後為三陰用事之始。而太陰之至。陰氣上微,故其脈緊大而長。少陰之至,陰漸盛也,故其脈緊細而微,厥陰之至,陰盛而極也,故其脈沉短以敦。陰盛極則變而之陽,仍三陽用事之始也。此則三陽三陰之王脈,所以經六甲而循四時,率皆從微以至乎著,自漸而趨於極,各有其序也。】

 


 

【袁氏曰:春溫而夏暑,秋涼而冬寒,故人六經之脈,亦隨四時陰陽消長迭運而至也。】

【劉溫舒曰:至真要論云:厥陰之至其脈弦,少陰之至其脈鉤,太陰之至其脈沉,少陽之至大而浮,陽明之至短而濇,太陽之至大而長,亦隨天地之氣卷舒也。如春弦、夏洪、秋毛、冬石之類,則五運六氣,四時亦皆應之,而見於脈爾。若平人氣象論太陽脈至洪大而長,少陽脈至乍數乍疏,乍短乍長,陽明脈至浮大而短,《難經》引之以論三陰三陽之脈者,以陰陽始生之淺深而言之也。】

【篇首稱《經》言:二字,考之《樞》、《素》無所見。平人氣象論雖略有其說而不詳,豈越人之時別有所謂上古文字耶?將《內經》有之,而後世脫簡耶?是不可知也。後凡言《經》言:而無所考者,義皆仿此。】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