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_五禁第六十一(詳解).GIF 

【題解】

本篇主要以闡述針刺的宜忌為中心,包括五禁、五奪、五過、五逆等法,其內容以五禁為首,故篇名「五禁」。

 

【原文】

黃帝問于岐伯曰:余聞刺有五禁,何謂五禁?

岐伯曰:禁其不可刺也。

 

黃帝曰:余聞刺有五奪。

岐伯曰:無瀉其不可奪者也。

 

黃帝曰:余聞刺有五過。

岐伯曰:補瀉無過其度。

 

黃帝曰:余聞刺有五逆。

岐伯曰:病與脈相逆,命日五逆。

 

黃帝曰:余聞刺有九宜。

岐伯曰:明知九針之論,是謂九宜。

 

黃帝曰:何謂五禁?願聞其不可刺之時。

岐伯曰:甲乙日自乘[1],無刺頭,無發蒙[2]於耳內。丙丁日自乘,無振埃[3]于肩喉廉泉。戊己日自乘四季,無刺腹去爪[4]瀉水。庚辛日自乘,無刺關節於股膝。壬癸日自乘,無刺足脛。是謂五禁。

 

黃帝曰:何謂五奪?

岐伯曰:形肉已奪,是一奪也。大奪血之後,是二奪也。大汗出之後,是三奪也。大泄之後,是四奪也。新產及大血,是五奪也,此皆不可寫。

 

黃帝曰:何謂五逆?

岐伯曰:熱病脈靜,汗已出,脈盛躁,是一逆也;病泄,脈洪大,是二逆也;著痹不移,胭肉破,身熱,脈偏絕,是三逆也;淫而奪形身熱,色天然白,及後下血穌,血蝦篤重,是謂四逆也;寒熱奪形,脈堅搏,是謂五逆也。

 

【提要】

本段主要闡述了五禁、五奪、五過、五逆等針刺宜禁的內容。

 

【注釋】

[1]自乘義:為天干值日。人身某一部位每天都能逢到一個值日的天干。

[2]發蒙:治療頭面耳目疾病的一種刺法,詳見本書「刺節真邪」篇。

[3]振埃:治療喘咳胸滿等病的一種刺法,詳見本書「刺節真邪」篇。

[4]去爪:治療關節等四肢疾病,以及陰囊水腫的一種刺法,詳見本書「刺節真邪」篇。

 


 

【詳解】

黃帝問:岐伯道我聽說針刺治療時有五禁,什麼叫五禁呢?

岐伯回答說:五禁就是禁止針刺,凡遇到禁口,對某些部位應避免針刺。

 

黃帝說:我聽說針刺有五奪。

岐伯道:五奪,是指在氣血衰弱,元氣大傷時不能用瀉法針刺,以免更傷元氣。

 

黃帝說:我聽說針刺有五過。

岐伯道:五過,是指補瀉不要超過常度,超常則為過。

 

黃帝說:我聽說針刺有五逆。

岐伯道:疾病與脈象相反,就稱為五逆。

 

黃帝說:我聽說針刺有九宜。

岐伯道:精通九針的理論,並能恰當運用,稱為九宜。

 

黃帝問道:什麼叫五禁?我想知道什麼時間不能針刺。

岐伯道:天干與人體相對應,甲乙應頭,所以每逢甲占磊三呈不要針刺頭部,也不要用發蒙的方法針刺耳內。每逢丙日和丁日,不要用振搖法刺肩、喉和廉泉吳。每逢戊日和己日,不能刺腹部和用去爪法葛世腰脈母逢厭日和辛日,不能刺股部和膝部的口,對應足脛,每逢壬、癸之日不能刺足脛的穴位。此所。謂五禁。

 

黃帝問道:什麼叫五奪?

岐伯答道:五奪,是指五種因正氣竺拳而堊成大虛的病證。形體肌肉極度消瘦為一奪。美英盂大汗出之後為三奪。大泄瀉之後為四奪。分娩之後出血過多為五奪。五奪證都是元氣大傷,不可再用瀉法。

 

黃帝問道:什麼叫五逆?

岐伯回答說:熱性病,脈應洪大而蘭見沉出後,脈應沉靜而反見躁動,脈症相反,舅釜主簍簍至二。患痹證纏綿不愈,隆起的肌肉潰破,身體發熱。

 

五禁

五奪

五過

五逆

九宜

禁其不可刺也。

無瀉其不可奪者也。

補瀉無過其度。

病與脈相逆,命日五逆。

明知九針之論,是謂九宜。

甲乙日自乘,無刺頭,無發蒙於耳內。

形肉已奪,是一奪也。

 

熱病脈靜,汗已出,脈盛躁,是一逆也;

 

丙丁日自乘,無振埃于肩喉廉泉。

大奪血之後,是二奪也。

 

病泄,脈洪大,是二逆也;

 

戊己日自乘四季,無刺腹去爪瀉水。

大汗出之後,是三奪也。

 

著痹不移,胭肉破,身熱,脈偏絕,是三逆也;

 

庚辛日自乘,無刺關節於股膝。

大泄之後,是四奪也。

 

淫而奪形身熱,色天然白,及後下血穌,血蝦篤重,是謂四逆也;

 

壬癸日自乘,無刺足脛。

新產及大血,是五奪也

 

寒熱奪形,脈堅搏,是謂五逆也。

 

 

 

【題解】

本篇主要論述了手太陰、足陽明和早小陽坯茸血輸注的部位,及搏動不休的道理,以及三經與全身氣血輸注的關係,故篇名「動輸」。

 

【原文】

黃帝曰:經脈十二,而手太陰、足少陰、陽明獨動不休,何也?

岐伯曰:是明胃脈也。胃為五臟六腑之海,其清氣上注於肺,肺氣從太陰而行之,其行也,以息往來,故人一呼脈再動,一吸脈亦再動,呼吸不已,故動而不止。

 

黃帝曰:氣之過於寸口也,上十焉息?下八焉伏何道從還?不知其極。

岐伯曰:氣之離臟也,卒然如弓弩之發,如水之下岸,上於魚以反衰,其餘氣衰散以逆上,故其行微。

 

黃帝曰:足之陽明何因而動?

岐伯曰:胃氣上注於肺,其悍氣上沖頭者,循咽,上走空竅,循眼系,入絡腦,出頗[1],下客主人,循牙車,合陽明,並下人迎,此胃氣別走于陽明者也。故陰陽上下,其動也若一。故陽病而陽脈小者為逆,陰病而陰脈大者為逆。故陰陽俱靜俱動若引繩,相傾者病。

 

黃帝曰:足少陰何因而動?

岐伯曰:沖脈者,十二經之海也,與少陰之大絡,起於腎下,出於氣街,循陰股內廉,邪入胭中,循脛骨內廉,並少陰之經,下入內踝之後,入足下,其別者,邪入踝,出屬、跗上,入大指之間,注諸絡,以溫足脛,此脈之常動者也。

 

黃帝曰:營衛之行也,上下相貫,如環之無端,今有其卒然遇邪氣,及逢大寒,手足懈惰,其脈陰陽之道,相輸之會,行相失也,氣何由還?

岐伯曰:夫四末陰陽之會者,此氣之大絡也,四街嗍者,氣之徑路也。故絡絕則徑通,四末解則氣從合,相輸如環。

 

黃帝曰:善。此所謂如環無端,莫知其紀,終而複始,此之謂也。

 

【提要】本篇主要論述了十二經脈中手太陰、足陽明和足少陰三經氣血輸注的部位、搏動不休的道理,以及三經與全身茸向給注的蘭玄;不{皓明瞭若雲行由漕{禺和與仔輔可自身調節流行的道理。

 

【注釋】

[1]頗:音砍,俗稱腮。

[2]四街:本文指頭、胸、腹、脛四部的氣街。

 

【詳解】

黃帝問:在十二經脈中,為什麼手太陰肺經、足少陰腎經、足陽明胃經這三條經脈搏動不止呢?

岐伯答道:足陽明胃脈與經脈搏動有密切關係,因為胃是五臟六腑的營養來源,胃中食物所化生的精微物質,上輸於肺,氣從手太陰肺經開始,循行於十二經脈。經脈的搏動,是依靠肺氣的推動而發生的,所以,人一呼氣脈跳動兩次,一吸氣脈也是跳動兩次,呼吸不停止,脈搏的跳動也不停止。

 

黃帝問:脈氣通過寸口時,它的上下搏動和具體運行是怎樣的呢?

岐伯答道:脈氣離開內臟而外行經脈時,像離弦之箭一樣疾急,如沖決堤岸之洪水一樣迅猛,開始時脈勢是強盛的。當脈氣上達魚際後,就呈現由盛而衰的現象,這是因為脈氣至此已經衰散,而且是上行的,所以它運行的氣勢就減弱了。

 

黃帝問:足陽明胃脈為什麼搏動不止呢?

岐伯答道:因為胃氣上注於肺,其中迅猛而傈悍之氣上沖於頭部,循咽而上走于孔竅,循眼系向內絡循於腦,從腦出於面部,下行會于足少陽膽經的客主人穴,沿頰車合人足陽明經,再循經下行至結喉兩旁的人迎穴。這就是胃氣別出陽明而又合于陽明,使陽明脈搏動不休的原因。手太陰肺經上的寸口脈和足陽明胃經上的人迎脈,因陽明之氣上下貫通,所以它們的跳動也是一致的。陽亢而陽明脈反小是逆象。陰衰而太陰脈大也是逆象。在正常情況下,脈氣的陰陽動靜,是內外相應的,因此,寸口脈和人迎脈應當相互協調,搏動的至數、力量等都應當一致。就像用一條繩索牽動兩物一樣,既聯繫又平衡,有一方偏盛而失去平衡就是病態。

 


 

黃帝問:足少陰腎經的動脈為何跳動不休呢?

岐伯說:足少陰脈的搏動,是因為與沖脈並行的原因。沖脈為十二經脈之海,它和足少陰的絡脈,共同起於腎下,出於足陽明胃經的氣沖穴,沿大腿內側,向下斜行人于胭中,沿脛骨內側,與足少陰經並行,下行進入於內踝之後,入於足下。其中又分出一條支脈,斜入內踝,再進入脛骨與跗骨相連的部位,經足背人大趾之間,最後進入絡脈,發揮溫養脛部和足部的作用,這便是足少陰經脈不停地跳動的原因。

 

黃帝問:道營氣和衛氣的運行,上下貫通,迴圈往返而不停息。若突然遇到邪氣的侵襲,或受到嚴寒的刺激,外邪留滯四肢,使得手足懈惰無力。在正常情況下,營衛在經脈內外有規律地運行。若邪氣滯留,營衛運行的通道和轉輸會合之處,因外邪阻滯而運行失常。如此營衛之氣是如何往返迴圈的呢?

岐伯回答說:四肢末端是陰陽會合的地方,也是營衛之氣循行的必經之路。邪氣阻塞了小的絡脈後,像四街這樣的一些路徑就能開通,營衛之氣仍然能夠運行。當四肢末端的邪氣祛除後,各絡脈又溝通如初,營衛之氣又從這裏轉輸會合,周而復始,迴圈不止。

 

黃帝說:好!通過上述闡釋,對於如環無端,周而復始的道理,我更加明白了。

 

【按語】

本文特別指出胃為五臟六腑之海,為經脈搏動的根本來源。指出四末是陰陽經脈相合聯絡之處,四街是營衛之氣循行必經之路,同時指出四街具有「絡絕則徑通」的代償功能。

 

 

 

A27

要自知苦惱,才不會拒苦事;
要自知薄福,才會惜福種福;
要自知不會修行,才會虛心學習。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