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小針解第三(詳解).gif

 

 

 

【題解】本篇是將《靈樞·九針十二原》中有關討論運用小針(微針)問題的內容,按其原文順序,擇要加以解釋,並作進一步的注解和補充說明,所以篇名為「小針解」。

 

【原文】

所謂易陳者,易言也。難入者,難著於人也。粗守形者,守刺法也。上守神者,守人之血氣有餘不足,可補瀉也。神客者,正邪共會也。神者,正氣也。客者,邪氣也。在門者,邪循正氣之所出入也。未睹其疾者,先知邪正何經之疾也。惡知其原者,先知何經之病所取之處也。

 

【提要】本段解釋「小針之要部分內容的含義。

 

【詳解】

所謂「易陳:是說運用小針的關鍵說起來是很容易的。

 

「難入:是說它的精微之處是不顯著的,是不容易使人明白的。

 

「粗守形:是指水準低劣的醫生,僅是機械地拘守刺法來進行針刺。

 

「上守神:是指高明的醫生,能夠辨別病人的血氣盛衰虛實情況,而分別施用補法和瀉法。

 

「神客:是說邪氣與正氣共同留於血脈中,相互抗爭,而產生多種多樣的疾病。

 

「神指正氣而言,「客指邪氣而言。

 

「在門:是說邪氣循著正氣所出入的門戶侵入人體,內外上下無所不至。

 

「未睹其疾:是指沒有診明症狀的性質、病邪的所在,就漫無目標地進行醫治是不對的;要進行針刺就必須首先明瞭邪正虛實以及病變發生的經脈。

 

「惡知其原:是說如果沒有經過明確的診斷,怎麼能知道病原之所在?因此,必須首先瞭解是哪一經發生了病變,才可以決定應該取用的經脈和穴位,而給以正確的治療。

 

【原文】

刺之微在數遲者,徐疾之意也。粗守關者,守四肢而不知血氣正邪之往來也。上守機者,知守氣也。機之動不離其空中者,知氣之虛實,用針之徐疾也。空中之機清靜以微者,針以得氣,密意守氣勿失也。其來不可逢者,氣盛不可補也。其往不可追者,氣虛不可瀉也。不可掛以發者,言氣易失也。扣之不發者,言不知補瀉之意也,血氣已盡而氣不下也。

 

【提要】本段解釋把握針刺時機內容的含義。

 

【詳解】

「刺之微在數遲者:是說針刺法的微妙之處,主要是在於掌握針刺手法中進針、出針的快慢速度。

 

「粗守關:是指技術低劣的醫生,在針刺時僅僅會依據症狀而取用關節附近與症狀相對應的穴位來進行治療,而根本不懂得辨別血氣的往來盛衰和邪正的進退動靜等情況。

 

「上守機:是說高明的醫生,懂得觀察和把握經氣虛實的變化,並以此進行補瀉治療

 

「機之動不離其空中:是指氣機的活動情況都會在腧穴上表現出來,懂得這一點,就可以根據診查到的氣機的虛實變化情況,而正確地運用徐疾補瀉的手法。

 

「空中之機,清靜以微:是說穴位中氣血活動的變化情況是至清至靜而至為微妙的,當針下已有得氣的感覺時,就要仔細地體察氣的往來運行情況,只有這樣才不致錯過運用手法的時機。

 

「其來不可逢:是指邪氣正盛的時候,切不可迎其勢採用補的手法。

 

「其往不可追:是指邪氣已去而正氣亦虛的時候,則不能妄用瀉法,以免導致真氣虛脫。

 

「不可掛以發:是說針下已有得氣的感應時,就應該適時地運用針刺手法而不能有毫髮之差,因為在一霎那間這種得氣的感覺是很容易消失的。

 

「扣之不發:是說不懂得要隨著氣機的虛實變化而抓住時機進行補瀉的醫者,往往會坐失良機,這就好像扣在弓弦上的箭,到了應發的時候而沒有發射出去一樣,這樣就只會白白耗損患者的血氣而終究達不到祛除邪氣的目的。

 

【原文】

知其往來者,知氣之逆順盛虛也。要與之期者,知氣之可取之時也。粗之暗者,冥冥不知氣之微密也。妙哉工獨有之者,盡知針意也。往者為逆者,言氣之虛而小,小者逆也。來者為順者,言形氣之平,平者順也。明知逆順,正行無問者,言知所取之處也。迎而奪之者,瀉也。追而濟之者,補也。

 

【提要】本段解釋針刺治療中「氣機往來的重要性。

 

【詳解】

「知其往來:是說能夠了解氣的往來運行之中,氣機逆順盛虛的變化情況。

 

「要與之期:是指知道了氣機變化的重要性,就能夠及時把握最適當的時機進行針刺。

 

「粗之暗:是指水準低劣的醫生,好像昏然無所知,不能明查氣機變化的微妙作用和奧秘所在。

 

「妙哉!工獨有之:是指醫術高明的醫生,就是與眾不同,他能夠完全知曉運用針法和明瞭氣機變化的意義所在

 

「往者為逆:是說經氣已去時,其脈中之氣虛而小,小的叫做逆。

 

「來者為順:是說經氣漸來時,則形氣平和,平和的叫做順。

 

「明知逆順,正行無問:是說倘若明瞭了氣機的逆順關係,就可以毫無疑問地選取適當的穴位,大膽決定治療措施。

 

「迎而奪之:是說根據經氣的運行走向,迎其來勢而進針,這是瀉法。

 

「追而濟之:是說循著經氣運行走向的去勢進針,這是補法。

 

【原文】

所謂虛則實之者,氣口[1]虛而當補之也。滿則泄之者,氣口盛而當瀉之也。宛陳則除之者,去血脈也。邪勝則虛之者,言諸經有盛者,皆瀉其邪也。徐而疾則實者,言徐內而疾出也。[2]疾而徐則虛者,言疾內而徐出也。言實與虛若有若無者,言實者有氣,虛者無氣也。察後與先若亡若存者,言氣之虛實,補瀉之先後也,察其氣之已下與常存也。為虛與實若得若失者,言補者秘嘲然若有得也,瀉則倪[3]然若有失也。

 

【提要】本段解釋針刺徐疾補瀉的內容。

 

【注釋】

[1]氣口其位置相當於手太陰肺經的經渠穴和太淵穴之間的部位。肺主氣,氣之盛衰反映於此,故稱氣口。又因兩穴之間相距一寸有餘,所以又名寸口,是診脈的部位。

[2]似音必,指滿足的樣子。

[3]兄音謊,指失意的樣子。

 

【詳解】

所謂「虛則實之:是說當寸口部位上出現虛弱的脈象時,就應當用補的針法,以充實正氣。

 

「滿則泄之:是說當寸口出現滿盛的脈象時,應當用瀉的針法,以瀉除邪氣。

 

「宛陳則除之:是指用瀉血法來排除血脈中鬱積已久的病邪。

 

「邪勝則虛之:是說有病邪亢盛的,就應該採用瀉法,使邪氣隨針外泄。

 

「徐而疾則實:是說徐緩進針而疾速出針,這屬於補法,能夠補益正氣。

 

「疾而徐則虛:是說疾速進針而徐緩出針,這屬於瀉法,能夠泄除邪氣。

 

「言實與虛,若有若無:是說所謂虛與實,指的是針下有得氣感的屬於正氣實,針下沒有得氣感的就屬於正氣虛。

 

「察後與先,若亡若存:是說必須根據各條經脈的虛實以及邪氣已退還是邪氣尚存的情況,來決定針刺補瀉的先後順序。

 

「為虛與實,若得若失:是說採用補法補充正氣,就要使病人感覺到正氣充實而似若有所得;採用瀉法祛除邪氣,也要使病人感覺到渾身輕鬆而似其病若失。

 

【原文】

夫氣之在脈也邪氣在上者,言邪氣之中人也高,故邪氣在上也。濁氣在中者,言水谷皆入於胃,其精氣上注於肺,濁溜於腸胃,言寒溫不適,飲食不節,而病生於腸胃,故命日濁氣在中也。清氣在下者,言清濕地氣之中人也,必從足始,故日清氣在下也。針陷脈則邪氣出者,取之上。針中脈則濁氣出者,取之陽明合也。針太深則邪氣反沉者,言淺浮之病,不欲深刺也,深則邪氣從之入,故日反沉也。皮肉筋脈各有所處者,言經絡各有所主也。取五脈者死,言病在中,氣不足,但用針盡大瀉其諸陰之脈也。取三陽之脈者,唯言盡瀉蘭陽之氣,令病人框[1]然不復也。奪陰者死,言取尺之五裏五往者也。奪陽者狂,正言也。

 

【提要】本段解釋不同的邪氣侵及人體不同的部位,針刺當取不同經脈的內容。

 

【注釋】[1]框音筐,指形體衰敗的樣子。

 

【詳解】

所謂「夫氣之在脈也邪氣在上:是說不同的邪氣侵入人體,侵犯的部位也不同,風寒外邪侵襲人體,大多先在頭部發病,所以說邪氣在上。

 

「濁氣在中:是說人食水穀,都是先入於胃,胃消化水穀,再經脾的吸收和運化,將其中的精氣上輸於肺,並借著肺氣的分佈輸送而供應全身,而其中的濁物廢料,則流於腸胃,通過大小腸排出體外。如果不能適應寒溫變化,飲食沒有節制,就會影響到消化、吸收和排泄的作用而導致腸胃發生疾病,所以說濁氣在中。

 

「清氣在下:是說清冷潮濕的地氣侵襲人體,大多先從足部開始發病,所以說清氣在下。

 

「針陷脈則邪氣出:是指邪氣侵襲人體上部,在頭部發病時,應根據外邪所侵入的經脈而在頭部取穴,使邪氣隨針外泄。

 

「針中脈則濁氣出:是指若欲使滯留在腸胃中濁氣外出,就應取用中土足陽明胃經的合穴足三裏穴(土經土穴)進行治療。

 

「針太深則邪氣反沉:是指邪氣在表淺部位的疾病,不應當深刺,如誤用深刺,反會使在表之邪氣隨針內陷而深人體內,所以說「反沉

 

「皮肉筋脈各有所處:是說皮、肉、筋、脈各有一定的部位,各個部位都屬於一定的經絡,這些部位都是經絡出現證候及主治的所在。

 

「取五脈者死:是說病在內臟而使五臟之氣不足的,反而用針在五臟的.各條陰經上,採用瀉法猛瀉其氣,就會使五臟之氣泄盡而造成死亡。

 

「取三陽之脈:是說不問虛實,就在六腑的三陽經上盡瀉其氣,就會使病人形體衰敗而不易恢復。

 

「奪陰者死:是說如果取尺澤之寸的動脈,即肘上三寸屬於手陽明大腸經的五裏穴(五臟的陰氣出於此),連瀉五次,就會使五臟陰氣泄盡而死亡。

 

「奪陽者狂:是指如果誤瀉了三陽經的正氣,就會令陽氣耗散而使人發狂。以上這些針刺禁忌都是對醫者的鄭重告誡,切不可漠視之。

 

【原文】

睹其色,察其目,知其散複,一其形,聽其動靜者,言知相五色於目,有知調尺寸小大緩急滑澀,以言所病也。知其邪正者,知論虛邪與正邪[1]之風也。右主推之、左持而禦之者,言持針而出入也。氣至而去之者,言補瀉氣調而去之也。調氣在於終始一者,持心也。節之交三百六十五會者,絡脈之滲灌諸節者也。

 

【提要】本段解釋全面診察疾病、正確使用針刺手法的重要性。

 

【注釋】

[1]虛邪與正邪《素問·八正神明論》說 「虛邪者,八正之虛,邪氣也,「正邪者,身形若用力汗出,腠理開,逢虛風。即四時八節之時乘虛而侵人人體的賊風,叫做虛邪。因用力汗出,腠理開泄而遭受的風邪,叫做正邪。

 

【詳解】

「睹其色,察其目,知其散複,一其形,聽其動靜:是說高明的醫生能夠通過觀察患者面色和眼睛的變化,診察尺脈和寸口脈的小大、緩急、滑澀,來確切地診斷出是哪種病變。

 

「知其邪正:是指能夠瞭解疾病是由四時八節的賊風(虛邪),還是由因用力勞累後腠理開泄而遭受的風邪(正邪)所引起的。

 

「右主推之,左持而禦之:是在描述進針和出針時左右兩手的不同姿勢和動作。

 

「氣至而去之」:是說針刺施用補瀉手法時,下針後必須要使針下得氣,使氣機平調之後,才可以出針。

 

「調氣在於終始一」:是說運針調氣的主要關鍵在於要始終專心一意。

 

「節之交三百六十五會」:是指周身三百六十五穴,都是絡脈將經脈之中的氣血滲濡灌注到全身筋骨皮肉各部去的通會之處。

 

【原文】

所謂五臟之氣已絕於內者,脈口叫氣內絕不至,反取其外之病處與陽經之合,有留針以致陽氣,陽氣至則內重竭,重竭則死矣,其死也無氣以動,故靜。所謂五臟之氣已絕於外者,脈口氣外絕不至,反取其四末之輸,有留針以致其陰氣,陰氣至則陽氣反入,入則逆,逆則死矣。其死也陰氣有餘,故躁。所以察其目者,五臟使五色循明,循明則聲章,聲章者,則言聲與平生異也。

 

【提要】本段解釋有關誤治後導致「重竭」和「逆厥」的內容。

 

【注釋】[1]脈口就是指診脈的部位,也叫氣口、寸口。因肺朝百脈,脈之大者會聚於此,故稱脈口。

 

【詳解】

所謂「五臟之氣,已絕於內」:是說五臟在內的精氣已經竭絕,而在脈口即微弱無根、按之欲無的,是屬於腎虛、髓竭、精傷等內絕的陰虛證,治療時理應補其陰精,但若在針刺時反而取用其外在病所之處的腧穴及陽經的合穴,並用留針的方法來補益在外的陽氣,就會愈益其陽而愈損其陰,使內竭之五臟精氣愈竭,如此,已經耗竭的五臟精氣再經損耗,就必然會導致死亡。在臨死時,因其臟氣已經耗竭而虛脫,陰不生陽,無氣以動,所以其表現出的病象是安靜的。

 

所謂「五臟之氣已絕於外」:是說五臟在外的精氣已經竭絕,而在脈口出現微弱脈象,輕取似無的,是屬於陽氣衰絕的重症,治療時理應補其陽氣,但若在針刺時反而取用了四肢末梢部位的輸穴,並用留針的方法來補益在內的陰氣,就會使陰氣更盛,陰氣盛就會使已經虛衰的陽氣內人而愈發衰竭,陽氣內陷就會發生陰陽逆亂的厥逆病證,發生厥逆就必然會導致死亡。在臨死時,因陽並于陰,陰氣有餘,陰陽逆亂,所以有煩躁的表現。

 

 在上述「睹其色,察其目」等句中,要特別指出的是「察其目」的意義,只有五臟六腑的精氣上注於目,才能使目光有神、目睛的色澤明潤。目睛的色澤鮮明,則其所發出的聲音也必然洪亮。這裏所謂聲音洪亮:是說它所發出的聲音和平常是不同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經筋代名詞 的頭像
經筋代名詞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