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論科學化新註》(近代.承淡安)

 辨太陽病脈證并治法中篇:

 一百十九條:「太陽病﹝Taiyang_Disease﹞」不解,熱結膀胱﹝heat_accumulation_of_bladder﹞,其人如狂,血自下,下者愈。

 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當先解其外;外解已,但少腹急結者,乃可攻之。

 宜「桃核承氣湯」。

 本條為膀胱部蓄血﹝blood_stasis﹞之治法。

【解曰】: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不解,熱邪結於膀胱之部分,致熱與血交結,瘀毒反射大腦神經﹝cranial_nerves﹞,發生錯亂,其人乃如狂狀。

 若其瘀結於膀胱部分之血自行而下者,則可自癒,不下者,可攻之。

 若有「太陽」之外症未解者,則未可攻,當先解其外證,外證已解,而少腹仍急結者,乃可攻之,用「桃核承氣湯」。

瘀血者﹝Bruises﹞,血液已越出血管之外,失其血液之性能而成為死血,在醫學名詞上名為瘀血﹝Bruises﹞,或簡稱曰:「瘀」。

 死血在生理上不特已失作用,且能遺害於全身。

 一為化成毒質,刺激腦神經﹝cranial_nerves﹞使之發生錯亂,或使血液不清潔,發生種種病變,如皮膚病,瘍瘡,潮熱﹝tidal_fever﹞,以及攻衝性遊走性之疼痛諸疾患。

 一為阻塞血管,發生循環障礙,大之成為「中風偏廢」,甚至死亡,小則一部分失去運動作用或疼痛。

 凡屬一切急慢性病證與奇病怪疾,屬瘀血﹝Bruises﹞為病者占大多數。

 「桃核承氣湯」、「下瘀血﹝Bruises﹞湯」、「抵當丸湯」、「桂枝茯苓丸」、「大黃蟅蟲丸」等,皆為治瘀血﹝Bruises﹞之良劑。

 「如狂」,謂未至於狂也,為瘀血﹝Bruises﹞毒素刺激腦神經﹝cranial_nerves﹞所致。

 下其瘀,則神經寧靜,如狂之症可癒。

 「少腹」,指「關元﹝RN04﹞」、「中極﹝RN03﹞」部分,大腹之下也,內即膀胱,熱結少腹,故曰:「熱結膀胱﹝heat_accumulation_of_bladder﹞」,非熱結膀胱﹝heat_accumulation_of_bladder﹞之內也。

 若瘀熱結於膀胱之內,則血當自小便而下,但「蓄血證﹝blood_accumulation_syndrome﹞」瘀血﹝Bruises﹞無從由小便出也。

 「少腹急結」,言內則瘀熱凝滯,外則皮肉緊急,蓋「蓄血證﹝blood_accumulation_syndrome﹞」之外候也。

 「桃仁」與「大黃」破血瘀,「桂枝」通血管且降衝逆,「芒硝」則軟堅化結,「甘草」緩急迫,於是少腹急結之瘀血﹝Bruises﹞熱蕩滌無餘矣。

 程知行曰:「『太陽病﹝Taiyang_Disease﹞』不解,隨經入府,故熱結膀胱﹝heat_accumulation_of_bladder﹞。

 其人如狂者,瘀熱內結,心不安寧,有似於狂也。

 若血自下,下則熱隨瘀解矣。

 然必外證已解,乃可直攻少腹急結之邪。

 於『謂胃承氣』中加『桃核』,欲其直達血所也。

 加『桂枝』以通血脈,兼以解『太陽』隨經之邪耳。」

【本條之脈證、舌證】

 脈當為沉濇,或弦細;舌則紅中帶紫,苔或白或黃。

 脈以濇細,舌以紫青,為瘀血﹝Bruises﹞之候,亦有非瘀血者﹝Bruises﹞,總以與外證合參,則不至誤斷。

【本條之針法】:

 合谷﹝LI04,T﹞、外關﹝SJ05,T﹞、中膂俞﹝BL29,T﹞、次髎﹝BL32,T﹞、血海﹝SP10,T﹞、陰陵﹝SP09,T﹞、三陰交﹝SP06,T﹞、委中﹝BL40﹞放血。

 「合谷﹝LI04﹞」、「外關﹝SJ05﹞」解外證,

 「中膂俞﹝BL29﹞」、「次髎﹝BL32﹞」刺激少腹之神經,促其發生機轉而衝動瘀滯;

 「血海﹝SP10﹞」、「三陰交﹝SP06﹞」、「陰陵﹝SP09﹞」,則籍反射之刺激以引去其瘀滯;「委中﹝BL40﹞」放血,解其瘀熱。

 瘀血﹝Bruises﹞雖未解,即引之排出體外,由生理之作用,逐漸混於大小便中而出者,在經驗上頗多經過也。

桃核承氣湯方:

 桃仁(五十個,去皮尖)、桂枝(二兩)、大黃(四兩)、芒硝(二兩)、甘草(二兩,炙)。

 右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去滓,納芒硝,更上火微沸,下火。先食溫服(五合),日三服,當微利。

【本方之主證】:

 東洞翁本方定義曰:「治血證,小腹急結而上衝者。」

 《方機》本方之主治曰:「小腹急結如狂者。」

  又:「胞衣不下﹝retention_of_the_placenta﹞,而氣急息迫者。」

  又:「產後小腹堅痛,惡露不盡﹝lochiometra﹞,或不大便,而煩燥﹝vexation﹞,或譫語者﹝delirious_speech﹞。」

  又:「痢病,小腹急痛者。」

 方輿輗曰:「產後惡露﹝lochia﹞澀滯,臍腹大痛,不可近手者,服『桃仁承氣湯』二三帖即癒。

 此症之脈多洪數,雖間有見細數者,然於其時當捨脈取證。」

  又:「死胎﹝Dead_fetus﹞及胞衣不下﹝retention_of_the_placenta﹞與血暈﹝blood_dizziness﹞等證,用之亦佳。」

 勿誤藥室方函口訣本方條曰:「此方之治『傷寒蓄血﹝blood_stasis﹞』,小腹急結,固可弗論,且宜用於諸血症,如「吐血﹝haematemesis﹞」、「衄血﹝Nose_Bleed﹞」不止,不用此方則無效。

   又「走馬疳﹝noma﹞」、「斷疽」出血不止者,亦非此方不能治。

 「癰疽」及「痘瘡﹝smallpox﹞」紫黑色而欲內陷者,以此方速下時,得意外揮發之。

   又婦人陰門腫痛﹝swelling_and_pain_of_vulva﹞或血淋﹝hematuric_strangury﹞,亦有效。

 若產後惡露﹝lochia﹞不多而腹痛者,與經日胞衣不下﹝retention_of_the_placenta﹞者,可煮此湯,澄清滓,徐徐飲之。

   又用於「打撲」、「經閉﹝Amenorrhea﹞」等瘀血﹝Bruises﹞之腰痛﹝lowback_pain﹞。

 瘀血﹝Bruises﹞之目的必晝輕夜重,痛風﹝gout﹞等亦晝輕而夜痛甚,皆由於血也。

   又數年齒痛﹝toothache﹞不止者,宜用此方為丸,服之極驗。

 其他:加「荊芥」可治痙病﹝tetany﹞又發狂,加「附子」可治血瀝腰痛﹝lowback_pain﹞及月信痛﹝algomenorrhea﹞,效難枚舉。」

 《類聚方廣義》本方條曰:「治痢疾﹝dysenteria﹞,身熱,腹中拘急﹝hypertonicity﹞,口乾唇燥,舌色殷紅,便膿血者﹝passing_stool_with_pus_and_blood﹞。」

  又:「治血行不利,上衝心悸﹝palpitations﹞,小腹拘急﹝hypertonicity﹞,四肢癱痹﹝quadriplegia﹞或痼冷﹝intractable_cold﹞。」

  又:「淋家小腹急結,痛連腰腿,莖中疼痛﹝phallalgia﹞,小便涓滴﹝dribbling_discharge﹞不通者,非利水劑所能治也,用此方則二便快利,苦痛立除。」

  又:「小便癃閉﹝dribbling_urinary_block﹞,小腹急結而痛者,打撲疼痛而不能轉側,二便閉濇者,用之亦良。」

  又:「會陰打撲,不速驅除瘀滯,洗滌血熱,則瘀血﹝Bruises﹞凝滯,焮熱腫脹,必致小便不通。

 若致尿道焮閉,陰莖腫痛已甚,不能用導尿管,徒束手待斃,立見其死耳。

 故若遇斯症,宜不問二便之利與不利,早用此方,驅瘀滯,解熱閉,俾不至凝腫溺閉,是為最上乘之法,且宜於打處立以鈹鍼輕輕亂刺放血為佳。」

 青州治譚曰:「婦人久患頭痛﹝Headache﹞,諸藥罔效者,與以『桃核承氣湯』兼『桃花散』,極有效。」

  又:「久患頭瘡﹝head_sore﹞,藥無效者,與以『桃仁承氣』兼『桃花散』,亦極有效,或貼『桃仁油』亦可。」

 《古今錄驗》曰:「往來寒熱﹝alternating_cold_and_heat﹞﹝alternate_attacks_of_chill_and_fever﹞,胸脇逆滿者,『桃仁承氣湯』主之。」

 總病論曰:「『桃仁承氣湯』:又治產後惡露﹝lochia﹞不下,喘脹欲死,服之十差十。」

 三因方門曰:「『兼金丸』(即本方之丸劑)治熱入膀胱,臍腹上下,兼脇肋疼痛,便燥,欲飲水,按之痛者。

 婦人血閉﹝blood_block﹞疼痛,亦宜服之。」

 傷寒六書曰:「『傷寒﹝typhoid﹞』以手按之,心下脹滿而不痛者,宜『瀉心湯』加『桔梗』,是痞滿也。

   又按之而小腹苦痛,小便自利﹝spontaneous_diarrhea﹞,大便黑而艱,或身黃,譫妄,燥渴,脈沉實者,為蓄血﹝blood_stasis﹞,用『桃仁承氣』盡下黑物乃癒。」

 小青囊曰:「『桃仁承氣湯』,治『傷寒﹝typhoid﹞』呃逆﹝hiccough﹞、舌強短者。」

  又:「治瘧夜發者。」

  又:「治藏毒瘀血﹝Bruises﹞不下;又痘後失血證,即餘毒熱邪迫經血妄行,自大便出。」

  又:「治痘後『狐惑證﹝Behcet’s_syndrome﹞』,其人好睡,不慾食﹝loss_of_appetite﹞。

 上唇有瘡,則蟲食其府;下唇有瘡,則蟲食其藏。

 其聾啞嗄,而上下不定,故名『狐惑』。

 此候最惡,麻疹﹝measles﹞後猶多,如大便不通,則必此下之。」

 《識病捷徑》曰:「『桃仁承氣湯』:治噎﹝dysphagia﹞嗝有積血者。」

 《傳心尤易方》曰:「『桃仁承氣湯』:治淋血。」

 《心法附錄》曰:「吐血﹝haematemesis﹞,覺胸中氣塞,上吐紫血者,以『桃仁承氣湯』下之。」

 《名醫方考》曰:「『桃仁承氣湯』,痢疾﹝dysenteria﹞初起,質實者,此方主之。若初起失下,反用固澀之藥,必致邪熱內蓄,血不得行,腹痛欲死者,可急以此湯攻之。」

 《證治大還》曰:「吐血﹝haematemesis﹞勢不可遏,胸中氣塞,上吐紫黑血,此瘀血﹝Bruises﹞內熱盛也,『桃仁承氣湯』加減下之。

 打撲內損而有瘀血者﹝Bruises﹞必用。」

 張氏醫通曰:「齲齒,數年不癒,當作『陽明』蓄血﹝blood_stasis﹞治,『桃仁承氣』為細末,煉蜜丸如桐子大,服之。

 好飲者多此,屢服有效。」

  又:「虛人雖有瘀血﹝Bruises﹞,其脈亦芤,必有一部帶弦,宜兼補以去其血,『桃核承氣』加『人參』五錢,分三服緩攻之,可救十之二三。」

 《柯氏方論》曰:「『桃仁承氣湯』,治女子月經不調,先期作痛與經閉﹝Amenorrhea﹞不行者,最佳。」

 《種痘新書》曰:「『桃仁承氣湯』:治出痘而大便秘結。」

 《瘟疫論》曰:「大小便蓄血﹝blood_stasis﹞便血,不論『傷寒﹝typhoid﹞』,『時疫』,蓋因失下,邪熱久羈,無由外泄,血為熱搏,留於經絡,敗為紫血,溢於腸胃,腐為黑血,便色如漆,大便反易者,因結糞得瘀而潤下,結糞雖行,真元已敗,多至危殆。

 其有喜笑如狂者,此胃熱波及於血分,血乃心之屬,血中留火,蔓延心家,宜其有是證矣,仍從胃治。」

  又:「胃實失下,至夜發熱者,熱留血分,更加失下,必致瘀血﹝Bruises﹞。初則晝夜發熱﹝fever﹞,日晡﹝3~5P.M.﹞益甚,既投『承氣』,晝日熱減,至夜獨熱者,瘀血﹝Bruises﹞未行也,宜『桃仁承氣湯』。

 服湯後,熱除為愈,或熱時前後縮短,再服再短,畜血盡而熱亦盡。

 大熱已去,亡血過多,餘焰尚存者,宜『犀角地黃湯』調之。」

 《證治準繩》攖寧生言曰:「血液,血泄,諸蓄妄證,其始予率以『桃仁』、『大黃』行血破瘀之劑挫其銳氣,而後區別治之,雖往往獲中,猶不得其所以然也。

 後來四明,遇故人蘇伊舉,討論諸家之術。

 伊舉曰:『吾鄉有善醫者,每治失血蓄妄,必先以快藥下之。

 或問失血復下,虛何以當?

 曰:血既妄行,迷失故道,不去蓄利瘀,則以妄為常,晏以禦之?

 且去者自去,生者自生,何虛之有?』予聞之愕然曰:名言也。

 昔者之疾,今釋然矣。」

 

查詢-學習自側

答案

桃核承氣湯

【D】

下列有關太陽蓄血證之敘述何者最不適當:※※A、桃核承氣湯中之桂枝作用為通血脈;※※B、抵當湯證之發狂,其病因為瘀熱上擾心神;※※C、服抵當丸後晬時當下血,若不下者當再服;※※D、蓄血身黃其小便不利

【D】

王先生,40歲,近日因臍腹脹硬痛而就診,發現其便秘多日未解,並有發熱汗出,舌苔黃厚,質紅絳,脈大而應指有力。試問宜以下列何方治之:※※A、麻子仁丸;※※B、意苡附子敗醬散;※※C、桃核承氣湯;※※D、大承氣湯

【C】

李老先生,78歲,有攝護腺肥大病史,近日突然覺小便較以前不通暢,尿不頻急,下腹亦無脹滿,但覺身倦懶言,診見舌淡紅嫩苔薄白,脈濡,則下列敘述何者正確:※※A、此乃因攝護腺腫大壓迫尿道,屬瘀熱在太陽膀胱,膀胱不能氣化,宜「桃核承氣湯」;※※B、此乃因陽虛,膀胱不能氣化,宜「濟生腎氣丸」;※※C、此乃因氣虛,膀胱不能氣化,宜「五苓散加人參」;※※D、此乃因氣滯,膀胱不能氣化,宜「柴胡疏肝散」

【D】

王先生,40歲,近日因臍腹脹硬痛而就診,發現其便秘多日未解,並有發熱汗出,舌苔黃厚,質紅絳,脈大而應指有力。試問宜以下列何方治之?※※A、麻子仁丸;※※B、意苡附子敗醬散;※※C、桃核承氣湯;※※D、大承氣湯。(中醫特考,99年,內科)

【C】

李老先生,78歲,有攝護腺肥大病史,近日突然覺小便較以前不通暢,尿不頻急,下腹亦無脹滿,但覺身倦懶言,診見舌淡紅嫩苔薄白,脈濡,則下列敘述何者正確?※※A、此乃因攝護腺腫大壓迫尿道,屬瘀熱在太陽膀胱,膀胱不能氣化,宜「桃核承氣湯」;※※B、此乃因陽虛,膀胱不能氣化,宜「濟生腎氣丸」;※※C、此乃因氣虛,膀胱不能氣化,宜「五苓散加人參」;※※D、此乃因氣滯,膀胱不能氣化,宜「柴胡疏肝散」。(中醫特考,99年,內科)

【D】

下列有關太陽蓄血證之敘述何者最不適當?※※A、桃核承氣湯中之桂枝作用為通血脈;※※B、抵當湯證之發狂,其病因為瘀熱上擾心神;※※C、服抵當丸後晬時當下血,若不下者當再服;※※D、蓄血身黃其小便不利。(高考,中醫臨床醫學)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