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貫珠集》(清‧尤在涇)

 卷二 太陽篇下:

 太陽救逆法 第四:

 痞證七條:

脈浮﹝floating_pulse﹞而緊。而復下之。緊反入裏。則作痞。按之自濡。但氣痞﹝qi_fullness﹞耳。

此申言所以成痞之故。浮而緊者。傷寒之脈。

 所謂病發于陰也。緊反入裏者。寒邪﹝cold_pathogen﹞因下而內陷。與熱入因作結胸﹝chest_bind﹞同意。但結胸﹝chest_bind﹞心下硬滿而痛。痞則按之濡而不硬且痛。

 所以然者,陽邪內陷。

止於胃中。與水穀相結。則成結胸﹝chest_bind﹞。陰邪內陷。止於胃外。與氣液相結。則為痞。是以結胸﹝chest_bind﹞為實。

而按之硬痛。痞病為虛。而按之自濡耳。

心下痞﹝epigastric_oppression﹞。按之濡。

 其脈關上浮者。大黃黃連瀉心湯主之。

按成氏云:心下硬。按之痛。關脈沉者。實熱也。心下痞﹝epigastric_oppression﹞。按之濡。關上浮者。虛熱也。

與大黃、黃連以導其虛熱。成氏所謂虛熱者:對燥屎而言也。非陰虛陽虛之謂。

 蓋熱邪入裏。與糟粕相結。則為實熱。不與糟粕相結。即為虛熱。

 本方以大黃、黃連為劑。而不用枳、樸、芒硝者。

 蓋以泄熱。非以蕩實也。麻沸湯者。煮水小沸如麻子。即以煮藥。不使盡藥力也。

大黃黃連瀉心湯方:

 大黃(二兩)、黃連(一兩)。

 上二味,以麻沸湯二升漬之。須臾。絞去滓。分溫再服。

心下痞﹝epigastric_oppression﹞。而復惡寒﹝aversion_to_cold﹞汗出者。附子瀉心湯主之。

此即上條而引其說。

 謂心下痞﹝epigastric_oppression﹞。按之濡。關脈浮者﹝floating_pulse﹞。當與大黃黃連瀉心湯瀉心下之虛熱。

 若其人復惡寒﹝aversion_to_cold﹞而汗出。證兼陽虛不足者。又須加附子以復表陽之氣。乃寒熱﹝cold_and_heat﹞並用。邪正兼治之法也。

附子瀉心湯方:

 大黃(二兩)、黃連(一兩)、黃芩(一兩)、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別煮取汁﹞;

 上四味切,三味以麻沸湯二升漬之。須臾。絞去滓。內附子汁。分溫三服。

按此證邪熱有餘而正陽不足。設治邪而遺正。則惡寒﹝aversion_to_cold﹞益甚。或補陽而遺熱。則痞滿﹝distention_and_fullness﹞愈增。此方寒熱﹝cold_and_heat﹞補瀉。並投互治。誠不得已之苦心。然使無法以制之。鮮不混而無功矣!

 方以麻沸湯漬寒藥。別煮附子取汁。合和與服。則寒熱﹝cold_and_heat﹞異其氣。生熟異其性。藥雖同行。而功則各奏。乃先聖之妙用也。

傷寒五六日。嘔而發熱者﹝Fever﹞。柴胡湯證具。而以他藥下之。柴胡證仍在者。復與柴胡湯。此雖已下之。不為逆。

必蒸蒸而振。卻發熱﹝Fever﹞汗出而解。

 若心下滿﹝fullness_below_the_heart﹞而硬痛者:此為結胸也﹝chest_bind﹞。大陷胸湯主之。

 但滿而不痛者:此為痞。柴胡不中與之。宜半夏瀉心湯。

結胸﹝chest_bind﹞及痞。不特太陽誤下有之。即少陽誤下亦有之。柴胡湯證具者。少陽嘔而發熱﹝Fever﹞。及脈弦口苦﹝bitter_taste_in_mouth﹞等證具在也。是宜和解。而反下之。於法為逆。

 若柴胡證仍在者。復與柴胡湯和之即愈。此雖已下之。不為逆也。蒸蒸而振者。氣內作而與邪爭勝。則發熱﹝Fever﹞汗出而邪解也。

 若無柴胡證。而心下滿﹝fullness_below_the_heart﹞而硬痛者:則為結胸﹝chest_bind﹞。其滿而不痛者:則為痞。均非柴胡所得而治之者矣!

 結胸﹝chest_bind﹞宜大陷胸湯。痞宜半夏瀉心湯。各因其證而施治也。

半夏瀉心湯方:

 黃芩(三兩)、人參(三兩)、甘草(三兩)、黃連(一兩)、半夏(半升,洗)、乾薑(三兩)、大棗(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按痞者。滿而不實之謂。夫客邪內陷。即不可從汗泄。而滿而不實。又不可從下奪。故惟半夏、乾薑之辛。能散其結。黃連、黃芩之苦。能泄其滿。而其所以泄與散者。雖藥之能。而實胃氣之使也。用參、草、棗者。

 以下後中虛。

 故以之益氣。而助其藥之能也。

傷寒汗出解之後。胃中不和。心下痞硬﹝hard_glomus_below_the_heart﹞。乾噫食臭﹝dry_belching_with_food_malodor﹞。脇下﹝under_the_rib-side﹞有水氣﹝edema﹞。腹中雷鳴下利者﹝diarrhea﹞:生薑瀉心湯主之。

汗解之後。胃中不和。既不能營運真氣。並不能消化飲食。於是心中痞硬。乾噫食臭﹝dry_belching_with_food_malodor﹞。

 《金匱》所謂中焦氣未和。不能消穀。故令人噫是也。噫、噯食氣也。脇下﹝under_the_rib-side﹞有水氣﹝edema﹞。腹中雷鳴下利者﹝diarrhea﹞:土德不及而水邪為殃也。

 故以瀉心消痞。加生薑以和胃。

按上條本少陽病﹝shaoyang_disease﹞。不宜入太陽篇中。

 此條汗解後病。亦不得謂之逆。而俱列於此者。

 所以備諸瀉心之用也。

生薑瀉心湯方:

 生薑(四兩,切)人參(三兩)、半夏(半升,洗)、甘草(三兩,炙)、黃芩(三兩)、大棗(十二枚,擘)、黃連(一兩)、乾薑(一兩)。

 上八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傷寒中風﹝stroke﹞。醫反下之。

 其人下利﹝diarrhea﹞日數十行。穀不化。腹中雷鳴。心下痞硬﹝hard_glomus_below_the_heart﹞而滿。乾嘔﹝Dry_Vomiting﹞、心煩﹝vexation﹞不得安。醫見心下痞﹝epigastric_oppression﹞。

 謂病不盡。復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結熱。但以胃中虛。客氣上逆。故使硬也。甘草瀉心湯主之。

傷寒中風者﹝stroke﹞。成氏所謂傷寒或中風者﹝stroke﹞是也。邪盛於表而反下之。為下利﹝diarrhea﹞穀不化。腹中雷鳴。

為心下痞硬﹝hard_glomus_below_the_heart﹞而滿。為乾嘔﹝Dry_Vomiting﹞、心煩﹝vexation﹞不得安。是表邪內陷心間。而復上攻下注。非中氣空虛。何致邪氣淫溢至此哉。醫以為結熱未去。而復下之。是已虛而益虛也。虛則氣不得化。邪愈上逆。而痞硬有加矣!

 故與瀉心消痞。加甘草以益中氣。

甘草瀉心湯方:

 甘草(四兩)、黃芩(三兩)、乾薑(三兩)、黃連(一兩)、半夏(半升,洗)、大棗(十二枚,擘)。

 上六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按生薑瀉心湯甘草瀉心湯二方。雖同為治痞之劑。而生薑瀉心。意在胃中不和。故主生薑以和胃。甘草瀉心。意在下利不止﹝incessant_diarrhea﹞。與客氣上逆。故不用人參之增氣。而須甘草之安中也。

傷寒大下後。復發汗。心下痞﹝epigastric_oppression﹞。惡寒者﹝aversion_to_cold﹞。表未解也。不可攻痞。當先解表。表解乃可攻痞。

解表宜桂枝湯。攻痞宜大黃黃連瀉心湯。

大下復汗。正虛邪入。心下則痞。當與瀉心湯如上法矣!

 若其人惡寒者﹝aversion_to_cold﹞。邪雖入裏。而表猶未罷。則不可逕攻其痞。當先以桂枝湯解其表。而後以大黃黃連瀉心湯攻其痞。不然。恐痞雖解。

而表邪復入裏為患也。況痞亦未必能解耶。

按傷寒下後。結胸﹝chest_bind﹞、痞滿﹝distention_and_fullness﹞之外。又有懊煩滿﹝Bothersome_full﹞下利﹝diarrhea﹞等證。

 蓋邪入裏而未集。而其位又高。則為懊。其已集而稍下者。則為結胸﹝chest_bind﹞及痞。其最下而亦未結者。則為下利﹝diarrhea﹞。結胸﹝chest_bind﹞、痞滿﹝distention_and_fullness﹞。

 具如上文。凡十七條。

 以下凡十一條。則備舉懊、下利﹝diarrhea﹞諸證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