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匱玉函經二注》卷九:

《金匱玉函經二注》胸痹﹝Thorax_paralysis﹞、心痛﹝cardialgia﹞、短氣﹝brachypnea﹞病脈證治﹝pulse_and_signs﹞ 第九:

 (論一首 脈證﹝pulse_and_signs﹞六條 方九首)

師曰:夫脈當取太過不及。陽微陰弦。即胸痹﹝Thorax_paralysis﹞而痛。所以然者。責其極虛也。今陽虛知在上焦﹝upper_energizer﹞。所以胸痹﹝Thorax_paralysis﹞心痛者﹝cardialgia﹞。以其陰弦故也。

【補注】:

 痹者痞而不通也。

 《經》云:通則不痛。故惟痛為痹。而所以為痹者。邪入之。其所以為邪入者。正先虛也。故曰:脈取太過不及。不及為陽微。太過即陰弦。陽虛故邪痹於胸。陰盛故心痛﹝cardialgia﹞。仲景已自申說甚明。乃知此證。總因陽虛。故陰得以乘之。設或不弦。則陽雖虛而陰不上干可知也。然胸痹﹝Thorax_paralysis﹞有微甚之不同。則為治因亦異。微者但通上焦﹝upper_energizer﹞不足之陽。甚者且驅其下焦﹝lower_energizer﹞厥逆之陰。通陽者。以薤白、白酒、半夏、桂枝、人參、杏仁之屬。不但苦寒不入。即清涼盡屏。蓋以陽通陽。陰分之藥不得預也。甚者用附子、烏頭、蜀椒大辛熱。以驅下焦﹝lower_energizer﹞之陰。惟陰退而陽可以漸復耳。可不留意乎。

→【閟﹝門必﹞:音,ㄅㄧˋ。意:同古「閉」。

平人無寒熱。短氣﹝brachypnea﹞不足以息者。實也。

【補注】:

 陽不足。則陰上入而為寒。陰不足。則陽下陷而為熱。陰陽未嘗偏勝。故無寒熱如平人。然短氣﹝brachypnea﹞不足以息者。是邪痹於中。而滯其升降之氣。不可信其中虛而輒補之。以蹈實實之戒也。

胸痹﹝Thorax_paralysis﹞之病。喘息咳唾。胸背痛。短氣﹝brachypnea﹞。寸口﹝wrist_pulse﹞脈沉而遲。關上小緊數。栝蔞薤白白酒湯主之。

栝蔞薤白白酒湯方:

 栝蔞實(一枚,搗)、薤白(半升)、白酒(七升)。

 上三味。同煮取二升。分溫再服。

【補注】:

 寒濁之邪。滯于上焦﹝upper_energizer﹞。則阻其上下往來之氣。塞其前後陰陽之位。遂令為喘息。為咳唾。為痛。為短氣也﹝brachypnea﹞。陰寒凝泣。陽氣不復自舒。故沉遲見於寸口﹝wrist_pulse﹞。理自然也。乃小緊數復顯于關上者何耶。邪之所聚。自見小緊。而陰寒所積。正足以遏抑陽氣。故反形數。然陽遏則從而通之。栝蔞實最足開結豁痰。得薤白、白酒佐之。既辛散而復下達。則所痹之陽自通矣。

胸痹﹝Thorax_paralysis﹞、不得臥﹝Insomnia﹞。心痛徹背者﹝vexation﹞。栝蔞薤白半夏湯主之。

栝蔞薤白半夏湯方:

 栝蔞實(一枚,搗)、薤白(三兩)、半夏(半升)、白酒(一斗)。

 上四味。同煮。取四升。溫服一升。日一服。

【補注】:

 胸痹﹝Thorax_paralysis﹞痹在氣。氣在上焦﹝upper_energizer﹞。故即不言脈。而與上條無異。即證亦不甚相異也。所異者。止不得臥﹝Insomnia﹞耳。

 《經》云:晝行于陽則寤。夜行于陰則寐。然則不得臥﹝Insomnia﹞。以氣之行于陽而不行于陰故也。經以小半夏湯覆杯即臥。非半夏為得寐藥也。特以草生於夏。夏半為一陰初生。由陽入陰。使氣歸於肝。而血亦入焉。故于本湯增此一味。而能事畢矣。可不謂神乎。

胸痹﹝Thorax_paralysis﹞。心中痞氣﹝spleen_amassment﹞。氣結在胸。胸滿﹝fullness_in_the_chest﹞。脇下逆搶心。枳實薤白桂枝湯主之。人參湯亦主之。

枳實薤白桂枝湯方:

 枳實(四枚)、厚朴(四兩)、薤白(半升)、桂枝(一兩)、栝蔞(一枚,搗)。

 上五味。以水五升。先煮枳實、厚朴。取二升。去滓。內諸藥。煮數沸。分溫三服。

人參湯方:

 人參、白術、甘草、乾薑(各三兩)。

 上四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補注】:

 同一病也。一用通痞去滿之藥。一用辛散補中之味。全不相謀。謂治一證。豈仲景自為矛盾耶。不知證有久暫。病有虛實也。假如氣果有滯。上焦﹝upper_energizer﹞痞滿。下氣亦上逆。不得不於通痹藥中加降氣消滿。調和榮衛之藥也。若夫病久而中氣大虛。宗氣不利。時時滿。或從脇下搶心。不用甘溫。必不足以益中州之氣。不用辛散。且不足以破凝滯之陰。氣足而清者自升。濁者自降。將結去而搶消矣。又何痹之有焉。

胸痹﹝Thorax_paralysis﹞。胸中氣塞短氣﹝brachypnea﹞。茯苓杏仁甘草湯主之。橘枳薑湯亦主之。

茯苓杏仁甘草湯方:

 茯苓(三兩)、杏仁(五十粒)、甘草(一兩)。

 上三味。以水一斗。煮取五升。溫服一升。日三服。不瘥再服。

橘枳薑湯方:

 橘皮(一斤)、枳實(三兩)、生薑(半斤)。

 上三味。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分溫再服。

【補注】:

 胸痹﹝Thorax_paralysis﹞既有虛實。又有輕重。故痹之重者。必徹背徹心者也。輕者不然。然而何以亦言痹。以其氣塞而不舒。短而弗暢也。然一屬手太陰肺。肺有飲。則氣每壅而不利。故以茯苓逐水。杏仁散結。用之當矣。又何取於甘草。蓋以短氣﹝brachypnea﹞則中土不足也。土為金之母也。一屬足陽明胃。胃中實。故君橘皮以理氣。枳實以消滿。且使積滯去而機竅通。更加生薑之辛。無處不宣。靡有遏抑。庶邪去而正自快。此同一實證中。而又有臟腑之別也。

胸痹﹝Thorax_paralysis﹞緩急者。薏苡附子散主之。

 薏苡仁(十五兩)、大附子(十枚,炮)。

 上二味。杵為散。服方寸匕。日三服。

【補注】:

 胸痹﹝Thorax_paralysis﹞緩急者。痹之急證也。寒飲上聚心膈。使陽氣不達。危急為何如乎。故取薏苡逐水為君。附子之辛熱為佐。驅除寒結。席捲而下。又烏能不勝任而愉快耶。

心中痞。諸逆心懸痛。桂枝生薑枳實湯主之。

桂枝生薑枳實湯方:

 桂枝(三兩)、生薑(三兩)、枳實(五枚)。

 上三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分溫三服。

【補注】:

 枳實、生薑。原以治氣塞。況於痞乎。故較前條稍減輕分兩。使痞者下其氣以開之。懸痛屬飲者。得生薑以散之。既足建功矣。乃去橘皮而用桂枝者。以所逆非一。或腎氣上衝。正未可知。桂伐腎邪。正其能事。不但調和榮衛。為去痞臣也。

心痛徹背﹝vexation﹞。背痛徹心﹝vexation﹞。烏頭赤石脂丸主之。

烏頭赤石脂丸方:

 烏頭(一分,炮)、赤石脂(一兩)、蜀椒(一兩)、附子(半兩,炮)、乾薑(一兩)。

 上五味末之。蜜丸如梧子大。先食服一丸。日三服。不知。稍加服。

【補注】:

 心痛徹背﹝vexation﹞。背痛徹心﹝vexation﹞。乃陰寒之氣厥逆而上幹者。橫格於胸背經脈之間。牽連痛楚。亂其氣血。紊其疆界。此而用氣分諸藥。則轉益其痛。勢必危殆。仲景用蜀椒烏頭。一派辛辣。以溫散其陰邪。然恐胸背既亂之氣難安。而即于溫藥隊中。取用乾薑之泥。赤石脂之澀。以填塞厥氣所橫沖之新隊。俾胸之氣自行於胸。背之氣自行於背。各不相犯。其患乃除。此煉石補天之精義也。今人知有溫氣、補氣、行氣、散氣諸法矣。亦知有堵塞邪氣攻沖之竇。令胸背陰陽二氣並行不悖者哉。

九痛丸:

 治九種心痛﹝cardialgia﹞。(非仲景方)

 附子(二兩,炮)、生野狼牙(一兩,炙香)、巴豆(一兩,去皮心熬研如脂)、人參、乾薑、吳茱萸(各一兩)。

 上六味末之。煉蜜丸如梧子大。酒下。強人初服三丸。日三服。弱者二丸。

【補注】: 丸以九名。能治九種心痛﹝cardialgia﹞。吾不知其治何者為九也。且兼治卒中惡腹脹﹝abdominal_distention﹞痛。口不能言。又治連年積冷。流注心胸痛。並冷衝上氣。落馬墮車血疾等。皆主之。由此言之。則知熱以去冷。辛以開鬱。降以治逆。香以散結。甘以補正。毒以攻毒。萃群力于一方。合諸毒而罔顧。用力少而成功多者。正以君主之地。無使竊發。故無禮於側。鷹逐之。況於胞絡受害。不啻震驚輦轂者乎。此甯速無寧緩者也。然則火痛亦可治歟!曰可。

 何也?

 此從治之法也。觀落馬墮車以及血疾。則皆因傷而滯。或素有瘀。所痛即不關於心者。無不可治也明矣。

→【(亶鳥):音,ㄓㄢ。意:鷂類猛禽。亦稱「晨風」】

→【輦﹝夫車﹞:音,ㄋㄧㄢˇ。意:古代用人拉著走的車子,後多指天子或王室坐的車子:輦車。帝輦。鳳輦(皇后的車子)。】

→【轂﹝殼車﹞:音,ㄍㄨˇ。意:車輪中心,有洞可以插軸的部分,借指車輪或車:轂下(輦轂之下,借指京城)。轂擊肩摩(形容車馬行人眾多,來往十分擁擠)。】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