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大白》 序三

天時有寒暑,地氣有燥濕,人生其間,服食起居一不得其中,不能無病,病思醫醫則欲其必生。

 雖然余謂醫能生人,亦能傷人。

 何則?

 蓋醫與孺一理也,儒理未明,則拘掌陳跡,無論未讀古人之書,即取諸名家書而盡讀之,不能融洽其理,輒昧昧焉虛實未審,攻補亂投,雖、苓、參、術不善用之亦為鴆毒。

 夫醫之為道,理甚微,旨甚奧,非殫其精思,搜其體要,不可以嘗試也。

 雲間向多明醫,余幼時即知有秦景明先生為一代神手,年來餘以胸膈之證久未能痊,每思安得若人與之同時,必有善治之法。

 今秋得與其從侄皇士之交,接膝而談,言言探本,聞其論議,便覺躍躍欲起。

 因知皇士先於儒理精通,故合之於醫,洞若觀火,真非俗下所能窺見一般者也。

 夫秦子挾活人之技,而四方交書走幣迎謁者踵相接,使遨遊南北之間,晉接王公之第,聲價可與良相等。乃閉門謝客,立意著書,焚膏繼晷,徒自苦何為者?

 秦子曰:醫,濟人者也。

 濟人而不能療一時之病,餘心歉然;濟人而不能療天下後世人之病,餘心亦歉然。

 甯以求名,寧以市利哉!

 於是匯簇書,闡發症因延醫,施子宇瞻昆季鐫刻公世。

 今又融貫外感之原委,神明其用藥之精微,補先輩所未足,辨前注所偶訛,名曰《傷寒大白》,複得敬敷陳子付之剞劂,此真不朽之盛事矣!

 余遂曆覽諸刻,不特景明先生有其真傳,並岐軒以下諸名家無不賴以大白矣!

 是書行,雖天有寒暑,地有燥濕,人或為戾氣所感,亦可以調和而無恙。

 醫必若是,而始能生人,能生世世之人,豈儒理不明拘牽陳跡可以嘗試乎!

 然而秦子之心苦矣,秦子之功大矣!

 樂而為之序。

時康熙五十三年歲次甲午秋九月望賜進士出身年家眷弟程 白山氏序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