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至教論篇》 第七十五

黃帝坐明堂,召雷公而問之曰,子知醫之道乎?

黃帝坐殿堂之上,召見雷公問道:「你學過醫術嗎?」

雷公對曰:誦而頗能解,解而未能別,別而未能明,明而未能彰。足以治群僚,不足至侯王。願得受樹天之度,四時陰陽合之,別星辰與日月光,以一彰經術,後世益明。上通神農,著至教,疑於二皇。

雷公回答道,我能讀誦且也算明暸一些,但尚未全部透澈瞭解明白,未能表彰我的醫術,實力可以治療手下幕僚,但不敢為君王看病。希望能請皇上賜教天地之大道,與四季陰陽變化的道理,分別出日月星辰與醫道之關係,以之來表彰經典的醫術,令後世之子孫傳習而光大之,能上知神農之術,將至好之教學記錄於此,擬能上比伏羲、神農二皇的功業。

帝曰:善。無失之。此皆陰陽表裡,上下雌雄,相輸應也。而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長久,以教眾庶,亦不疑殆。醫道論篇,可傳後世,可以為寶。

黃帝答道,好。希望不可失卻此精祌。天地之間不離陰陽表裡關係,上下對流,雌雄互交之相應法則。真正的醫道必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此醫之道方可以長久相傳,可以教給百姓,是絕無疑慮的學問。此類醫道的著作論文,才可以傳給後世,可以成為人間至寳。

雷公曰,請受道諷誦用解。

雷公說,請皇上賜教醫術之奧秘,臣當日夜習誦來求理解。

帝曰:子不聞陰陽傳乎?

【注】:黃帝説:你知道陰陽相傳嗎?

曰,不知。

雷公答,不知道。

曰,夫三陽天為業。上下無常,合而病至,偏害陰陽。

【注】:黃帝說:三陽之氣在人體上端如天一樣,如果天氣上下變化無常軌,則一旦合起來成為盛大之變,必令病生,使陰陽和諧偏雛常軌。

雷公曰,三陽莫當,請聞其解。

雷公問,三陽合在一起而成盛大之病勢無可阻擋,可以詳細為臣説明其意嗎?

帝曰:三陽獨至者,是三陽並至。並至如風雨,上為巔疾,下為漏病。外無期,內無正,不中經紀,診無上下以書別。

【注】:黃帝説:三陽之氣會獨自行走,是因三陽氣合在一起産生的,一旦三陽相合,其盛勢如風雨之迅疾,上入頭則生癲病,下入腹則生下利或尿失禁。因病勢來得很快,故早先從外形看不出,察體內又無法正確知道,其又不發生在經脈上,診斷時也無法從上下脈診上分析如經書之記載。

雷公曰,臣治疏愈,説意而已。

雷公說,微臣對這種病很少治療的,希望能教導我。

帝曰:三陽者,至陽也。積並則為驚,病起疾風,至如霹靂,九竅皆塞,陽氣滂溢,乾嗌喉塞。並于陰則上下無常,薄為腸澼。此謂三陽直心,坐不得起臥者,便身全三陽之病。

且以知天下,何以別陰陽,應四時,合之五行。

【注】:黃帝説:三陽是陽中的至陽,一旦相並則產生易驚之症,病勢發如疾風,漫延很快,如雷似的急劇,會令全身九竅閉塞不通,陽氣不在正經上而向外四散,咽喉乾燥,阻塞不通。一旦陽進入陰,就會使陽陰升降失其常態,迫令下焦發生下利。三陽盛時會內迫心臟,令人坐著無法平躺,病邪會貫通全身上下。要知道天下各種病如何治療,就必須先知道如何區別陰陽及對應於四季,人體合乎五行相生相之道理。

雷公曰,陽言不別,陰言不理,請起受解,以為至道。

雷公說,臣無法將陽加以分別,對陰的道理也未盡知,懇請聖君為我點明,使我醫術臻于至高。

帝曰:子若受傳,不知合至道以惑師教,語子至道之要。病傷五藏,筋骨以消。子言不明不別,是世主學盡矣。腎且絕,惋惋日暮。從容不出,人事不殷。

【注】:黃帝說:你如果受了我的教導,若無法達到徹底的瞭解,而又以有問題的醫道來迷惑眾生則更壞。現在為你説醫道之至要,希望注意聽明。凡有病邪傷及五臟,人的筋骨必會日益消耗,依你剛才說的,連陰陽也無法區別,也不明白四時的法則,五行的變化,醫學會就此淪亡了。就好像腎臟之氣將絕滅時,精神意志就日漸衰退,如果無法很透澈瞭解「從容篇」的方法去治療,就無法救人之疾病于危難中了。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