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急下證 (十四)

鄉里豪子得傷寒。身熱。目痛、鼻乾、不眠。大便不通。尺寸俱大。已數日矣!自昨夕汗大出。
 
   予曰:速以大柴胡下之。眾醫駭然。曰:陽明自汗。津液已竭。當用蜜兌。何故用大柴胡藥。
 
   予曰:此仲景不傳妙處。諸公安知之。予力爭。竟用大柴胡。兩服而愈。
 
   論曰:仲景論陽明云:陽明病。多汗者。急下之。人多謂己自汗。若更下之。豈不表裏俱處也。論少陰云:少陰病一二日。口乾燥者。急下之。人多謂病發于陰。得之日淺。但見乾燥。若更下之。豈不陰氣愈盛也。世人罕讀。予以為不然。仲景稱急下之者。亦猶急當救表。急當救裏。凡稱急者。急下之。有三處。才覺汗出、多。未至津液乾燥。速下之。則為徑捷。免致用蜜兌也。蓋用蜜兌。已是失下。出於不得已耳。若胸中識得了了。何疑殆之有哉。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