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桂枝湯用芍藥證 (一)

馬亨道。庚戌春病。發熱、頭疼。鼻鳴。噁心。自汗。惡風。宛然桂枝證也。時賊馬破儀真三日矣!市無芍藥、自指圃園。采芍藥以利劑。
 
   一醫曰:此赤芍藥耳。安可用也。
 
   予曰:此正當用。再啜而微汗解。
 
   論曰:仲景桂枝加減法。十有九證。但云芍藥、《聖惠方》。皆稱赤芍藥、孫尚藥方。皆曰白芍藥、《聖惠方》。太宗朝。翰林王懷隱編集。孫兆為國朝醫師。不應如此背戾。然赤者利。白者補。予嘗以此難名醫。皆愕然失措。謹案。《神農本草》。稱。芍藥主邪氣腹痛。利小便。通順血脈。利膀胱大小腸。時行寒熱。則全是赤芍藥也。
 
    又桂枝第九證云:微寒者去赤芍藥、蓋懼芍藥之寒也。惟芍藥甘草湯一證云:白芍藥、謂其兩脛拘急血寒也。故用白芍藥以補。非此時也。
 
   《素問》云:澀者陽氣有餘也。陽氣有餘。為身熱無汗。陰氣有餘。為多汗身寒。傷寒、脈澀、身熱無汗。蓋邪中陰氣。故陽有餘。非麻黃不能發散。中風、脈滑、多汗、身寒。蓋邪中陽。故陰有餘。非赤芍藥不能刮其陰邪。然則桂枝用芍藥赤者明矣!當參百證歌。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