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真傳》(清‧高世栻)

 心腹痛:

心腹痛者,上心、下腹,相引而痛。

 痛之名雖同,而所痛之部不同,如堪輿移步換形,其中不可不條分縷晰者也。

 心為君主而藏神,不可以痛,今雲心痛,乃心包之絡,不能旁通於脈,則痛也。

心脈之上,則為胸膈,兩乳之間,則為膺胸。

 胸膈痛,乃上焦﹝upper_energizer﹞失職,不能如霧露之溉,則胸痹﹝chest_painful_impediment﹞而痛,薤白、蔞仁、茜草、貝母、豆蔻之藥,可開胸痹﹝chest_painful_impediment﹞以止痛。

 膺胸痛者﹝chest_pain﹞,乃肝血內虛,氣不充於期門,致衝、任之血,不能從膺胸而散,則痛,當歸、白芍、紅花、銀花、續斷、木通之藥,可和氣血﹝qi-blood﹞而止痛。

有中脘﹝RN12﹞作痛,手不可近者。

 夫手不可近,乃內外不和,外則寒氣凝於皮毛﹝skin_and_hair﹞,內則垢濁停於中脘﹝RN12﹞。

 當審其體之虛實以施治,莫若以燈草火,當痛處爆十餘點,則寒結去而內外通,便不痛矣。

 有中脘﹝RN12﹞之下,當陽明胃土之間,時痛時止者,乃中土虛而胃氣不和,若行氣消泄之劑,服之過多,便宜溫補。

 但以手重按之,則痛稍平,此中土內虛,虛而且寒之明驗也。

其乳下兩旁胸骨盡處痛者,乃上下陰陽不和,少陽樞轉不利也。

 傷寒﹝typhoid﹞病中,每多此痛,當助其樞轉,和其氣血﹝qi-blood﹞,上下通調,則愈矣。

其大腹痛者,乃太陰脾土之部,痛在內而緩,坤土虛寒也;痛兼內外而急,脾絡不通也。

 蓋脾之大絡,名曰大包,從經隧而外出於絡脈﹝collaterals﹞。

 今脾絡滯而不行,則內外皆痛。

 《太陽篇》云:傷寒﹝typhoid﹞陽脈澀,陰脈弦,法當腹中急痛,先與小建中湯,不瘥者與小柴胡湯。

 此先補益於內,而後樞轉於外也。

其有臍旁左右痛者,乃衝脈病也。

 衝脈當臍左右,若為寒氣所凝,其衝脈之血不能上行外達,則當臍左右而痛。

 當用血分之藥,使胞中之血通肌達表,若用氣藥,無裨也。

 又有臍下痛者,乃少陰水臟、太陽水腑,不得陽熱之氣以施化,致陰寒凝結而痛。

 少陰水臟虛寒,當用桂、附以溫之;太陽膀胱水腑虛寒,亦當用桂、附以溫之。

 蓋太陽、少陰相為表裏,互為中見者也。

又小腹兩旁謂之少腹。

 少腹痛者,乃厥陰肝臟之部,又為胞中之血海﹝blood_sea﹞。

 蓋膀胱之水,主于少陰;而胞中之血,主于厥陰也。

 痛者,厥陰肝氣不合胞中之血而上行也。

 肝臟不虛者,當疏通以使之上;肝臟虛者,當補益以助其上。

 蓋厥陰不從標本,從中見少陽之氣,使厥陰上合乎少陽,則不痛矣。

其兩旁季脇痛﹝Hypochondriac_Pain﹞者,肝氣虛也。

 兩脇之上痛者,少陽之氣不和也。

 所痛之部,有氣血﹝qi-blood﹞、陰陽之不同,若概以行氣、消導為治,漫云通則不痛。

 夫通則不通,理也,但通之之法,各有不同。

 調氣以和血,調血以和氣,通也;下逆者使之上行,中結者使之旁達,亦通也;虛者助之使通,寒者溫之使通,無非通之之法也。

 若必以下泄為通,則妄矣!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