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貫珠集》(清‧尤在涇)

 卷二 太陽篇下:

 太陽救逆法 第四:

 論結胸證﹝chest_bind_pattern﹞治 十條: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脈浮﹝floating_pulse﹞而動數。浮則為風。數則為熱。動則為痛。數則為虛。頭痛﹝Headache﹞、發熱﹝Fever﹞。微盜汗出﹝night_sweat﹞。而反惡寒者﹝aversion_to_cold﹞。表未解也。醫反下之。動數變遲。膈內拒痛。胃中空虛。客氣動膈。短氣躁煩。心中懊﹝feeling_of_vexation﹞。陽氣內陷。心下因硬。則為結胸﹝chest_bind﹞。大陷胸湯主之。

 若不結胸﹝chest_bind﹞。但頭汗出﹝head_sweating﹞。餘無汗。劑頸而還。

→【﹝忄農﹞:音,ㄋㄠˇ。意:古同「惱」。】

小便不利﹝Dysuria﹞。身必發黃也﹝jaundice﹞。

脈浮﹝floating_pulse﹞動數。皆陽也。故為風為熱為痛。而數則有正為邪迫。失其常度之象。故亦為虛。頭痛﹝Headache﹞、發熱﹝Fever﹞。微盜汗出﹝night_sweat﹞。而復惡寒﹝aversion_to_cold﹞。為邪氣在表。

 法當發散。而反下之。正氣則虛。邪氣乃陷。動數變遲者。邪自表而入裏。則脈亦去陽而之陰也。膈內拒痛者:邪欲入而正拒之。正邪相擊則為痛也。

胃中空虛。客氣動膈者。胃氣因下而裏虛。客氣乘虛而動膈也。短氣躁煩。心中懊者﹝feeling_of_vexation﹞。膈中之飲。為邪所動。氣乃不舒。而神明不寧也。

→【﹝忄農﹞:音,ㄋㄠˇ。意:古同「惱」。】

由是陽邪內陷。與飲相結。痞硬不消。而結胸﹝chest_bind﹞之病成矣!

 大陷胸湯則正治陽邪內結胸﹝chest_bind﹞中之藥也。

 若其不結胸者﹝chest_bind﹞。熱氣散漫。既不能從汗而外泄。亦不得從溺而下出。蒸鬱不解。浸淫肌體。勢必發黃也﹝jaundice﹞。

大陷胸湯方:

 大黃(六兩)、芒硝(一升)、甘遂(一錢匕﹞;

 上三味。水六升,先煮大黃取二升,去滓,納芒硝。煮一二沸。納甘遂末。溫服一升。得快利。止後服。

按大陷胸與大承氣。其用有心下與胃中之分。以愚觀之。

 仲景所云心下者。正胃之謂。所云胃中者。正大小腸之謂也。

 胃為都會。水穀並居。清濁未分。邪氣入之。夾痰雜食。相結不解。則成結胸﹝chest_bind﹞。

 大小腸者。精華已去。糟粕獨居。邪氣入之。但與穢物結成燥糞而已。

 大承氣專主腸中燥糞。大陷胸並主心下水食。

燥糞在腸。必藉推逐之力。故須枳、樸。水食在胃。必兼破飲之長。故用甘遂。且大承氣先煮枳、樸。而後納大黃。大陷胸先煮大黃。而後納諸藥。夫治上者制宜緩。治下者制宜急。而大黃生則行速。熟則行遲﹝retardation_in_walking﹞。

 蓋即一物。而其用又有不同如此。

傷寒六七日。結胸﹝chest_bind﹞熱實。脈沉而緊。心下痛。按之石硬者。大陷胸湯主之。

邪氣內結。既熱且實脈復沉緊有似大承氣證。然結在心下而不在腹中。雖接之石硬而痛。亦是水食互結。與陽明之燥糞不同。故宜甘遂之破飲。而不宜枳、樸之散氣。

 如上條之說也。

傷寒十餘日。熱結在裏。復往來寒熱者﹝alternate_attacks_of_fever_and_chill﹞。與大柴胡湯。但結胸﹝chest_bind﹞無大熱者:此為水結在胸脇也。但頭微汗出者。大陷胸湯主之。

熱結在裏。而復往來寒熱﹝alternate_attacks_of_fever_and_chill﹞。是謂表裏俱實。不得以十餘日之久。而獨治其裏也。故宜大柴胡表裏兩解之法。

 若但結胸﹝chest_bind﹞而無大熱。如口燥渴心煩﹝vexation﹞等證者,此為水飲結在胸脇之間。

 所謂水結胸者﹝chest_bind﹞是也。

 蓋邪氣入裏。必挾身中所有。以為根據附之地。是以在腸胃則結於糟粕。在胸膈則結于水飲。

各隨其所有而為病耳。水結在胸。而但頭汗出者﹝head_sweating﹞。邪膈於上而氣不下通也。故與大陷胸湯。以破飲而散結。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重發汗。而復下之。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五六日。舌上燥而渴。日晡﹝3~5P.M.﹞所小有潮熱﹝hot_flush﹞。從心下至少腹。

硬滿而痛不可近者。大陷胸湯主之。

汗下之後。津液重傷。邪氣內結。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五六日。舌上燥而渴。日晡﹝3~5P.M.﹞所小有潮熱﹝hot_flush﹞。皆陽明胃熱之徵也。從心下至少腹。硬滿而痛不可近。則不特徵諸兆。抑且顯諸形矣!

 乃不用大承氣而用大陷胸者。

亦以水食互結。且雖至少腹。而未離心下故也。不然。下證悉具。下藥已行。何以不臣枳、朴而臣甘遂哉。結胸者﹝chest_bind﹞。項亦強。如柔狀。下之則和。宜大陷胸丸。

病之狀。頸項強﹝stiff_neck﹞直。結胸﹝chest_bind﹞之甚者。熱與飲結。胸膈緊貫。上連于項。但能仰而不能俯。亦如病之狀也。曰柔而不曰剛者。以陽氣內陷者。必不能外閉。而汗常自出耳。是宜下其胸中結聚之實。則強者得和而愈。然胸中盛滿之邪。固非小陷胸所能去。而水熱互結之實。亦非承氣湯所可治。故與葶藶之苦。甘遂之辛。以破結飲而洩氣閉。杏仁之辛。白蜜之甘,以緩下趨之勢。而去上膈之邪。其芒硝、大黃。則資其軟堅蕩實之能。

 大陷胸丸方:

 大黃(半斤)、葶藶(半斤)、芒硝(半斤)、杏仁(半升,去皮尖,熬)。

 上四味,搗篩二味。納杏仁、芒硝。合研如脂。和散。取如彈丸一枚。別搗甘遂末一錢匕。白蜜二合。水二升。煮取一升。溫頓服之。一宿乃下。如不下。更服。取下為效。禁如藥法。

按湯者蕩也。蕩滌邪穢。欲使其淨盡也。丸者緩也。和理臟腑。不欲其速下也。大陷胸丸以蕩滌之體。為和緩之用。

 蓋以其邪結在胸。而至如柔狀。則非峻藥不能逐之。而又不可以急劑一下而盡。故變湯為丸。煮而並渣服之。乃峻藥緩用之法。峻則能勝破堅蕩實之任。緩則能盡際上迄下之邪也。

小結胸病﹝minor_chest_bind﹞。正在心下。按之則痛。脈浮﹝floating_pulse﹞滑者。小陷胸湯主之。

胸中結邪。視結胸﹝chest_bind﹞較輕者。為小結胸﹝minor_chest_bind﹞。其證正在心下。按之則痛。不似結胸﹝chest_bind﹞之心下至少腹硬滿。而痛不可近也。 其脈浮﹝floating_pulse﹞滑。不似結胸﹝chest_bind﹞之脈沉而緊也。是以黃連之下熱。輕于大黃、半夏之破飲。

緩于甘遂、栝蔞之潤利。和於芒硝。而其蠲除胸中結邪之意。則又無不同也。故曰:小陷胸湯。

小陷胸湯方:

 黃連(一兩)、半夏(半升,洗)、栝蔞實(大者一枚)。

 上三味。以水六升,先煮栝蔞實。取三升,去滓,納諸藥。煮取二升,去滓,分溫三服。

病在陽。應以汗解之。反以冷水之。

 若灌之。其熱被劫不得去。彌更益煩。肉上粟起。意欲飲水。反不渴者。服文蛤散。

 若不瘥者。與五苓散。寒實結胸﹝chest_bind﹞無熱證者。與三物小陷胸湯。白散亦可服。

病在陽者。邪在表也。當以藥取汗。而反以冷水之。或灌濯之。其熱得寒被劫而又不得竟去。於是熱伏水內。而彌更益煩。水居熱外。而肉上粟起。而其所以為熱。亦非甚深而極盛也。故意欲飲水。而口反不渴。文蛤鹹寒而性燥。能去表間水熱互結之氣。

 若服之而不瘥者。其熱漸深。而內傳入本也。五苓散辛散而淡滲。能去膀胱與水相得之熱。

 若其外不鬱於皮膚。內不傳於膀胱。

則水寒之氣。必結於胸中。而成寒實結胸﹝chest_bind﹞。寒實者。寒邪﹝cold_pathogen﹞成實。與結胸﹝chest_bind﹞熱實者不同。

 審無口燥渴煩等證見者。當與三物白散溫下之劑。以散寒而除實也。

 本文小陷胸湯及亦可服七字。疑衍。

 蓋未有寒熱﹝cold_and_heat﹞而仍用黃連、栝蔞者。或久而變熱者:則亦可與服之耳。

 文蛤散方:

 文蛤(五兩)為散。以沸湯和一錢匕服。湯用五合。

 三物白散方:

桔 梗(三分)、貝母(三分)、巴豆(一分,去皮心,熬黑﹞

 上三味,為末。納巴豆。更於臼中杵之。以白飲和服。強人半錢匕。羸者減之。病在膈上必吐。

在膈下必利。不利。進熱粥一杯。利過不止。進冷粥一杯。身熱﹝generalized_heat﹞皮粟不解。欲引衣自覆者。

 若以水之洗之。益令熱劫不得出。當汗而不汗則煩。假令汗出已。腹中痛。與芍藥(三兩)。如上法。

太陽、少陽並病。而反下之。成結胸﹝chest_bind﹞。心下硬。下利不止﹝incessant_diarrhea﹞。水漿不下﹝inability_to_get_water_or_fluids_down﹞。

 其人心煩﹝vexation﹞。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未罷而並于少陽。

 法當和散。如柴胡加桂枝之例。而反下之。

 陽邪內陷。則成結胸﹝chest_bind﹞。亦如太陽及少陽誤下之例也。但邪既上結。則當不復下注。乃結胸﹝chest_bind﹞心下硬。而又下利不止者﹝incessant_diarrhea﹞。邪氣甚盛。而淫溢上下也。於是胃氣失其和。而水漿不下﹝inability_to_get_water_or_fluids_down﹞。邪氣亂其心。而煩擾不寧。

 所以然者,太少二陽之熱。並而入裏。充斥三焦心胃之間。故其為病。較諸結胸﹝chest_bind﹞有獨甚焉。

 仲景不出治法者。非以其盛而不可制耶。

結胸證﹝chest_bind_pattern﹞。

 其脈浮大者,不可下。下之則死。

結胸證﹝chest_bind_pattern﹞。原有可下之例。如大陷胸湯及丸諸法是也。

 若其脈浮大者。心下雖結而表邪猶盛。

則不可逕與下法。下之則臟氣重傷。邪氣復入。既不能受。又不可制。則難為生矣!

 故曰:下之則死。

結胸證﹝chest_bind_pattern﹞悉具。煩躁者﹝dysphoria﹞死。下利者﹝diarrhea﹞亦死。

傷寒邪﹝cold_pathogen﹞欲入而煩躁者﹝dysphoria﹞:正氣與邪爭也。邪既結而煩躁者﹝dysphoria﹞:正氣不勝。而將欲散亂也。結胸證﹝chest_bind_pattern﹞悉具。

 謂脈沉緊。心下痛。按之石硬。及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舌上燥而渴。日晡﹝3~5P.M.﹞所潮熱﹝hot_flush﹞。

 如上文所云是也。而又煩躁﹝dysphoria﹞不寧。則邪結甚深。而正虛欲散。或下利者﹝diarrhea﹞:是邪氣淫溢。際上極下。

 所謂病勝臟者也。雖欲不死。其可得乎。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