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哲醫話》(日本‧淺田宗伯)

卷下:

淺田惟常識此著 松山挺資剛校 紹興裘吉生刊

 永富獨嘯庵:

獨嘯庵能脫灑風塵,義氣慷慨,似不屑醫。

 而至其失鑒誤治,詳錄以為後圖。

 是以年雖未滿強壯,治術多可見者,今就其遺著鈔一二云。

痢疾﹝dysenteria﹞初起,尤可重發汗﹝sweating﹞,而俟邪氣聚於胃,與大小承氣湯為得也。

按:疫痢汗下之機,最為緊關。

 其初發汗﹝sweating﹞徹透,則十可治七八。

 若裏證不失下劑之機,則痢後諸患無起,誤其機則多至脫候。

傷寒﹝typhoid﹞二三日,脈沉數,虛裏如奔馬,或心下痞硬者﹝hard_glomus_below_the_heart﹞,後皆為大患。

病勢緩者,死生易審定,如勞瘵﹝consumption﹞、膈噎﹝belching﹞、鼓脹﹝drum_distention﹞之類是也。

 病勢急者,死生難預決,如傷寒﹝typhoid﹞、麻疹﹝measles﹞、痘瘡﹝pox_sore﹞之類是也。

 醫須精苦,勿誤此機。

癲癇﹝epilepsy﹞固為難證,而男子精欲未發者,婦子天癸未至者,灸藥得當,則十可治四五。

 但稟之於先天地得,決為不治。

家豬膽通壅滯,下逆氣,功不讓熊膽。

 熊膽多贗,非精鑒者不能辨也。

拙軒曰:按諸膽功用相均,牛膽猿膽亦可代用,勝贗熊膽遠甚。

韓參潤渴下氣,其功過諸藥。

 而世或謂韓參制焙失其性,不如芳野之產,可謂冤矣。

余聞之對馬人韓參肥大長四五寸者,人含之則走不必喘,雖冒煙火亦不為熏殺。

 又聞插花者,言采牽牛花,咀﹝chewing﹞韓參傳其莖中,則不急萎。

 蓋韓參當暑月浸諸甌水,俄而噴出泡沫如濁酷浡沸之狀,故用之足以見此說之確矣。

今世患黴毒者,多兼氣疾。

 故處方不兼理氣之藥,則毒氣凝而不散。

淋疾﹝gonorrhea﹞、痔漏﹝Anus_Fistula﹞亦因氣發者不為少,攻之兼理氣之藥可也。

﹝atrophy-flaccidity﹞初發,其人無濕毒﹝dampness_toxin﹞及瘀血﹝Bruises﹞之諸症。

 而心下痞硬﹝hard_glomus_below_the_heart﹞弦急者,是為氣疾,宜吐之,而後服瀉心湯為佳。

 →【﹝足辟﹞:音,ㄅㄧˋ;同碧。意:古同「躄」。】

勞瘵﹝consumption﹞不可治,似勞瘵者﹝consumption﹞可治。

 膈噎者﹝belching﹞,不可治,似膈噎者﹝belching﹞可治。

 世醫﹝physician_of_long_family_tradition﹞動謂能治之,蓋其似者耳。

吐血﹝haematemesis﹞因酒者易治,因氣者難治。

 一發尚可,再發多死。

 吐血﹝haematemesis﹞後見腫者,危矣。

人多思慮,火易動,火動則津液﹝body_fluids﹞涸,加之恣欲,則為腎勞,腎勞亦多氣疾。

 氣疾為痿者,其陰多先縮小,及其將愈,其陰先舒暢。

黴毒稟於胚胎者,決不治。

 假令一旦得痊,後必發。

 為人父母者,可不慎之于其初乎。

痙病﹝tetany﹞有表證,而手足拘攣﹝hypertonicity_of_the_limbs﹞、癱瘓者﹝paralysis﹞,以葛根湯發之。

 表證既去,拘攣癱瘓﹝paralysis﹞不休者,與大柴胡湯而愈。

中暍﹝Summer_stroke﹞﹝Summer_stroke﹞、吐瀉﹝vomiting_and_diarrhea﹞,手足厥冷者﹝reversal_cold_of_hands_and_feet﹞,有二途、一宜四逆湯,一宜白虎湯,醫應湛思診之。

霍亂﹝cholera﹞熱厥冷厥之辨,亦宜審之

《金匱》胸痹﹝chest_painful_impediment﹞心痛之治方,多用桂枝、附子。

 而澆薄之世,民眾黠而多欲,以鬱蒸氣火。

 故可芩、連者多,可桂、附者少,宜詳其證候而勿誤之。

仲景門牆之外,別辟畦徑。

 非精思治術者,孰能為之。

產後血氣易涸,尋勞傷精神,則舌乾﹝dry_tongue﹞、泄利﹝diarrhea﹞發咳為勞。

 又新產時惡露﹝Lochia﹞不全盡,則凝結上衝舌爛,泄利﹝diarrhea﹞發咳為勞。

蓐勞﹝childbirth_taxation﹞說二途,誠不磨之論。

 專門產科恐未能明悉此義。

傷寒﹝typhoid﹞二三日,心下痞硬﹝hard_glomus_below_the_heart﹞,脈沉數者,後為大患,可微吐之。

◆傷寒﹝typhoid﹞行吐,不可過二三回。

 得一快吐則止,用瓜蒂三分若五分。

 其治一逆,則急者促命期,緩者為壞證。

傷寒﹝typhoid﹞與承氣湯不得下者,當行吐方,而後再下矣。

此諺所謂欲得南風,先開北牖之意。

 尿閉﹝anuria﹞亦有此法。

 陳修園曰:譬之滴水之器,閉其上竅,則下竅不通,去其上竅之閉,則水自通矣。

 用補中益氣湯或吐法甚妙是也。

傷寒﹝typhoid﹞外證已解,胸中有停痰宿水者,微吐之。

月事積年不來﹝absence_of_menses﹞,心下痞硬者﹝hard_glomus_below_the_heart﹞,及淋疾﹝gonorrhea﹞濁證心下痞硬﹝hard_glomus_below_the_heart﹞諸藥無驗者,當先與吐方,而後服對證藥。

﹝atrophy-flaccidity﹞初起,暨病將發者,其心下有痞,則先吐之為佳。

荻元凱曰:暴得痿病,腰股兩足皆不遂,脈滑而有力者,宜先與吐方,而後用烏附劑。

欲決病之治不治,定死生之期者,當審腹中虛實。

 凡候腹之法,如易而實甚難,何則。

有如虛而實者,有如實而虛者,有因邪而虛邪祛而實者,有因邪而實邪祛而虛者,其決得于手而應于心,父不可以喻子焉。

水陸草木之花實不一,有乍開乍落者,有倏花倏萎者,有花盛而無實者,有無花而結實者,有花小而長存者,有花大而乍落者。

 疾病之染人亦如此,醫當察其開落之機,慎芟刈之期。

→【芟﹝艹殳﹞:音,ㄕㄢ。意:為除去。芟刈:刈除。】

醫為病制,則雖藥峻劑大,其病不易治也。

 醫制病,則雖藥慢劑下,其病可治也。

 醫宜謀諸未病之日,徵諸既病之日矣。

拙軒曰:醫為病制,醫制病,語極妙。

 醫書中無此文本,學者免為病制之醫則難矣。

閱諸病者,不治而自愈者,百人之內不過六十。

 其餘四十,十人者必死證,十人者難治,十人者險證,非良醫不能救,特下工所療者,十人耳。

 世醫﹝physician_of_long_family_tradition﹞不知此區別,漫忽施治,取狂妄之名,遂歸罪於古方,何不省之甚哉?

 余奉古方以汗吐下之方療癲癇﹝epilepsy﹞、勞瘵﹝consumption﹞、喘息、鼓脹﹝drum_distention﹞、膈噎﹝belching﹞之類數年,始知此區別,診視不迷,左右逢源。

 而後信古人之技,不在既病,而在未病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