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枝新加湯證:

﹝Syndrome_suitable_for_Cinnamomi_Decoction_adding_Paeoniae_Alba,Zingiberis_Recens_and_Ginseng﹞

【原文】

發汗後,身疼痛,脈沉遲者,桂枝加芍藥生薑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主之。﹝62﹞

桂枝加芍藥生薑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方:

桂枝﹝三兩,去皮﹞、芍藥﹝四兩﹞、甘草﹝二兩,炙﹞、人參﹝三兩﹞、大棗﹝十二枚,擘﹞、生薑﹝四兩﹞。

上六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本云,桂枝湯,今加芍藥、生薑、人參。

【原文析義】

本條為太陽病發汗太過氣營不足身痛的證治。身疼痛為太陽病常見症狀之一,為風寒束表所致,一般而言,每隨發汗解表而減,甚或消失,今發汗後其身疼痛不減或增劇,說明其已不單是表證的反映,證候已發生了變化。觀察病人脈象沉遲無力,為氣血不足,營陰耗傷之征已現,知其身疼痛之因主要為氣血不足,經脈失養所致。當然,發汗之餘,表邪未盡,亦有可能,從仲景仍用桂枝湯加味治之來看,本證營衛不和之病理機制不容忽視。

本證身疼痛的辨證著眼點有二,一是「發汗後」,以甄別單純表證之身痛。二是「脈沉遲」,反映在裏氣營虧虛。

綜合言之,本證屬營衛不和兼氣營不足證,為表裏同病,但以裏虛為主,故治當調和營衛益氣和營,方以桂枝新加湯,扶正祛邪並舉,且以扶正為主。

桂枝新加湯為桂枝湯加重芍藥生薑用量再加人參而成。方以桂枝湯調和營衛,有表者可解肌祛風,重用芍藥以增加和營養血之功;加重生薑用量,外則協桂枝有宣通陽氣之用,內則和暢中焦,以利氣血生化之源;人參味甘微苦,益氣生津,以補汗後之虛。諸藥合用,可調營衛,益氣血,除身痛,扶正祛邪,故有無表證皆可使用。

煎服方法:加水稍多,煎煮時間較桂枝湯長,余同桂枝湯法調護。

【辨證提要】

【辨證要點】:桂枝加湯證由營衛不和與氣營不足的症狀組成,主證為身疼痛,汗後身痛不減,甚或加重,脈沉遲,可伴有惡風寒,發熱,汗出等。

【病機】:營衛不和,氣營不足。

【治法】:調和營衛,益氣和營。方用桂枝新加湯。

【湯證辨析】:本證身痛與太陽病身痛鑒別要點是,二者都可伴有表證,但本證身痛為太陽病汗後,其痛不減,甚或較前加重,身體沉重酸痛,脈沉遲,為發汗太過,營氣受損,筋脈失養所致,亦與表邪未盡有關。太陽病身痛未經發汗即有,脈浮緊或浮數,且汗後痛減,為風寒外束,衛遏營鬱所致。

【疑難點擊】

關於本條病機,多倡表裏同病說,但成無已認為屬「邪氣未盡」、「榮血不足」。喻嘉言認為「乃陽氣暴虛,寒邪不能盡出所致」。錢天來則進一步指出其表邪非為傷寒,乃是太陽中風證。有持表邪已盡,單純裏證說者,但屬何病機,仍有分歧,如程郊倩認為是營血少而遂道窒澀,衛氣不流通。《醫宗金鑒》認為是營衛虛寒。陳修園認為屬血虛無以養身。方有執則認為是「邪氣驟去,血氣暴虛也」等。

【醫案選釋】

案1:感冒汗後身痛

劉某,女,40歲,1989年10月3日初診。自訴:頭身疼痛,伴微惡風寒,微汗出,口微渴喜熱飲,全身乏力2天。病人已生3胎,素體虛弱,3天前作惡寒發熱,頭身疼痛,鼻塞流涕,噴嚏不已。自認為傷風小恙,連服2次解熱止痛散,每次2小包,並複被取汗,汗出過多,衣被皆濕。得汗後,即感寒熱頭痛等症得以減輕,但次日又感頭身疼痛,微惡風寒,且口微渴喜熱飲,時時微汗出。延至第3天﹝10月3日﹞來診,望其精神萎糜不振,苔薄而微泛津,舌質淡嫩,脈細無力。證屬虛人感冒發汗後,致使營陰衛氣虛損,余邪尚存。治宜養營益氣,少佐疏風解表。桂枝新加湯加減:黨參﹝25克﹞、桂枝﹝15克﹞、白芍20克,炙甘草﹝10克﹞、大棗﹝12克﹞、葛根20克,川芎﹝10克﹞、白蒺藜﹝15克﹞、生薑﹝10克﹞。服2劑而愈。﹝林振中.桂枝新加湯治身痛證舉隅.國醫論壇,1997;12﹝2﹞:14﹞

案2:產後高熱

蔡XX,女,29歲,市二院婦產科病員,住院號3469。因妊娠毒血症治療無效行剖腹產手術。術後高熱持續四天,雖用退熱藥、靜滴葡萄糖、氯黴素等,熱勢不減,體溫39.4°C,舌苔薄白,脈浮數,發熱,汗出,微惡寒,口不渴。病屬手術後氣血兩傷,衛陽不固,營陰不守,風邪乘襲。治宜調和營衛氣血。

處方:紅參﹝10克﹞、桂枝﹝3克﹞、白芍﹝10克﹞、炙甘草﹝3克﹞、生薑﹝1片﹞、大棗﹝3枚﹞、白薇﹝10克﹞、青蒿﹝5克﹞;

服頭煎藥後,體溫由39.4°C陡降至37.8°C,續服二劑告愈。﹝張聖德.異病同治案.江蘇醫藥,1979;1:43﹞

【辨治思路】:案1:為桂枝新加湯之正治。該案病由素體虛弱,感邪之後發汗太過,表證不解,傷其營衛氣血,其主證、病因病機與桂枝新加湯證相符,故主以桂枝新加湯,但該證口微渴,苔薄而微乏津,津傷較明顯,故在方中加入葛根、白蒺藜少佐生津解表,再入川芎,加強散寒疏利血脈之力,由於辨證準確,用藥得當而隨手取效。案2:為桂枝新加湯之變治法。該證雖無「身疼痛、脈沉遲」的臨床特點,其發熱、汗出、微惡寒、苔薄白、口不渴等屬桂枝湯證,但患者病發于手術後,有失血耗氣之機存在,從而辨為風寒外襲,營衛不和兼氣營兩虛證,不宜單用桂枝湯,而用桂枝新加湯加味益氣和營,調和營衛,扶正祛邪。辨證明確,投方切證,故一服知,再服愈。

【現代研究】

桂枝新加湯可調和營衛、益氣養營,有無表證皆可應用,故現代臨床不僅用於治療素體虛弱易感冒者,虛人外感多汗,素體陰虛外感,及多種身痛之證,且多用於治療末稍神經炎,面神經麻痹,肌肉疼痛,關節疼痛,慢性胃炎及潰瘍,神經性頭痛,美尼爾氏綜合症,男女更年期綜合症,痹證,便秘,產後高熱、產後身痛、妊娠惡阻及不安腿綜合症等屬營衛不和兼氣營兩虛者。

【復習思考】

01、桂枝湯證的主證、病機、治法、方藥是什麼?

02、桂枝湯除用於太陽中風證外,還可用於哪些證候?各自的特徵是什麼?

03、煎服桂枝湯有哪些注意事項?

04、桂枝湯的禁例有哪些?為什麼?

05、桂枝湯有哪些兼證?各自的特徵是什麼?

06、如何鑒別桂枝加附子湯證和桂枝去芍藥湯加附子證?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