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素問鈔》 卷中之三 色診

色診

 迎淵瞻雲吉凶之征機存乎人具色診鈔

岐伯曰:色脈者,上帝之所貴也,先師之所傳也。

先師僦貸季也。

上古使僦貸季理色脈而通神明,合之金木水火上,四時八風六合,不離其常,

續:先師以色白脈毛而合金應秋以色青脈弦而合木應春以色黑脈石而合水應冬以色赤脈洪而合火應夏以色黃脈代而合土應長夏及四季然以是色脈下合五行之休王上副四時之往來故六合之間八風鼓折不離常候盡可與期何者以見其變化而知之也。故下文曰。

變化相移,以觀其妙,以知其要,欲知其要,則色脈是矣。

續:言所以知四時五行之氣變化相移之要妙者以色脈也。

色以應日,脈以應月,常求其要,則其要也。續:言脈應月色應日者占候之期准也。常求色脈之差忒是則常人之診要也。

夫色之變化,以應四時之脈,此上帝之所貴以合於神明也,所以遠死而近生,

續:觀色脈之藏否曉死生之徵兆故能常遠於死而近於生也。移精變氣論。

夫精明五色者,謂人之精彩神明也。

氣之華也。續:五氣之精華者上見於五色也。

愚謂:人之精彩神明與夫五色乃五氣之精華發見也。故下文言五色欲其隱隱然見於內神明欲其能別黑白審長短。

赤欲如白當作帛裹朱,不欲如赭;白欲如鵝羽,不欲如鹽,續:甲乙作白欲如白璧之澤不欲如堊。

青欲如蒼璧之澤,不欲如藍;黃欲如羅裹雄黃,不欲如黃土;黑欲如重漆色,不欲如地蒼。

甲乙作炭色。

五色精微象見矣,其壽不久也。

五色精微謂朱色鵝羽蒼璧雄黃漆色象見謂赭色鹽色藍色黃土色地蒼色言五色貴乎精彩微妙若敗象見則壽不久也。

夫精明者,所以視萬物,別白黑,審短長。以長為短,以白為黑,如是則精衰矣。

夫人之精彩神明貴乎能視萬物別白黑審長短也。反是則精明衰可知矣。《脈要精微論》。

色見青如草茲滋也。者死,續:如草初生之青色。黃如枳實者死,色青黃也。

黑如炱煤也。

者死,赤如衃血者死,

→【炱:同炲﹝火台﹞,音苔,煤炭也。】

敗惡凝聚之血色赤黑也。

白如枯骨者死。此五色之見死也。

續:臟敗故見死色。

青如翠羽者生,赤如雞冠者生,黃如蟹腹者生,白如豕膏者生,黑如烏羽者生。此五色之見生也。

續:皆諸潤澤也。色雖可愛若見朦朧尤善故下文曰。

生於心,如以縞白也。裹朱;生於肺,如以縞裹紅;生於肝,如以縞裹紺;薄青色。

生於脾,如以縞裹栝蔞實;生於腎,如以縞裹紫。此五臟所生之外榮也。

續:榮美色《五臟生成論》

容色見上下左右,各在其要。

容色他氣也。如肝木部內見赤黃白黑色皆謂他氣也。餘臟率如此例所見皆在明堂上下左右要察候處,故云:各在其要全元起容作客視色之法具在《甲乙經》。

上為逆,下為從。

續:色見於下病生之氣故從色見於上傷神之兆故逆

女子右為逆,左為從。男子左為逆,右為從。

續:左為陽故男右為從左為逆右為陰故女右為逆左為從。

易,重陽死,重陰死。

續:女子色見於左男子色見於右是變易也。男子色見於左是曰重陽女子色見於右是曰重陰氣極則反故皆死也。

陰陽反他,《陰陽應象論》作反作

治在權衡相奪。奇恒事也,揆度事也。

權衡相奪言陰陽二氣不得高下之宜是奇於尋常之事當揆度其氣隨宜而處療之玉版要論。

帝曰:夫絡脈之見也,其五色各異,青、黃、赤、白、黑不同,其故何也?

岐伯曰:經有常色而絡無常變也。

經行氣故色見常應于時絡主血故受邪則變而不一矣。

曰:經之常色何如?

曰:心赤,肺白,肝青,脾黃,腎黑,皆亦應其經脈之色。

曰:絡之陰陽,亦應其經乎?

曰:陰絡之色應其經,陽絡之色變無常,隨四時而行也。

續:順四時氣化之行止。

寒多則凝泣,凝泣則青黑;熱多則淖澤,

續:淖濕也。澤潤液也。謂微濕潤也。

淖澤則黃赤,此皆常色,謂之無病。五色具見者,謂之寒熱。

經絡論

岐伯曰:五臟六腑,固盡有部,

續:面上之分部

視其五色,黃赤為熱,白為寒,

續:陽氣少血不上榮于色故白。

青黑為痛,

續:血凝泣則變惡故色青黑則痛《舉痛論》

善診者察色按脈,先別陰陽。審清濁,而知部分;視喘息,

續:候呼吸長短。

聽音聲,而知所苦;觀權衡規矩,而知病所主;

續:權謂秤錘衡謂星衡規圓形矩方象然權所以察中外衡所以定高卑規所以表柔虛矩所以明強盛故善診之用必備見焉所主謂應四時之氣所主生病之在高下中外也。

按尺寸,觀浮沉滑濇,而知病所生。以治無過,以診則不失矣。

續:《甲乙經》:作知病所在以治則無過。

愚謂:審色之清濁別脈之陰陽而知病生於何部似指臟腑言也。視喘息之長短聽音聲之高卑而知病生於何症似指虛實言也。又須觀其時之升降浮沉則可以驗夫氣之高下中外似指外感言也。又須參其脈之浮沉滑澀則可以知其病之所生之由而施治焉似指內傷言也。如此兼備詳盡以治則不差以診則無誤豈非善診者耶診診候也。失失誤也。《陰陽應象論》。

太陽之脈,其終也,戴眼、反折、瘛瘲,其色白,絕汗乃出,出則死矣。

續:戴眼謂睛不轉而仰視也。絕汗謂汗暴出如珠而不流旋復幹也。太陽極則汗出故出則死足太陽脈起目內上額交顛絡腦下項循肩膊挾脊抵腰其支循足至小趾手太陽脈起手小指循臂上肩其支上頰至目內故病有如是。

 少陽終者耳聾百節皆絕目HT

絕系一日半死其死也。色先青白乃死矣。

少陽終者,耳聾、百節皆縱、目睘絕系,絕系一日半死。其死也,色先青白乃死矣。續:此手足少陽經分病也。少陽主骨故氣終則百節縱緩色青白者金木相薄也。故見死矣。睘:謂直視如驚貌。

陽明終者,口目動作,善驚妄言,色黃,其上下經盛,不仁則終矣。

續:此手足陽明經分病也。口目動作謂目而鼓頷也。胃病聞木音則驚又罵詈不避親疏故善驚妄言也。上手經下足經皆躁盛而動不仁謂不知善惡也。

少陰終者,面黑齒長而垢,腹脹閉,上下不通而終矣。

續:手少陰氣絕則血不流足少陰氣絕則骨不軟骨硬則齦上宣故齒長而積垢汗血壞則皮色死故面色如漆而不赤。

太陰終者,腹脹閉不得息,善噫善嘔,嘔則逆,逆則面赤,不逆則上下不通,不通則面黑皮毛焦而終矣。

續:此手足太陰經分病也。嘔則氣逆而上通故但面赤不嘔則下已閉上復不通心氣外燔故皮毛焦而終矣。脾脈支別者上膈注心中故皮毛焦乃心氣外燔而然。

厥陰終者,中熱嗌乾,善溺心煩,甚則舌卷卵上縮而終矣。

續:足厥陰絡循脛上睪結于莖其正經環陰器抵少腹挾胃上循咽喉手厥陰脈起胸中出屬心包靈樞曰肝者筋之合筋聚于陰器而脈絡於舌本故病如是。

此十二經之所敗也。

診要經終論。

長則求之於腑,年少則求之於經,年壯則求之於臟,

年長者甚于味則傷腑年少者勞於使則經中風邪年壯者遏於內則傷精示從容論。

帝曰:有故病五臟發動,因傷脈色,各何以知其久暴至之病乎?

續:有自病故病及因傷候也。

岐伯曰:徵其脈小,色不奪者,新病也;

續:氣之神猶強。

徵其脈不奪,其色奪者,此久病也。

神持而邪淩其氣也。

徵其脈與五色俱奪者,此久病也;

續:神與氣俱衰也。

徵其脈與五色俱不奪者,新病也。

續:神與氣俱強《脈要精微論》

帝曰:願聞要道。

岐伯曰:洽之要極,無失色脈,用之不惑,治之大則。

續:惑謂惑亂則謂法則言色脈之應昭然不欺但順用而不亂紀綱則治病審當之大法也。

逆從到行,標本不得,亡神失國,

續:逆從倒行謂反順為逆標本不得謂工病失宜夫以反理倒行所為非順豈惟治人而神氣受害若使輔佐君主亦令國祚不保矣。

去故就新,乃得真人。

續:工病失宜則當去故逆理之人就新明悟之士乃得至真精曉之人以存已也。

帝曰:余聞其要於夫子矣。夫子言不離色脈,此余之所知也。

曰:治之極於一。

曰:何謂一?

曰:一者因得之。

因問而得。

曰:奈何?

曰:閉戶塞牗,繫之病者,數問其情,以從其意,

續:問其所欲以察是非愚謂:擊系屬猶新近也。

得神者昌,失神者亡。

雪齋云:此則所謂祝由移情變氣論

帝曰:吾得脈之大要,天下至數,

愚按:經中凡言至數者不一所主俱不同。

五色脈變,揆度奇恆,道在於一,

愚按:玉版論曰揆度者度病之淺深也。奇恒者言奇病也。王注:一者謂色脈之應也。知色脈之應則可以揆度奇恒矣。

神轉不回,回則不轉,乃失其機。脈之大要天下至數五色脈變揆度奇恒皆在於一也。一者純一無雜之謂純一不雜天下之理得矣。況於術數乎若夫神氣流轉而不止又遏生物之機關也。王注:血氣者人之神不可不謹養夫血氣應順四時遞遷因王迴圈五氣無相奪倫是則神轉不回也。回謂卻行也。卻行則反常反常則回而不轉也。回而不轉乃失生氣之機矣。何以明之夫木衰則火旺火衰則土王土衰則金王金衰則水王水衰則木王終而復始迴圈此之謂神轉不回也。若木衰水王水衰金王金衰土王土衰火王火衰木王此之謂回而不轉也。此反天常執何以得生。

愚謂:脈之大要有神而為治天下之數有神而莫測五色脈變有神而可生揆度異常之病有神而可保。

故曰:道在於一一者神也。凡此數者皆貴有神若神日去而不回則失生氣之機矣。何以得生又數者理之寓故不曰理而曰數且兼術數之義焉《玉機真藏》論》。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