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後瘡瘍證 (七十四)

李琛大夫病傷寒。發熱、面目俱赤。氣上衝。腹滿大小便閉。無汗。脈緊而長。予令服大承氣湯。他醫以小柴胡湯與之。不驗。又以大柴胡湯與之。亦不效。又增大柴胡湯大劑。大便通。下燥屎得愈。乃誇曰果不須大承氣。
 
   予笑曰:公苟圖目前。而不知貽禍於後。病雖瘥。必作瘡瘍之證。後半月。忽體生赤瘡。次日背發腫如盤。堅如石。痛不堪忍。渠以為背疽憂甚。急召予。
 
   予曰:瘡瘍之證也。若當日服承氣。今無此患矣!治以數日瘥。或者問何以知其瘡瘍之證。
 
   予曰,仲景云:趺陽脈滑而緊者。胃氣實。脾氣強。持實擊強。痛還自傷。以手把刃坐作瘍。蓋病勢有淺深。藥力有輕重。治者必察其病者如何耳。疾勢深則以重劑與之。疾勢輕則以輕劑與之。正如持衡。錙銖不偏也。不然。焉用七方十劑。今病患毒邪如此深。須藉大黃、樸硝。蕩滌臟腑經絡毒氣。利三二行。則邪毒皆去。今醫小心謹慎。又不能了了見得根源。但以大柴胡得屎。因謂大便通行。便得安痊。不知遺禍於後。必瘡瘍。當時若聽予言。豈有斯患。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