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紀大論篇》 第六十六

黃帝問曰: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濕、風。

 人有五臟化五氣,以生喜怒思憂恐。

 論言五運相襲,而皆治之,終期之日,周而復始,余已知之矣。

 願聞其與三陰三陽之候奈何合之?

 鬼臾區稽首再拜對曰:昭乎哉問也。

 夫五運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可不通乎。

 故物生謂之化,物極謂之變;陰陽不測謂之神;神用無方,謂之聖。

 夫變化之為用也,在天為玄,在人為道,在地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

 神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天為濕,在地為土;在天為燥,在地為金;在天為寒,在地為水。

 故在天為氣,在地成形,形氣相感,而化生萬物矣。

 然天地者,萬物之上下也。

 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

 水火者,陰陽之徵兆也。

 金木者,生長之終始也。

 氣有多少,形有盛衰,上下相召,而損益彰矣。

帝曰:願聞五運之主時也如何?

鬼臾區曰:五氣運行,各終期日,非獨主時也。

帝曰:請問其所謂也。

鬼臾區曰:臣稽考太始天元冊文曰:太虛廖廓,肇基化元,萬物資始,五運終天,布氣真靈,總統坤元,九星懸朗,七曜周旋。

 曰陰曰陽,曰柔曰剛,幽顯既位,寒暑弛張,生生化化,品物咸章,臣斯十世,此之謂也。

帝曰:善。何謂氣有多少,形有盛衰?

鬼臾區曰:陰陽之氣,各有多少,故曰三陰三陽也。

 形有盛衰,謂五行之治,各有太過不及也。

 故其始也,有餘而往,不足隨之;不足而往,有餘從之。

 知迎知隨,氣可與期。

 應天為天符,承歲為歲直,三合為治。

帝曰:上下相召奈何?

鬼臾區曰:

 寒、暑、燥、濕、風、火,天之陰陽也,三陰三陽上奉之。

 木、火、土、金、水,地之陰陽也,生長化收藏下應之。

 天以陽生陰長,地以陽殺陰藏。

 天有陰陽,地亦有陰陽。

 木、火、土、金、水火,地之陰陽也,生長化收藏,故陽中有陰,陰中有陽。

 所以欲知天地之陰陽者,應天之氣,動而不息,故五歲而右遷;應地之氣,靜而守位,故六期而環會。

 動靜相召,上下相臨,陰陽相錯,而變由生也。

帝曰:上下周紀,其有數乎?

鬼臾區曰:天以六為節,地以五為制。

 周天氣者,六期為一備;終地紀者,五歲為一周。

 君火以明,相火以位。

 五六相合,而七百二十氣為一紀,凡三十歲,千四百四十氣,凡六十歲,而為一周,不及太過,斯皆見矣。

帝曰:夫子之言,上終天氣,下畢地紀,可謂悉矣。

 余願聞而藏之,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昭著,上下和親,德澤下流,子孫無憂,傳之後世,無有終時,可得聞乎?

 鬼臾區曰:至數之機,迫迮以微,其來可見,其往可追,敬之者昌,慢之者亡,無道行弘,必得天殃。

 謹奉天道,請言真要。

帝曰:善言始者,必會于終,善言近者,必知其遠,是則至數極而道不惑,所謂明矣。

 願夫子推而次之,令有條理,簡而不匱,久而不絕,易用難忘,為之綱紀。

 至數之要,願盡聞之。

 鬼臾區曰:昭乎哉問?明乎哉道!如鼓之應桴,響之應聲也。

 臣聞之,甲乙之歲,土運統之;乙庚之歲,金運統之;丙辛之歲,水運統之;丁壬之歲,木運統之;戊癸之歲,火運統之。

帝曰:其于三陰三陽合之奈何?

鬼臾區曰:

 子午之歲,上見少陰;

 丑未之歲,上見太陰;

 寅申之歲,上見少陽;

 卯酉之歲,上見陽明;

 辰戊之歲,上見太陽;

 已亥之歲,上見厥陰。

 少陰所謂標也,厥陰所謂終也。

 厥陰之上,風氣主之;

 少陰之上,熱氣主之;

 太陰之上,濕氣主之;

 少陽之上,相火主之;

 陽明之上,燥氣主之;

 太陽之上,寒氣主之。

 所謂本也,是謂六元。

帝曰:光乎哉道,明乎哉論!請著之玉版、藏之金匱,署曰天元紀。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