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陣-六味丸 十一:

 即前方去桂附。

 

 腎虛則熱,水沸為痰,此方主之。

 

 腎中非獨水也,命門之火拼焉。

腎不虛則水足以制火,虛則火無所制而熱症生矣。

氣虛痰泛,宜腎氣丸補而逐之久。

病陰火上升,津液生痰不生血,宜壯水以制相火,痰熱自除。

地黃滋陰補血,本肮之主藥也。

然遭氣則運用於上,遇血則流走於經,不能挾其一線入腎,裝以五者佐之。

  懷山,脾藥也,水土一氣,且能堅少腹之土,真水之源也;

  山茱萸,肝藥也,水木同位,借其酸澀以斂泛滲;

  牡丹皮,本瀉心火,為水火對居,瀉南即所以益北;

  再有茯苓之淡滲以瀉陽,澤泄之鹹泄以降陰,疏瀹決排,使水無不就下,厥工乃竣。

此即前八味丸也。

 

 


 

錢仲陽以治小兒稚陽純氣,確是陰虛致病,乃去桂附而成此方,應手神驗。

明薛新甫因悟,凡病陰虛火動,用丹溪補陰法不效者,以此代之立應。

庵謂六經備治,而功專肝腎,寒燥不偏,而兼補氣血。

苟能常服,其功未易殫述。

自此說行,枵腹之士奉為養生聖果,男女老幼,競服不疑。

 

 詎知丹、澤二物,除腎衰不能滋木制火,致上炎為熱,熱久生風、生痰,目赤痛、小便短澀外,他症罕並用,曷可無故常服。

 

李士材曰用此方有四失

  地黃非懷慶則力薄;

  蒸曬非九次則不熟;

  或疑地黃之滯而減之,則君主弱;

  或惡澤瀉之泄而減之,則使力微。

自蹈四失,顧歸咎於藥之無功,毋乃愚乎。

 

余謂非如前症用此方者,亦有四失

  木不得敷榮,無故而丹皮克伐;

  水不得充足,無故而澤瀉泄利;

  火拼不炎上,地黃制之;

  土何曾淫濕,茯苓滲之。

 有此四失,顧誇耀藥之神奇,毋乃癡乎。

況此方薛氏加減甚繁,可見凡症凡藥,皆有活法,未可以六味概百病也。

 

 姑述一二于下

一變為滋腎生肝飲,本方合逍遙去白芍加五味。

用五味不用白芍者,既滋宜助,既生焉制也;一變為滋陰腎氣丸,本方去山茱加柴胡、五味、歸尾。

 

去山茱不欲強木,用五味補金制本也,歸尾行瘀滯,柴胡疏木氣也;一變為人參補氣湯,本方去澤瀉合異功,補血生脈。

 

蓋為發熱作渴,理無再竭,故去澤瀉。

理無再竭,盒飯急生,生脈之所由來。既當生脈,異功補血可因而轉入也;一變為加味地黃丸,本方加柴、芍、五味。

 

緣耳內癢痛,或眼花痰喘,熱渴便澀,總由肝腎陰虛火鬱而致。

 

陰虛五味以補之,火鬱柴胡以達之,芍藥以平之;一變為九味地黃丸,本方加川楝、當歸、使君子、川芎,儘是厥陰風木之藥。

 

以諸疳必有蟲,皆風木所化,仍是肝腎同治之法;一變為益陰腎氣丸,本方加五味、當歸、生地。

 

其列症有潮熱、晡熱,胸膈飽悶。

 

 


 

此肝膽燥火蔽伏胃中,雖合都氣,不加歸、地,何以消胃中之火而生胃陰乎。再則有加五味者,有加麥門冬者,有加杜仲、牛膝者,有加歸、芍,有加柴、芍,有加益智仁,有加紫河車,遊龍戲海,變化無窮,寧必死守六味為古今不易之良劑也哉。

 

嗟夫!

 

丹皮、澤瀉,水火兩泄,過服亂服,目昏陰痿。

若再從火化,精泄必矣。

泄精至再,脈息反加大數,不思火鬱發之,一味水鬱折之,不思溫能除熱,一味苦以堅腎,加黃柏、知母進而斃命者,五年眼見三人。

再越十霜二十載,不知其凡幾矣。

言不盡意,臨書悵然。永康堂整體保健(張辰奕)【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