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退翳之法:

 翳者,乃血氣津液凝而不行,結聚而成雲翳。然必要明經絡,庶能應手,照羌活勝風湯引經加減用之。

 

 雲翳根在肝、肺上,先發散頭目者,何也?大凡眼中雲翳,由肝、肺而上升於目。庸醫多用寒涼清火之藥,將經絡凝結,氣血不得升降。非發散之劑,雲翳不能開。是以下手先用發散之藥,使經絡通利,雲膜浮虛,以便於點。若遽用吹法,吹的虛了,雲膜反不能退。

 

 次用大決明散者,何也?

 白珠赤絲,根生於肺;黑睛翳膜,根生於肝。必用決明散,把肝肺上火結的障膜滋潤虛浮,與肝、肺離開,好行揭障吹沖之法。

 

 決明散後即服揭障丹者,何也?

 肝、肺上翳膜,將通明之孔竅閉塞,光明不得上升於目,是以漸昏漸暗,蔽錮失明。所以然者,肝、肺二經,腎經之道路也;道路阻滯,靈明由何處發出?須服揭障丹,把肝、肺上障膜阻塞通明之孔竅者揭下來,不綿纏粘泥於上,好用吹沖法。

 

 內服揭障丹,外用十大將軍沖翳散者,何也?肝、肺上障,雖則揭下來,若不用吹法吹出,藥力盡時,遇煎炒炙煿、七情六慾,障膜又長在肝、肺上,合而為一。邪火日盛,雲膜日增,服藥的時節好了,不用藥的時節又犯了,這是病根未除,速用沖翳散,將揭下來的內障自口內吐出,肝、肺上無有障膜扯著眼中紅絲,雲翳自然退的淨了。可見五臟六腑之清氣升,目光明;濁氣升,目昏暗。海內名人,眼藥退雲翳者多,但能退濁氣,不能升清氣,以肝、肺本源不清淨耳!

 

 雲翳既自肝、肺而生於眼目,是鉤割不得的。人能割眼中之翳,豈能割肝、肺之翳乎?既不能割肝、肺之翳,豈能保眼中之翳割而不復生乎?鉤割之非,於此可悟。

 

 點退翳膜,雙目光明。或微帶翳膜,不能除淨,雙目昏暗。末用補腦還睛丸者,何也?人之五臟六腑、十二經絡、三百六十脈絡,其精氣上貫於腦,下聯臟腑,上下往來,以通血脈,滋養於目。是腦為聚精華之源,吹沖後腦中空虛,當用補腦還睛丸也。

 


 

 

 大凡內、外障翳之生也,由心火克于肺金,肺金克於肝木,木受金克,肝氣上沖,腦汁下墜,由目系而入。浸淫於外,隨人感之輕重,變作外障四十九候;浸淫于內,入于金井,隨人感之輕重,變作內障二十三樣。用真人一段工夫,五臟淨潔,氣血流通,生生自然之理,為生生自然之用,毫不阻礙,病何自而生?此釜底抽薪之法也。自開功以至收功,層次極多,功夫極久,須要謹忌色欲,少言語,節飲食,止勞碌,慎起居,避風寒,閉目靜養,回避人事,才可撥暗重明。若悠憂怠忽,功夫作輟,有始無終,不能痊癒,慎之!囑之尤須忌煙、酒、腥葷、蔥蒜、煎炒、動火等物。

 

 脈理秘訣,當照《審視瑤函》中脈看。

 《瑤函》與《秘訣》,相為表裏也。眼症根生於肝、肺二經,極重者非《秘訣》不可;若症之輕者。

 

 《瑤函》中方極妙。不是個個俱用吹法。欲精《秘訣》,先習《瑤函》,此由淺入深之理。其中五輪八廓、十二經絡、相生相剋道理,或虛或實景象,外障、內障門類,詳細俱備,可為後學階級,如所載氣為怒傷散而不聚之病,陰弱不能配陽之病,陽衰不能抗陰之病,氣血不分混而遂結之病,血為邪盛凝而不行之病,傷寒癒後之病,為物所傷之病,斑疹餘毒之病,深疳為害之病,內急外弛等症,俱是吹沖不得的。如瞳人散大、瞳人焦小、瞳人下陷、瞳人倒側、瞳人青盲、瞳人血貫等症,更是吹沖不得的。《瑤函》書,斷斷不可不看。若執定《秘訣》,一概治之,未有補救於人之處,即有陷害於人之處。業斯道者,須要小心參悟。如認症不真,誤投藥餌,損人雙目,獲罪冥冥,禍延子孫,可不慎與!

 

 夫人氣血壯盛而目光明,氣血虛弱而目昏暗。年過四十,陰氣漸衰,理當養陰血以助光明。光明者腎水也,腎水即氣血之精粹者,上升於目而為明也。不是氣血之外又有腎水。只養精血為主,精血必借胃氣生,胃乃五臟六腑之源,開發神光之本,宜先調胃氣。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