穴位的演化進程

 此前我們曾對穴位作過簡單的論述,如果大家還沒有明白穴位是怎麼回事,那麼我們可以把穴位放大一百倍則你將會發現,這些部位其實與人體的九竅是很相似的,在本質上就是那麼一回事。我們用鼻子與宏觀的天氣交通,而用百會穴與微觀的天氣交通,用嘴與宏觀的地氣(陰性物質)交通,而用勞宮穴與微觀的地氣交通。我們可以嘴吸食地球的宏觀產物,但也可以將腹中病態產物嘔吐而出,同樣的道理,我們的勞宮穴也可以吐納地氣的微觀產物,如地球自身的電磁波。另外,我們可以通過肛門與尿道將體內的宏觀廢物分道排出體外,也可以用會陰穴與湧泉穴將體內的微觀廢氣分類排出體外。所以說,竅與穴是相通的,只是存在宏觀與微觀的分別而已。

 

 《靈樞•九針十二原》中說:「五臟五俞,五五二十五俞,六腑六俞,六六三十六俞,經脈十二,絡脈十五,凡二十七氣,以上下。所出為井,所溜為滎,所注為俞,所行為經,所入為合,二十七氣所行,皆在五俞也。節之交,三百六十五會,知其要者,一言而終,不知其要,流散無窮。所言節者,神氣之所遊行出入也。非皮肉筋骨也。」

 

 所謂「節之交,三百六十五會」,說的就是人體的穴位共有365個,而每個穴位的共性是「節之交」。也就是說穴位的形成是由於節與節之間的交替所致的。那麼,什麼是節呢?雖然節的含義很多,但這裏由於365這個數字提醒了我們,這裏的節指的是每一天之間的交替,很明顯是指每天的子時這個時間位置。為什麼交替就會產生穴呢?因為這裏是一個轉捩點,這個時候是陰陽交會的時候,是內在生命力最平衡旺盛的時候,所以這個時候就形成了穴位。我們知道,人體處處是穴位,但由於這個陰陽交會的特殊性,使得某些地方就形成了比較特別的孔竅——穴位。打個比如,儘管地球處處都是孔竅,哪里都可以與天氣交通,但如果你在某個地方挖個洞,則這個地方與天氣交通的能力很明顯就比其他地方強,而這個洞,就是地球的穴。所以,歸納來說,穴位的基本功能就是與天地自然進行交通。

 

 如果按照不同程度的陰陽劃分,則每個季度也有交替,每一分鐘也有交替,所以,在人體內就對應不同的節,如膝關節就是人體比較大的節,從某種意義上它也屬於人體一個大的穴位。而周身的毛孔,就是人體較小的節,或者稱為小穴位。這與「全身是穴,全身無穴」的認識是相一致的。論述到這裏,我們可以知道,人體的經絡與穴位是相互協作的關聯官能部位,並沒有孰輕孰重的區別。他們的關係,就像消化道與肛門的區別,消化道就像經絡而周流迴圈,肛門則像穴位而與天地交通,他們又怎能彼此分個輕重呢?

 

 由於一天是天地的一個小迴圈,所以每一天的交替所產生的穴位相對來說就比較有實際意義,因此古醫家就著重研究並利用這些穴位。如果應用到植物上,例如竹子,它們的節也是自身對應的穴位,這個在其他生物體上也是沒有矛盾的。

 

 由於生物體在經絡形成之初,首先形成的是絡脈,而在這個時候出現的穴位也並不多見,並且每次形成穴位都是按照一分為二的方式對稱出現的,這也是生物特別是動物無論在外貌形態還是經絡分佈多呈對稱特性的原因。

 

 由於剛開始出現的穴位的主要功能是與外界的宇宙進行交通以及使生物體內部使各組陰陽經進行溝通,因此我們據此基本上可以確定穴位的演化是從原穴與絡穴開始。而最初演化出來的原穴就是百會穴,對應地,最初的絡穴就是會陰穴。接著下來才按照「胃-脾-膀胱-腎-心包-胰-小腸-心-大腸-肺-膽-肝」的臟腑演化順序相繼演化出對應的原穴與絡穴。即按照沖陽與豐隆—太白與公孫—京骨與飛陽—太溪與大鐘—大陵與內關—陽池與外關—腕骨與支正—神門與通裏—合穀與偏曆—太淵與列缺—丘墟與光明—太沖與蠡溝的順序相繼演化出來。

 

 原穴名稱,在《靈樞•九針十二原》中提出了五臟原穴:肺原出於太淵,心原出於大陵,肝原出於太沖,脾原出於太白,腎原出於太溪。《靈樞•本輸》補充了六腑原穴:大腸原過於合穀,胃原過於沖陽,小腸原過於腕骨,膀胱原過於京骨,三焦原過於陽池,膽原過於丘墟。並指出了各原穴的位置,但其中尚缺心包經原穴神門,後由《甲乙》補齊。

 


 

 

 在這裏很明顯就存在著這樣的一個錯誤,就是《甲乙》誤會了《內經》的意思,它把心經的原穴跟心包經的調換了,以致後世均認為心經的原穴為神門,而心包原出於大陵。但實際上,《靈樞•九針十二原》已明確指出,「心原出於大陵」,真正缺的心包經原穴也並非《甲乙》所認為的神門,因為在心包經裏面,更為符合與外界的宇宙進行交通原則的是勞宮穴。對應地,我們也認為腎經的原穴不是太溪而是更為符合與宇宙交通原則的湧泉。

 

 並且,參合心包與胰的順序互換,則上述的原穴與絡穴演化順序表就應該加以這樣的修正:胃沖陽與豐隆—脾太白與公孫—膀胱京骨與飛陽—腎湧泉與大鐘—胰勞宮與內關—心包陽池與外關—小腸腕骨與支正—心大陵與通裏—大腸合穀與偏曆—肺太淵與列缺—膽丘墟與光明—肝太沖與蠡溝。這樣一來,真正的經絡迴圈圖就有必要進行局部小範圍的修正了。

 

 絡穴各主治其絡脈的病證,如手少陰心經別絡,實則胸中支滿,虛則不能言語,皆可取其絡穴通裏來治療。餘皆仿此。絡穴又能溝通表裏二經,故有「一絡通二經」之說。因此,絡穴不僅能夠治本經病,也能治其相表裏之經的病證,如手太陰經的絡穴列缺,既能治肺經的咳嗽、喘息,又能治手陽明大腸經的齒痛、頭項等疾患。絡穴在臨床上可單獨使用,也可與其相表裏經的原穴配合使用,即謂之「原絡配穴」。而他們之所以能夠配合使用並往往效果顯著的真正原因,正在於原絡二穴本來就是天生的一對。

 

 接下來的問題是,在經絡系統的不斷演化中,在由簡單到複雜之後,特別是臟腑出現之後,人體格局已經完備,穴位還繼續在演化嗎?答案是肯定的。在臟腑出現之後,他們之間的相互溝通就成為了必然的趨勢,這就像城市建立之後,相互之間的公路只會有增無減。而在人體內部,有通道的出現就有孔竅的對應,也一定有相關的穴位以之對應。這就是溝通臟腑的筋膜背俞穴與募穴。

 

 背俞穴,首見於《靈樞•背腧》篇,載有五臟背俞穴名稱和位置。《素問•氣府論》提出「六府之俞各穴」,但未列出穴名。《脈經》才明確了肺俞、腎俞、肝俞、心俞、脾俞、大腸俞、膀胱俞、膽俞、小腸俞、胃俞等十個背俞穴的名稱和位置。此後《甲乙》又補充了三焦俞,《千金方》又補充了厥陰俞而完備。但在這裏,我們也補充一個胰俞,也就是原來的心包俞,它的位置在膈俞和肝俞兩個俞穴之間。而《千金方》所補充的厥陰俞亦即修改後的現在的心包俞。至於《甲乙》所補充的三焦俞則毫無實際意義,因為三焦筋膜處處皆俞。

 

 「募」讀作幕,通膜,意指其位置與內臟相近,同時也有募集的意思。並不限於在其本經。例如,胃的募穴中腕就在任脈上。由於胸腹為陰,所以《難經•六十七難》說:「五臟募皆在陰」。《類經圖翼•經絡》說:「募,音幕」。《素問•舉痛論》作膜,蓋以肉間膜系為藏氣結聚之所,故曰募。」募穴常用於臟腑病證的診察和治療,如《素問•奇病論》說:「膽虛,氣上溢而口為之苦,治之以膽募俞。」從這句話也可以看出,募穴與背俞穴常配合使用,且效果也甚為顯著,其根本原因,也是那句話,他們本來就是天生的一對。

 

此後,由於人體的高度進化,體內交通錯綜複雜,相應地就廣泛地出現了交會穴,如三陰交之類,它們就像城市的十字交會公路甚至天橋立交一樣,是由兩個或兩個以上的經絡交會而成的,所以這類穴位經常能調理來自多方面的證狀從而使人們經常地應用它們。

 

 是文至此,則穴位的形成及其演化進程已基本論述完畢。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