痹,閉也,血氣凝澀不行也。有風寒濕三氣之痹,有皮肌脈筋骨,五臟外合之痹,六腑有俞,五臟亦有俞;五臟有合,六腑亦有合,故有五臟六腑之痹。榮衛流行,則不為痹,痹之為病,或痛、或不痛、或不仁、或寒、或熱、或燥、或濕,舉而論之,故曰《痹論》。

 

【原文】

黃帝問曰痹之安生?

 

【直解】

周身經脈不和,拘攣閉痹,從何而生?

 

【原文】

岐伯對曰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痹也。其風氣勝者為行痹,寒氣勝者為痛痹,濕氣勝者為著痹也。

 

【直解】

痹之生也,生於風寒濕三氣,雜至於身,合於經脈而為痹也。三邪之中,複有偏勝,其風氣勝者,風無定體,故為行痹。寒氣勝者,陰盛陽虛,故為痛痹。濕氣勝者,留滯不行,故為著痹也。

 

【原文】

帝曰其有五者何也?

 

【直解】

四時合五行,其因時受邪,而有五痹者何也?

 

【原文】

岐伯曰以冬遇此者為骨痹,以春遇此者為筋痹,以夏遇此者為脈痹,以至陰遇此者為肌痹,以秋遇此者為皮痹。

 

【直解】

痹,閉也。閉主冬,故論痹始於冬,以冬時遇此風寒濕三氣者,則為骨痹;以春時遇此風寒濕三氣者,則為筋痹;以夏時遇此風寒濕三氣者,則為脈痹;以長夏至陰遇此風寒濕三氣者,則為肌痹;以秋時遇此風寒濕三氣者,則為皮痹,須知五痹,雖有在骨在筋在脈在肌在皮深淺之不同,亦以風寒濕三邪之偏勝者,而有行痹痛痹著痹之各異也。

 

【原文】

帝曰內舍五臟六腑,何氣使然?

 

【直解】

皮肌脈筋骨,既合四時之氣,若內舍五臟六腑,則何氣使然?

 

【原文】

岐伯曰五臟皆有合,病久而不去者,內舍於其合也。

 

【直解】

合,外內相合也,腎合骨,肝合筋,心合脈,脾合肌,肺合皮,五臟皆有合也,痹病久而不去者,內舍於其所合,而為臟痹也。

 

【原文】

故骨痹不已,複感於邪,內舍於腎。筋痹不已,複感於邪,內舍於肝。脈痹不已,複感於邪,內舍於心。肌痹不已,複感於邪,內舍於脾。皮痹不已,複感於邪,內舍於肺。所謂痹者,各以其時,重感於風寒濕氣也。

 

【直解】

重,平聲。病久不去,則逾年矣,故骨痹不已,至冬複感於邪,則內舍於腎。筋痹不已,至春複感於邪,則入舍於肝。脈痹不已,至夏複感於邪,則內舍於心。肌痹不已,至至陰複感於邪,則內舍於脾。皮痹不已,至秋複感於邪,則內舍於肺。所謂內舍五臟之痹者,乃病久不去,亦多以其時,重感於風寒濕之氣也。

 

【原文】

凡痹之客五臟者,肺痹者煩滿,喘而嘔。

 

【直解】

重感於邪,則入於臟,故申言凡痹之客五臟者,肺脈起於中焦,為心之蓋,故肺痹者,煩滿,肺主呼吸,脈循胃口,肺痹故喘而嘔。

 

【原文】

心痹者,脈不通,煩則心下鼓,暴上氣而喘,嗌乾,善噫,厥氣上則恐。

 

【直解】

心主脈,故心痹者脈不通。心虛則煩,故煩則心下鼓。鼓,猶動也。心脈上肺,故暴上氣而喘。

《經脈》論云:心是動則病嗌乾。《宣明五氣篇》云:病心為噫。故嗌乾善噫。心氣下交於腎,心厥氣上,不交於腎,則恐。

 

【原文】

肝痹者,夜臥則驚,多飲數小便,上為引如懷。

 

【直解】

數:音朔,下同。人臥血歸於肝,故肝痹者,夜臥則驚,木鬱則熱,故多飲,鬱而不升,故數小便。

 

《經脈》論云:肝病丈夫疝,婦人少腹腫,故上為引於下,有如懷物之狀。

 

【原文】

腎痹者,善脹,尻以代踵,脊以代頭。

 

【直解】

人之生氣,發原於腎,生氣不升,故善脹。尻,尾骨也。尾骨下蹲,以代踵,足骨痿也;脊骨高聳以代頭,天柱傾也。


 

【原文】

脾痹者,四肢解墮發咳,嘔汁,上為大塞。

 

【直解】

脾主四肢,故脾痹者,四肢懈惰;土灌四旁,痹則上氣不灌,氣惟上逆,故發咳。入胃之飲,借脾氣以散精,痹則不能散精,故嘔汁。脾氣不能轉輸,則肺不能通調,故上為大塞。凡此皆痹之客於五臟也。

 

【原文】

腸痹者,數飲而出不得,中氣喘爭,時發飧泄。

 

【直解】

腸,小腸大腸也。小腸為心之腑。《靈樞·經水》論云:手太陽外合淮水,內合於小腸,而水道出焉。

 

小腸痹,則熱鬱於上,故數飲。氣滯於下,故小便出不得。大腸為肺之腑。大腸痹,則中氣逆於上,故喘爭;清濁混於下,故時發飧泄。

 

【原文】

胞痹者,少腹膀胱,按之內痛,若沃以湯,澀於小便,上為清涕。

 

【直解】

胞痹,即膀胱痹也。膀胱居於胞中,胞中位於少腹。故胞痹者,少腹膀胱,按之內痛,其痛也,若沃以沸湯之熱,膀胱之氣不出於皮毛,則澀於小便,胞中之血,不滲於膚腠,則上為清涕。言六腑之痹,不及胃膽三焦者,腸胃皆受糟粕,言腸不必更言胃矣。胞為經血之海,膽為中精之府,言胞不必更言膽矣。三焦者,中瀆之府,水道出焉,屬膀胱。言膀胱,不必更言三焦矣,凡此言痹之客於六腑也。

 

【原文】

陰氣者,靜則神藏,躁則消亡。

 

【直解】

藏,如字。結上文藏痹之意。五臟為陰,以靜為本,故陰氣者,寧靜則神氣內藏,躁擾不寧,則神氣消亡,神氣亡,致有五臟之痹矣。

 

【原文】

飲食自倍,腸胃乃傷。

 

【直解】

結上文腑痹之意。六腑為陽,傳化飲食,若飲食自倍,則傳化有愆,而腸胃乃傷,腸胃傷,致有六腑之痹矣。

 

【原文】

淫氣喘息,痹聚在肺。淫氣憂思,痹聚在心。淫氣遺溺,痹聚在腎。淫氣乏竭,痹聚在肝。淫氣肌絕,痹聚在脾。

 

【直解】

溺,鳥去聲。申明躁則消亡者,如淫亂之氣,使人喘息而躁,則痹聚在肺,而肺氣消亡矣。淫亂之氣,動人憂思而躁,則痹聚在心,而心氣消亡矣。淫亂之氣,令人遺溺而躁,則痹聚在腎,而腎氣消亡矣。淫亂之氣,使氣血乏竭而躁,則痹聚在肝,而肝氣消亡矣。淫亂之氣,使肌肉斷絕而躁,則痹聚在脾,而脾氣消亡矣,此淫氣內亂,致有五臟之痹,以明靜則神藏,躁則消亡之意。

 

【原文】

諸痹不已,亦益內也,其風氣勝者,其人易已也。

 

【直解】

易,去聲,下同。益,增也,申明腸胃乃傷者,諸腑痹不已,亦增五內之病也。其腑痹而風氣勝者,風以散之,不但不增內病,而其人之痹且易已也,以明腸胃乃傷之腑痹,重則益內,輕則易己之意。

 

【原文】

帝曰痹其時有死者,或疼久者,或易已者,其故何也?

 

【直解】

其病且有死者,有疼久者,今有易已者,其故何也?並舉以問,殆欲詳明易已之痹。

 

【原文】

岐伯曰其入臟者,死,其留連筋骨間者,疼久,其留皮膚間者,易已。

 

【直解】

痹時有死者,乃入藏者死,或疼久者,其留連筋骨間者,疼久,若其易已者,乃留於皮膚間者,易已。

 

【原文】

帝曰其客於六腑者何也?

 

【直解】

帝欲詳明六腑之易已,故為是問。

 

【原文】

岐伯曰此亦其食飲居處,為其病本也。

 

【直解】

飲食自倍,腸胃乃傷,是為六腑之痹,故申言此亦其食飲居處,猶言食飲自倍,居處失宜,以為腑痹之病本也。

 

【原文】

六腑亦各有俞,風寒濕氣中其俞,而食飲應之,循俞而入,各舍其腑也。

 

【直解】

中,去聲。五臟皆有合,而六腑亦各有俞,風寒濕三氣中其俞,而食飲無節以應之,則風寒濕之邪,循俞穴而入,各舍其腑也,與五臟之病久不去,複感於邪,內舍於其合者,同一義也。

 

【原文】

帝曰以針治之奈何?

 

【直解】

以針治六腑之痹,奈何?

 

【原文】

岐伯曰五臟有俞,六腑有合,循脈之分,各有所發,各隨其過,則病瘳也。

 

【直解】

不但六腑有俞,而五臟有俞,不但五臟有合,而六腑有合,循其六腑經脈之分行,各有所發之部,各隨其所過之路,因而針之,病可瘳也,此腑痹之所以易已也。

 

【原文】

帝曰榮衛之氣,亦令人痹乎?

 

【直解】

承上文五臟六腑之痹,複問榮衛之氣,亦令人痹乎?


 

【原文】

岐伯曰榮者水穀之精氣也,和調於五臟,灑陳於六腑,乃能入於脈也,故循脈上下,貫五臟、絡六腑也。

 

【直解】

《靈樞·榮氣》篇云:榮氣之道,內穀為實,穀入於胃,乃傳之肺,流溢於中,布散於外,精專者,行於經隧,是榮氣者,乃水穀之精氣,以相資益也。其氣先和調於五臟,次灑陳於六腑,乃能資益其榮,而入行於脈中也。榮行脈中,故榮氣循脈上下,從內出外,內則貫五臟,外則絡六腑也。

 

【原文】

衛者,水穀之悍氣也,其氣疾滑利,不能入於脈也,故循皮膚之中,分肉之間,熏於盲膜,散於胸腹。

 

【直解】

《靈樞·衛氣》論云:其精氣之行於經者為榮氣,其浮氣之不循經者為衛氣,是衛者,乃水穀之悍氣,以相輔助也。其氣疾滑利,不能化精氣而入行於脈中也,不入於脈,故但循於皮膚之中,以及分肉之間,內則氣熏於盲膜,外則氣散於胸腹。

 

【原文】

逆其氣則病,從其氣則愈,不與風寒濕氣合,故不為痹。

 

【直解】

承上文榮行脈中,衛行脈外之意,而言逆其榮衛之氣則病,從其榮衛之氣則愈。榮衛之氣,循行不息,不與風寒濕三氣相合,是以不為痹也,承五臟六腑之痹,而申明榮衛之不為痹者如此。

 

【原文】

帝曰善。痹或痛,或不痛,或不仁,或寒,或熱,或燥,或濕,其故何也?

 

【直解】

榮行脈中,衛行脈外,營運不息,故不為痹。所以風氣勝而痹易已,帝故善之。複問痹或有身痛者,或有身不痛者,或有不知痛癢而不仁者,或有身寒者,或有身熱者,或有無汗而燥者,或有有汗而濕者,其故何也?

 

【原文】

岐伯曰痛者寒氣多也,有寒故痛也。

 

【直解】

痹之痛者,寒邪之氣多也,身有寒,故痛也。寒氣勝者,為痛痹,此之謂也。

 

【原文】

其不痛不仁者,病久入深,榮衛之行澀,經絡時疏,故不痛,皮膚不營,故為不仁。

 

【直解】

次痛,舊本訛通,今改。其痹之不痛與不仁者,痹病久而邪入深,病久則榮衛之行,失其常度而澀矣。入深,則經脈絡脈,時疏於外矣。榮衛行澀,經絡時疏,血氣外而不內,故不痛。其不仁者,皮膚之血氣,不營運於通體,皮膚不營,血氣內而不外,故不知痛癢而為不仁。

 

【原文】

其寒者,陽氣少,陰氣多,與病相益,故寒也。

 

【直解】

其痹之有寒者,以人身陽氣少,陰氣多,陰氣多而與病相益,故寒也。

 

【原文】

其熱者,陽氣多,陰氣少,病氣勝,陽遭陰,故為痹熱。

 

【直解】

其痹之有熱者,以人身陽氣多,陰氣少,陽氣多則病陽氣勝,陽氣勝而遭陰氣之不勝,故為痹熱。

 

【原文】

其多汗而濡者,此其逢濕甚也。陽氣少,陰氣盛,兩氣相感,故汗出而濡也。

 

【直解】

其痹之多汗而濡者,此其逢濕氣之甚也。其人身亦陽氣少,陰氣盛,濕,陰類也。陰氣盛而逢濕,是兩氣相感,故汗出而濡濕也,知陰氣盛而主濕,則知陽氣盛而主燥矣。此申明痛癢寒熱燥濕之痹者如此。

 

【原文】

帝曰夫痹之為病,不痛何也?

 

【直解】

凡痹必痛,今夫痹之為病,有不痛者,何也?

 

【原文】

岐伯曰痹在於骨,則重;在於脈,則血凝而不流;在於筋,則屈不伸,在於肉,則不仁;在於皮,則寒。故具此五者,則不痛也。

 

【直解】

外內之氣,不相交合則痛,病有形之皮肉筋脈骨,而氣機得以相交則不痛。如痹但在於骨,而筋脈皮肉之氣自和,則身重而不痛;痹但在於脈,而皮肉筋骨之氣自和,則血凝不流而不痛;痹但在於筋,而皮肉骨脈之氣自和,則屈不伸而不痛;痹但在於肉而皮骨筋脈之氣自和,則不仁而不痛;痹但在於皮,而骨肉筋脈之氣自和,則寒而不痛,故不痛者。具此在骨在脈在筋在肉在皮五者,余氣得以相通,則不痛也。

 

【原文】

凡痹之類,逢寒則蟲,逢熱則縱。

 

【直解】

承上文痛癢寒熱燥濕之痹,而曰凡痹之類。類,猶合也。謂寒合於濕,熱合於燥也。如濕痹逢寒,則寒濕相薄,故生蟲,蟲生則癢矣。燥痹逢熱,則筋骨不濡,故縱。縱,弛縱也。弛縱則痛矣。

 

【原文】

帝曰善。

 

【直解】

上文未言燥痹,於此明之,帝故曰善。

 

 

A19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