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圖書集成醫部全錄(綜錄)

卷五百六:

醫術名流列傳 北周.姚僧垣:

《周書》本傳:姚僧垣,字法衞,吳興武康人,吳太常信之八世孫也。

 曾袓郢,宋員外散騎常侍、五城侯。

 父菩提,梁高平令,嘗嬰疾歷年,乃留心醫藥。

 梁武帝性又好之,每召菩提,討論方術,言多會意,由是頗禮之。

 僧垣幼通洽,居喪盡禮,年二十四,即傳家業。

 梁武帝召入禁中,面加討試,僧垣酬對無滯,梁武帝甚奇之。

 大通六年解褐,臨川嗣王國左常侍。

 大同五年,除驃騎廬陵王府田曹參軍;九年還領殿中醫師。

 時武陵王所生葛修華宿患積,時方術莫效,梁武帝乃令僧垣視之,還俱說其狀,並記增損時候。

 梁武帝歎曰:卿用意綿密,乃至於此,以此候疾,何疾可逃!

 朕常以前代名人,多好此術,是以每恒留情,頗識治體,今聞卿說,益開人意。

 十一年,轉領大醫正,加文德主帥直閤將軍。

 梁武帝嘗因發熱,欲服大黃,僧垣曰:大黃乃是快藥,然至尊年高,不宜輕用。

 帝弗從,遂至危篤。

 梁簡文帝在東宮甚禮之,四時伏臘,每有賞賜。

 太清元年,轉鎮西湘東王府中記室參軍。

 僧垣少好文史,不留意於章句,時商略今古,則為學者所稱。

 及侯景圍建業,僧垣乃棄妻子赴難,梁武帝嘉之,授戎昭將軍、湘東王府記室參軍。

 及宮城陷,百官逃散。

 僧垣假道歸至吳興,謁郡守張嶸,嶸見僧垣流涕曰:吾過荷朝恩,今報之以死。

 君是此邦大族,又朝廷舊臣,今日得君,吾事辦矣。

 俄而景兵大至,攻戰累日,郡城遂陷,僧垣竄避久之,乃被拘執。

 景將侯子鑒素聞其名,深相器遇,因此獲免。

 及梁簡文嗣位,僧垣還建業,以本官兼中書舍人。

 子鑒尋鎮廣陵,僧垣又隨至江北。

 梁元帝平侯景,召僧垣赴荊州,改授晉安王府諮議,其時雖剋平大亂,而任用非才,朝政混淆,無復綱紀,僧垣每深憂之,謂故人曰:吾觀此形勢,禍敗不久。

 今時上策,莫若近關。

 聞者皆掩口竊笑。

 梁元帝嘗有心腹疾,乃召諸醫議治療之方,咸謂:至尊至貴,不可經脫,宜用平藥,可漸宣通。

 僧垣曰:脈洪而實,此有宿食,非用大黃,必無差理。

 梁元帝從之,進湯訖,果下宿食,因而疾癒。

 梁元帝大喜,時初鑄錢一當十,乃賜十萬,實百萬也。

 及大軍剋荊州,僧垣猶侍梁元帝不離左右,為軍人所止,方泣涕而去。

 尋而中山公護使人求僧垣,僧垣至其營。

 復為燕公於謹所召,大相禮接。

 太袓又遣使馳驛征僧垣,謹故留不遣,謂使人曰:吾年時衰暮,疹疾嬰沉,今得此人,望與之偕老。

 太袓以謹勳德隆重,乃止焉。

 明年,隨謹至長安。

武成元年,授小畿伯下大夫。

 金州刺史伊婁穆以疾還京,請僧垣省疾,乃云:自腰至臍,似有三縛,兩腳緩縱,不復自持。

 僧垣為診脈,處湯三劑。

 穆初服一劑,上縛即解;次服一劑,中縛復解;又服一劑,下縛悉除。

 而兩腳疼痺,猶自攣弱,更為合散一劑,稍得屈伸。

 僧垣曰:終待霜降,此患當癒。

 及至九月,遂能起行。

 大將軍襄樂公賀蘭隆先有氣疾,加以水腫,喘息奔急,坐臥不安。

 或有勸其服決命大散者,其家疑未能決,乃問僧垣。

 僧垣曰:意謂此患,不與大散相當。

 若欲自服,不煩賜問。

 因而委去。

 其子殷勤拜請曰:多時抑屈,今日始來,竟不可治,意實未盡。

 僧垣知其可差,即為處方,勸使急服,便即氣通,更服一劑,諸患悉愈。

 天和元年,加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大將軍樂平公竇集暴感風疾,精神瞀亂,無所覺知,諸醫先視者,皆雲已不可救。

 僧垣後至曰:困則困矣,終當不死。

 若專以見付,相為治之。

 其家欣然,請受方術。

 僧垣為合湯散,所患即瘳。

 大將軍永世公叱伏列椿苦利,積時而不廢,朝謁燕公謹,嘗問僧垣曰:樂平永世,俱有痼疾,若如僕意,永世差輕。

 對曰:夫患有深淺,時有剋殺。

 樂平雖困,終當保全。

 永世雖輕,必不免死。

 謹曰:君言必死,當在何時?

 對曰:不出四月。

 果如其言,謹歎異之。

 六年,遷遂伯中大夫。

 建德三年,文宣太后寢疾,醫巫雜說,各有異同。

 高袓禦內殿,引僧垣同坐曰:太後患勢不輕,諸醫並雲無慮。

 朕人子之情,可以意得,若臣之義,言在無隱,公為何如?

 對曰:臣無聽聲視色之妙,特以經事已多,凖之常人,竊以憂懼。

 帝泣曰:公既決之矣,知復何言。

 尋而太后崩。

 其後復因召見,帝問僧垣曰:姚公為儀同幾年?

 對曰:臣忝朝恩,於茲九載。

 帝曰:勤勞有日,朝命宜隆。

 乃授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又勑曰:公年過縣車,可停朝謁,若非別勑,不勞入見。

 四年,高袓親戎,東討至河陰,遇疾,口不能言,瞼垂復目,不復瞻視,一足短縮,又不得行。

 僧垣以為諸藏俱病,不可並治,軍中之要,莫先於語,乃處方進藥,帝遂得言。

 次又治目,目疾便愈。

 末乃治足,足疾亦瘳。

 比至華州,帝已痊復,即除華州刺史,仍詔隨入京,不令在鎮。

 宣政元年,表請致仕,優詔許之。

 是歲,高袓行幸雲陽,遂寢疾,乃召僧垣赴行在所內。

 史柳昇私問曰:至尊貶膳日久,脈候何如?

 對曰:天子上應天心,或當非愚所及,若凡庶如此,萬無一全。

 尋而帝崩。

宣帝初在東宮,常苦心痛,乃令僧垣治之,其疾即癒。

 帝甚悅,及即位,恩禮彌隆。

 常從容謂僧垣曰:常聞先帝呼公為姚公有之乎?

 對曰:臣曲荷殊私,實如聖旨。

 帝曰:此是尚齒之辭,非為貴爵之號,朕當為公建國開家,為子孫永業,乃封長壽縣公,邑一千戶。

 冊命之日,又賜以金帶及衣服等。

 大象二年,除太醫下大夫。

 帝尋有疾,至於大漸,僧垣宿直侍,帝謂隋公曰:今日性命,惟委此人。

 僧垣知帝證候危殆,必不全濟,乃對曰:臣荷恩既重,思在效力,但恐庸短不逮,敢不盡心。

 帝頷之。

 及靜帝嗣位,遷上開府儀同大將軍。

 隋開皇初,進爵北絳郡公。

 三年卒,時年八十五。

 遺誡衣白帢入棺,朝服勿歛,靈上惟置香奩,每日設清水而已。

 贈本官,加荊湖二州刺史。

 僧垣醫術高妙,為當世所推,前後效驗,不可勝記,聲譽既盛,遠聞邊服。

 至於諸蕃外域,咸請託之。

 僧垣乃搜採奇異,參校徵效者,為《集驗方》十二卷,又撰《行記》三卷行於世。

 長子察在江南。

#型、色、體、徵【Y.C.T】

#經筋手療思路【Y.C.T】

#經筋醫理探源【Y.C.T】

#經筋紀實與虛構【Y.C.T】

#經筋平衡;經筋醫學;經筋保健;經筋雕塑;經筋手療;##經筋整體保健;經筋教學;永康堂‧張老師#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