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圖書集成醫部全錄(綜錄)

卷五百六:

醫術名流列傳 唐.孫思邈:

《唐書》本傳:孫思邈,京兆華原人,通百家說,善言老子莊周。

 周洛州總管獨孤信,見其少,異之曰:聖童也,顧器大難為用耳。

 及長,居太白山,隨文帝輔政,以國子博士召,不拜,密語人曰後五十年有聖人出,吾且助之。

 太宗初,召詣京師,年已老而聽聰視了。

 帝嘆曰:有道者!

 欲官之,不受。

 顯慶中,復召見拜諫議大夫,固辭。

 上元元年,稱疾還山,高宗賜良馬,假鄱陽公主邑可以居之。

 思邈於陰陽推步醫藥無不善,孟詵、盧照鄰等師事之。

 照鄰有惡疾,不可為,感而問曰:高醫癒疾奈何?

 答曰:天有四時五行,寒暑迭居,和為雨,怒為風,凝為雪霜,張為虹霓,天常數也。

 人之四肢五臟,一覺一寐,吐納往來,流為榮衞,章為氣色,發為音聲,人常數也。

 陽用其形,陰用其精,天人所同也。

 失則蒸生熱,否生寒,結為瘤贅,陷為癰疽,奔則喘乏,竭則燋槁,發乎面,動乎形,天地亦然。

 五緯縮贏,孛彗飛流,其危診也。

 寒暑不時,其蒸否也。

 石立土踴,是其瘤贅。

 山崩土陷,是其癰疽。

 奔風暴雨,其喘乏。

 川瀆竭涸,其燋槁。

 高醫導以藥石,救以砭劑。

 聖人和以至德,輔以人事。

 故體有可癒之疾,天有可振之災。

 照鄰曰:人事奈何?

 曰:心為之君,君尚恭,故欲小。

《詩》曰: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小之謂也。膽為之將,以果決為務,故欲大。

 《詩》曰:赳赳武夫,公侯干城。大之謂也。

 仁者靜,地之象,故欲方。

 傳曰:不為利回,不為義疚。

 方之謂也。

 智者動,天之象,故欲圓。

 《易》曰:見機而作,不俟終日。

 圓之謂也。

 復問養性之要,答曰:天有盈虛,人有屯危,不自慎,不能濟也,故養性必先知自慎也。

 慎以畏為本,故士無畏則簡仁義,農無畏則惰稼穡,工無畏則慢規矩,商無畏則貨不殖,子無畏則忘孝,父無畏則廢慈,臣無畏則勳不立,若無畏則亂不治。

 是乙太上畏道,其次畏物,其次畏人,其次畏身。

 憂於身者,不拘於人;畏於己者,不制於彼;慎於小者,不懼於大;戒於近者,不侮於遠。

 如此則人事畢矣。

 初,魏徵等修齊、梁、陳、周、隋等五家史,屢咨所遺,其傳最詳。

 永淳初卒,年百餘歲,遺令薄葬,不藏明器,祭去牲牢。

 孫處約常以諸子見,思邈曰:俊先顯,侑晚貴,佺禍在執兵,後皆驗。

 太子詹事盧齊卿之少也,思邈曰後五十年位方伯,吾孫為之吏,願自愛。

 時思邈之孫溥尚未生,及溥為蕭丞,而齊卿徐州刺史。

舊唐書本傳:孫思邈,京兆華原人也。

 七歲就學,日誦千餘言;弱冠善談莊老及百家之說,兼好釋典。

 洛州總管獨孤信,見而嘆曰:此聖童也!

 但恨其器大而難為用也。

 周宣帝時,思邈以王室多故,乃隱居太白山。

 隋文帝輔政,徵為國子博士,稱疾不起。

 常謂所親曰:過五十年,當有聖人出,吾方助之以濟人。

 及太宗即位,召詣京師,嗟其容色甚少,謂曰:故知有道者,誠可尊重,羨門廣成,豈虛言哉!

 將授以爵位,固辭不受。

 顯慶四年,高宗召見,拜諫議大大,又固辭不受。

 上元元年,辭疾請歸,特賜良馬及鄱陽公主邑司以居焉。

 當時知名之士,宋令文、孟詵、盧照鄰等執師資之禮以事焉。

 思邈嘗從幸九成宮,照鄰留在其宅,時庭前有病梨樹,照鄰為賦,其序曰:癸酉之歲,餘臥疾長安光德坊之官舍,父老雲是鄱陽公主邑司,昔公主未嫁而卒,故其邑廢。

 時有孫思邈處士居之,邈道合古今,學殫數術,高談正一則古之蒙莊子,深入不二則今之維摩詰,及其推步甲乙,度量乾坤,則洛下閎安期先生之儔也。

 照鄰有惡疾,醫所不能癒,乃問思邈:名醫癒疾,其道何如?

 思邈曰:我聞善言天者必質之於人,善言人者亦本之於天。

 天有四時五行,寒暑迭代。

 其轉運也,和而為雨,怒而為風,凝而為霜雪,張而為虹霓,此天地之常數也。

 人有四肢五臟,一覺一寢,呼吸吐納,精氣往來,流而為榮衞,彰而為氣色,發而為音聲,此人之常數也。

 陽用其形,陰用其精,天人之所同也。

 及其失也,蒸則生熱,否則生寒,結而為瘤贅,陷而為癰疽,奔而為喘乏,竭而為燋枯。

 診發乎面,變動乎形,推此以及天地亦知之。

 故五緯盈縮,星辰錯行,日月薄蝕,孛彗飛流,天地之危診也。

  寒暑不時,天地之蒸否也。

  石立土踴,天地之瘤贅也。

  山崩土陷,天地之癰疽也。

  奔風暴雨,天地之喘乏也。

  川瀆竭涸,天地之燋枯也。

 良醫導之以藥石,救之以針劑,聖人和之以至德,輔之以人事,故形體有可癒之疾,天地有可消之災。

 又曰:膽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圓而行欲方。

 曰:

  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謂心小也;赳赳武夫,公侯干城,謂膽大也;

  不為利回,不為義疚,行之方也;見機而作,不俟終日,智之圓也。

 思邈自云:開皇辛酉歲生,至今午九十三矣。

 詢之鄉裏,咸云數百歲人,話周齊間事,歷歷如眼見,以此參之,不啻百歲人矣。

 然猶視聽不衰,神彩甚茂,可謂古之聰明博達不死者也。

 初,魏徵等受詔,修齊梁陳周隋五代史,恐有遺漏,屢訪之,思邈口以傳授,有如目觀。

 東台侍郎孫處約將其五子侹、儆、俊、佑、佺以謁思邈思邈曰:俊當先貴,佑當晚達,佺最名重,禍在執兵。

 後皆如其言。

 太子詹事盧齊卿童幼時,請問人倫之事,思邈曰:汝後五十年,位登方伯,吾孫當為屬吏,可自保也。

 後齊卿為徐州刺史,思邈孫溥果為徐州蕭縣丞。

 思邈初謂齊卿之時,溥猶未生,而預知其事。

 凡諸異跡,多此類也。

 永淳元年卒。

 遺令薄葬,不藏冥器,祭祀無牲牢。

 經月餘,顏貌不改,舉屍就木,猶若空衣,時人異之。

 自注《老子》《莊子》,撰《千金方》三十卷行於代。

 又撰《福祿論》三卷,《攝生真錄》《枕中素書》《會三教論》各一卷。

 子行,天授中為鳳閣侍郎。

《獨異志》唐天後朝,處士孫思邈居於嵩山修道。

 時大旱,有敕選洛陽德行僧徒數千百人於天宮寺,講人王經以祈雨澤。

 有二人在眾中,鬚眉皓白,講僧曇林遣人謂二老人曰:罷後可過小院。

 既至,問其所來,二老人曰:某伊洛二水龍也,聞至言,當得改化。

 林曰:講經祈雨,二聖知之乎?

 答曰:安得不知?

 然雨者須天符乃能致之,居常何敢自施也?

 林曰:為之奈何?

 二老曰:有修道人以章疏聞天,因而滂沱,某可力為之。

 林乃入啟,則天發使嵩陽召思邈,內殿飛章,其夕天雨大降。

 思邈亦不自明,退詣講席,語林曰:吾修心五十年,不為天知,何也?

 因請問二老。

 二老答曰:非利濟生人,豈得昇仙?

 於是思邈歸蜀青城山,撰《千金方》三十卷,既成而白日衝天。

《酉陽雜俎》孫思邈嘗隱終南山,與宣律和尚相接,每來往互參宗旨。

 時大旱,西域僧請於昆明池結壇祈雨,詔有司備香燈凡七日,縮水數尺。

 忽有老人夜詣宣律和尚求救曰:弟子昆明池龍也,無雨久,非由弟子,胡僧利弟子腦將為藥,欺天子言祈雨,命在旦夕,乞和尚法力加護!

 宣公辭曰:貧道持律而已,可求孫先生。

 老人因至思邈石室求救,孫謂曰:我知昆明龍宮,有仙方三千首,爾傳與予,予將救汝。

 老人曰:此方上帝不許妄傳,今急矣,因無所

 有頃,捧方而至。

 孫曰:爾特還,無慮胡僧也。

 自是池水忽漲,數日溢岸。

 胡僧羞恚而死。

 孫復著《千金方》三十卷,每捲入一方,人不得曉。

 ○→【﹝stingy﹞:音,ㄌㄧㄣˋ。意:同「吝」。形:捨不得、小器。如:「吝嗇」、「吝惜」。情:惋惜。】

《譚賓錄》唐鄧王元裕,高袓第十八子也。

 好學,善談名理,與典籤盧照鄰為布衣之交,常稱曰:寡人之相如也。

 照鄰,範陽人,為新都尉,因染惡疾,居於陽翟之具茨山,著《釋疾文》及五悲雅有騷人之風,竟自沉於潁水而死。

 照鄰寓居於京城鄱陽公主之廢府。

 顯慶三年,詔徵太白山隱士孫思邈,亦居此府。

 思邈,華原人,年九十餘而視聽不衰。

 照鄰自傷年纔彊仕,沉疾困憊,乃作蒺藜樹賦,以傷其稟受之不同,詞甚美麗。

 思邈既有推步導養之術,照鄰與當時知名之士,宋令文、孟詵皆執師資之禮。

 照鄰問養性之道,其要何也?

 思邈曰:天道有盈缺,人事多屯厄,苟不自慎而能濟於厄者,未之有也。

 故養性之士,先知自慎。

 自慎者,恒以憂畏為本。

 《經》曰:人不畏威,天威至矣。

 憂畏者,死生之門,存亡之由,禍福之本,吉凶之源。

 故

  士無憂畏則仁義不立,農無憂畏則稼穡不滋,

  工無憂畏則規矩不設,商無憂畏則貨殖不盈,

  子無憂畏則孝敬不篤,父無憂畏則慈愛不著,

  臣無憂畏則勳庸不建,若無憂畏則社稷不安。

 故養性者失其憂畏,則心亂而不理,形躁而不寧,神散而氣越,志蕩而意昏,應生者死,應存者亡,應成者敗,應吉者凶。

 夫憂畏者,其猶水火不可暫忘也。

 人無憂畏,子弟為勍敵,妻妾為寇讎。

 是故太上畏道,其次畏天,其次畏物,其次畏人,其次畏身。

 憂於身者,不拘於人;畏於己者,不制於彼;慎於小者,不懼於大;戒於近者,不懼於遠。

 能知此者,水行蛟龍不能害,陸行虎兕不能傷,五兵不能及,疫癘不能染,讒賊不能謗,毒螫不加害,知此則人事畢矣。

 思邈尋授承務郎,直尚藥局。

 以永淳初卒。

 遺令薄葬,不設冥器,祭祀無牲牢。

 死經月餘,顏色不變,舉屍就木,如空衣焉。

 撰《千金方》三十卷行於代。

#型、色、體、徵【Y.C.T】

#經筋手療思路【Y.C.T】

#經筋醫理探源【Y.C.T】

#經筋紀實與虛構【Y.C.T】

#經筋平衡;經筋醫學;經筋保健;經筋雕塑;經筋手療;##經筋整體保健;經筋教學;永康堂‧張老師#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