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圖書集成醫部全錄(綜錄)

卷五百十一:

醫術名流列傳 明.盛寅【草澤醫人盛宏盛僎盛倫盛愷劉敏李思勉】:

按《明外史.本傳》:盛寅,字啟東,吳江人,受業於郡人王賓。

 初,金華戴原禮客吳下,賓與之遊,翼得其醫術。

 原禮笑曰:吾固無所吝,君獨不能少屈乎?

 賓謝曰:吾老矣,不能復居弟子列。

 他日,伺原禮出,竊發其書以去,醫遂有名。

 將死,無子以授寅,寅既得原禮學,復討究《內經》以下諸方書,醫道大行。

 永樂初為醫學正科,坐累逮入南京,至則駕已北幸,輸作天壽山列侯。

 監工者見而奇之,令主書算。

 先是有中使督花鳥於江南,主寅舍,病脹,寅癒之,通遇諸途,驚曰:盛先生固無恙耶?

 予所事太監,正苦脹,曷與我視之?

 既視,投以藥即癒。

 適成袓西苑較射,太監往視,成袓遙望見,愕然曰:謂汝死矣,安得生?

 太監具以告,因盛稱寅,即召入便殿,令診脈。

 寅奏上脈有風濕病,帝大然之,曰:吾逐寇出塞,動至經年,為風寒所侵,吾謂是濕,而諸醫不知,幾誤我。

 進藥果效,遂授御醫。

 一日雪霽召見,帝語白溝河戰勝狀,氣色甚厲。

 寅曰:是殆有天命耳!

 帝不懌,起而視雪。

 寅後咏唐人詩:長安有貧者,宜瑞不宜多句,聞者咋舌。

 他日,與同官對奕御藥房,帝猝至,兩人歛枰伏地謝死罪,帝命終之,且坐以觀。

 寅三勝,帝喜,命賦詩立就,帝益喜,賜象牙棋枰,并詞一闋。

 帝晚年猶欲出塞,寅以帝春秋高,勸毋行,不納,果有榆木川之變。

 仁宗在東宮時,妃張氏經期不至者十月,眾醫以妊身賀,寅獨謂不然,出言病狀。

 妃遙聞之曰:醫之言甚當,有此人,奈何不令早視我?

 及疏方,乃破血劑,東宮怒不用。

 數日脹益甚,命寅再視,疏方如前。

 妃令進藥,而東宮慮墮胎,械寅以待。

 已而血大下,病旋癒。

 當寅之被繫也,闔門惶怖,曰是殆磔死,或曰且籍沒。

 既三日,紅仗前呼還邸舍,賞賜殊腆。

 寅與袁忠徹素為東宮所惡,既癒妃疾,度怒稍解,然意猶甚懼。

 忠徹曉相術,知仁宗壽不永,密言於寅,寅猶畏禍。

 及仁宗嗣位,求出為南京太醫院。

 宣宗立召還,以正統六年卒。

 初,寅晨直御藥房,忽昏眩欲死,募人療寅,莫能應,一草澤醫人應之,一服而癒。

 問狀,其人曰:寅空心入藥房,卒中藥毒,能和解諸藥者,甘草也。

 帝問:寅果空腹入,乃厚賜草澤醫人而遣之。

《吳江縣志》盛寅,字啟東,以字行,逮之子,工詩善醫。

 永樂中,治內侍蠱奇驗,聞於上,召對稱旨,投太醫院御醫。

 太子妃孕而疾動,命寅診之,曰:此血疾也,當用利藥。

 諸醫皆駭,沮。

 妃令言利藥者進治,明日,疾大已,乃錫金幣直錢千

 寅在上前,持論梗梗,上甚重之。

 扈從北徵,尋掌太醫院事。

 宣德元年,賜勑褒嘉,日侍上,命視親王疾,有效,特賜白金良馬。

 嘗應制賦瑞雪詩。

 又嘗與同官韓叔暘奕於御藥房,駕卒至,不及屏,二人叩頭待罪,上命終局,因御製醉太平詞一闋以賜,仍命作詩,其寵遇如此。

 正統元年,丁父艱歸。

 周文襄公忱,素善寅,餉米百石,寅卻之。

 貽以詩,有:魚龍江海夢,雀鼠稻梁謀。

 忱歎服焉。

 服闋將赴都,忽遘疾,自診脈曰:吾不起矣。

 臨終作詩三首,年六十七。

 弟宏、子僎、從子倫、孫愷,俱以醫世其家。

 僎性耿介,嘗使家童輸糧於官,多取一籌以歸,僎怒,置米屋後,以餉鳥雀。

 初,寅醫得之王高士賓,賓得之戴原禮,原禮得之丹溪朱彥修,故其術特精。

 時又有劉敏李思勉者,俱傳寅術。

 寅所著有《流光集》

 ○→【緡:音:ㄇㄧㄣˊ。意:成串的錢。】

 

永康堂‧張老師之經筋醫理探源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