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圖書集成醫部全錄(綜錄)

卷五百十八 藝文:

贈醫師賈某序【明.宋濂】:

 醫之為道,難言久矣。

 然必審診以起度量,立規矩,稱權衡,合色脈,表裏有餘不足順逆之法,復參其人之動靜,與其息之相應,然後從而治之,則其事為甚不輕矣。

 非洞明應世羣書之得失,尚可與於斯乎?

 《黃帝內經》,雖疑先秦之士依倣而託之,其言深,其旨邃以宏,其考辨信而有徵,是當為醫家之宗。

 下此則秦越人和緩,無書可傳。

 越人所著《八十一難經》,則皆舉《內經》之要而推言者也。

 又下此則淳于意華佗之熊經鴟顧,固亦導引家之一術,至於刳腹背湔腸胃而去疾,則涉於神怪矣。

 意之醫狀,司馬遷備志之。

 其所謂迥風杳風者,今人絕不知為何證,况復求於治療之深旨乎?

 又下則張機。

 機之《金匱玉函經》及傷寒諸論,誠千古不刊之典。

 第詳於六氣所傷,而情欲食飲罷勞之所致者,略而弗議,兼之文字錯簡,亦未易以序次求之也。

 又下此則王叔和

 叔和岐伯華佗等書為脈經》,敘陰陽內外,辨三部九候,分人迎﹝ST09﹞氣口,條陳十二經絡,洎夫三焦五臟六腑之病,最為著明。

 惜乎為妄男子括以膚陋之脈歌,遂使其本書不盛布於世也。

 又下此則巢元方

 其《病源候論》:似不為無所見者,但言風寒二濕,而不著濕熱之文,乃其失也。

 又下此則王冰

 冰推五運六氣之變,撰為《天元玉策》,周詳切密,亦人之所難,苟泥之則局滯而不通矣。

 又下此則王燾孫思邈

 思邈以絕人之識,操慈仁惻厚之心,其列《千金方》、《翼》及工害人之禍,至為憤切,後人稍闖其藩垣,亦足以其術鳴,但不知傷寒之數,或弗能無遺憾也。

 燾雖闇劣,《外臺秘要》:所言方證符禁灼灸之詳,頗有所袓述,然謂針能殺生人而不能起死人者,則一偏之見也。

 又下此則錢乙、龐安時、許叔微

 叔微在準繩尺寸之中而無所發明,安時雖能出奇應變而終未離於範圍,二人皆得機之粗者也。

 惟乙深造機之閫奧,而擷其精華,建為五臟之方,各隨所宜。

 肝有相火則有瀉而無補,腎為真水則有補而無瀉,皆啟《內經》之秘,尤知者之所取法。

 世概以嬰孺醫目之,何其知乙之淺哉?

 其遺書散亡,出於閻孝忠所集者,多孝忠之意,初非乙之本真也。

 又下此則上谷張元素、河間劉完素、睢水張從正

 元素之與完素,雖設為奇夢異人以神其授受,實聞乙之風而興起然者。

 若從正則又宗夫完素者也。

 元素以古方新病,決不能相值,治疾一切不以方,故其書亦不傳。

 其存於今者,皆後來之所傅會。

 其學則東垣李杲深得之。

 推明內外二傷,而多注意於補脾土之說。

 蓋以土為一身之主,土平則諸臟平矣。

 從正以吐汗下三法,風寒暑濕火燥六門,為醫之關鍵,其治多攻,其劑多峻厲,不善學者殺人。

 完素論風火之病,以《內經》:病機氣宜十九條,若為《原病式》,簡奧粹微,有非大觀局諸醫所可彷彿。

 究其設施,則亦不越補攻二者之間也。

 嗟乎!

 自有《內經》以來,醫書之藏有司者,凡一百七十九家,二百九部,二千二百五十九卷,亦不為不多也。

 他未遑深論,即今所論者言之,世之醫師,果能盡心於斯否乎?

 脫或未盡心於斯,則夫起度量、立規矩、稱權衡、合色脈之屬,焉能察而行之?

 不至以人命為戲也幾希矣。

 雖然,亦有要焉,逆與順之謂也。

 曰升降、曰浮沉,吾則順之;曰溫涼、曰寒熱,吾則逆之。

 果能此道矣,則去夫先醫之所治,雖不中,不遠矣。

 然又未易以一蹴至也。

 非求之極博而觀其會通,安可遽反於至約之域乎?

 醫之道所以難言者,蓋若此而已。

 烏傷?

 賈思誠,濂外弟也,性醇介,有君子之行,嘗同濂師事城南聞先生,學治經。

 久之,思誠復去受醫說於彥修朱先生之門。

 諸儒家所著,無所不窺,出而治疾,往往有奇驗。

 薦紳間多為賦詩,而屬濂以序。

 濂非知醫者,將何以為思誠告哉?

 而思誠請之不倦,因為直疏歷世羣書之得失,而勖思誠以學者如此。

 初不暇,如他日作者簸弄筆舌,交錯以成文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