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論科學化新註》(近代.承淡安)

 辨太陽病﹝Taiyang_Disease﹞脈證并治法下篇:

 一百四十條:「傷寒﹝typhoid﹞」,有熱,少腹滿﹝abdominal_fullness﹞,應小便不利﹝difficult_urination﹞,今反利者,為有血也。

 當下之,不可餘藥,宜「抵當丸」。

 本條為叮嚀下焦蓄血﹝blood_stasis﹞,非此藥不可之意。

【解曰】:

 「傷寒﹝typhoid﹞」有熱,結於下焦,其少腹滿﹝abdominal_fullness﹞,應小便不利﹝difficult_urination﹞,今反利者,為有瘀血﹝Bruises﹞之候也,當下之,宜「抵當丸」,不可用他藥。

 「餘」作「他」字解。

 成無己曰:「『傷寒﹝typhoid﹞』有熱,少腹滿﹝abdominal_fullness﹞,是蓄血﹝blood_stasis﹞於下焦。

 若熱蓄津液不通,則小便不利﹝difficult_urination﹞。

 其熱不蓄津液而蓄血﹝blood_stasis﹞不行,小便自利者﹝spontaneous_diarrhea﹞,乃為『蓄血﹝blood_stasis﹞』,當與『桃仁承氣湯』、『抵當湯』下之。

 然此無身黃、屎黑,又無善忘﹝forgetfulness﹞發狂,是未至於甚,故不可餘駃峻之藥也,可與『抵當丸』小可下之也。」

【本條之脈證、舌證】:脈都沉細,沉結,細數;舌質之色呈不顯明,如黑黯色狀,亦有如常者。

【本條之針法】:同一百三十八條。

抵當丸方:

 水蛭(二十個,熬)、虻蟲(二十五個,熬,去翅)、桃仁(二十個,去皮尖)、大黃(三兩,酒浸)。

 右四味,杵分為四丸,以水(一升)、煮一丸,取七合服之,晬時當下血,若不下者,更服。

【本方之主證】:

 山田正珍氏曰:「比『抵當湯』為輕,無發狂、如狂等證,惟滿而不鞕,方亦四之一耳。」

 《類聚方廣義》本方條曰:「余家用此方,以右四味為末,煉蜜為丸,分八丸,以溫酒咀嚼下之,日服二丸,四日服盡,不能飲酒者,白湯送下。」

  又曰:「產後惡露不盡﹝lochiometra﹞,凝結為魂,成宿患者,平素雖服藥,然常難收效,其後再有分娩,用此方服之,不過十日,塊可盡消。」

 方有執曰:「上條之方,變湯而為丸,名雖丸也,而猶煮湯焉。」

 陶弘景曰:「晬時即周時,由今旦至明旦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查詢-永康堂.張老師學習自側

答案

抵當丸

【D】

下列有關太陽蓄血證之敘述何者最不適當?※※A、桃核承氣湯中之桂枝作用為通血脈;※※B、抵當湯證之發狂,其病因為瘀熱上擾心神;※※C、服抵當丸後晬時當下血,若不下者當再服;※※D、蓄血身黃其小便不利。(高考,中醫臨床醫學)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