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論科學化新註》(近代‧承淡安)

 辨太陽病脈證并治法中篇:

九十四條:「衄家」不可發汗﹝sweating﹞。

 汗出﹝sweating﹞必額上陷,脈急緊,直視﹝forward-staring_eyes﹞不能眴,不得眠﹝insomnia﹞。

>【解曰】:

 素易衄血者﹝Nose_Bleed﹞,亦不可發汗﹝sweating﹞。

 汗出﹝sweating﹞必額上陷,脈亦急緊,兩目直視﹝forward-staring_eyes﹞不能動,不得合目而眠。

易於鼻衄血﹝Nose_Bleed﹞之人,名曰:「衄家」,其前額篩骨內部之組織必不健全,其前腦部之神經亦必虛弱不健全。

 發汗﹝sweating﹞則血與熱易向外向上奔集,血管因而擴張,素不健全之額內血管因擴張而再裂,如血流於外而為衄,則不致有額陷直視﹝forward-staring_eyes﹞之危症,想必血管裂,血滲於外,凝固不流動,眼神經為之壓迫而失其用,致直視﹝forward-staring_eyes﹞不動。

 眴者,動也。

 額上陷,以額部之神經亦在前腦,被內部流出之凝血壓迫,失去皮膚活動也。

 額陷,前額之皮膚板緊也。

脈急緊,有謂額上之脈管緊急,以前額之皮膚緊急,脈管亦為緊急,其說亦合。

 但衄家必陰虛,發汗﹝sweating﹞神經失養而起虛性緊張,故兩脈緊急如真藏脈,為陰虛欲脫之象也。

 且直視﹝forward-staring_eyes﹞不能眴,額上陷,皆是神經緊張狀態,則兩脈亦必發生緊張狀態可以無疑。

 不得眠者﹝insomnia﹞,兩目直視﹝forward-staring_eyes﹞,眼瞼不合,如不眠之狀也,非煩燥﹝vexation﹞不眠之眠也。

 病至如此,已無挽救,可不慎哉!

 然則「衄家」發生感冒,如何而可也?

 可以「黃連阿膠雞子黃湯」加「蔥豉」汗之。

 以「黃連」之苦寒降血壓,使其熱血不升;「阿膠」、「雞子黃」滋養神經,柔和血管,防止血溢;「蔥豉」則微汗之。

 或參「小柴胡湯」亦可。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