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廬醫話》補編(清‧陸以湉)

 醫範:

 張夢廬:

同邑張夢廬學博千里,醫名隆赫。

 道光間,應閩浙總督無錫孫文靖公之聘,至閩時,公患水脹已劇,猶篤信草澤醫,服攻水之藥,自謂可痊。

 張乃詳論病情,反復數千言,勸其止藥。

私謂其僚屬曰:元氣已竭,難延至旬日矣。越七日果卒。

 其論大略云:專科以草藥為醴,峻劑逐水,或從兩足溢,或從大腸直瀉,所用之藥,雖秘不肯泄,然投劑少而見效速,其猛利可知。

 夫用藥猶用兵,攻守之法,參伍錯綜,必主于有利而無弊,從未有病經兩年,發已數次,不辨病之淺深,體之虛實,只以峻下一法,為可屢投而屢效者。

 蓋此症之起,初因飲啖兼人,胃強脾弱,繼則憂勞過度,氣竭肝傷,流之壅,由乎源之塞,若再守飲食之厲禁,進暴突之劫劑,不帝剿寇用兵而無節制,則兵反為寇;濟師無餉而專驅迫,則民盡為仇。

 公何忍以千金之軀,輕供孤注之擲耶?

 彼草澤無知,守一己之師傳,圖僥倖于萬一,以治藜藿勞形之法,概施諸君民倚賴之身,效則國之福,不效則雖食其肉,猶可追乎?

 此余之所痛心疾首,而進停藥之說也。語殊切直,特錄之以告世之溺惑于庸醫者。

 張有謁孫宮保句云:身思報國仔肩重,病為憂民措手難。

 見所刊《閩遊草》中。

 (炳章)按:夢廬醫號千里,桐鄉人,家居後珠村,少工詩文,長精醫術,就診之舟,日所百計,不事置產,聚書萬卷,著有醫案多種傳世。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