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尋源》(清‧呂震名)

 下集:

 抵當湯:

 水蛭(三十個,熬)、虻蟲(三十個,去翅足,熬)、大黃(三兩,酒浸)、桃仁(三十個,去皮尖)。

 上四味,為末。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不下。再服。

抵當。攻血之峻劑也。視桃仁承氣則加猛矣!

蓋病不止如狂而至於發狂﹝mania﹞。則逆血攻心。瞬將危殆。雖表證仍在。難任桂枝攻表。雖少腹硬滿。不事芒硝軟堅。非迅走血分﹝blood_aspect﹞之品。不能斬關取勝。而桃仁大黃。猶以力緩而難膺重寄。故必資水蛭、虻蟲。方能直入血道。峻奪其邪。轉逆為順。然抵當峻劑。從何諦實血證。可以用之無誤。

 而仲景教人辨證之法。全以小便之利與不利為斷。小便不利﹝Dysuria﹞。非蓄血﹝blood_stasis﹞證。小便自利﹝uninhibited_urination﹞。非蓄水證﹝stagnated_fluid_syndrome﹞。

 故經特申言之曰:小便不利者﹝Dysuria﹞。為無血也。小便自利﹝uninhibited_urination﹞其人如狂者。血證諦也。

 諦者審也。又當也。言當審之至當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