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廬醫話》(清‧陸以湉)

 卷一:

 保生:

蘇子瞻曰:傷生之事非一,而好色者必死。旨哉斯言!

 士大夫祿位既隆,更思快心悅志,往房術于陶仲文,時尚為庶僚,行之而驗。

 又以授張江陵,尋致通顯。譚行之二十年,一夕禦妓女而敗,時年甫逾六十,自揣不起。囑江陵慎之,張用譚術不已,日以枯瘠,亦不及下壽而終。

 夫譚、張皆一代偉人,而猶縱欲殞身,可見色之易溺人也。自非脫然於情欲之私,而兼之卓守之堅,烏能不為所害哉!

凡人於情欲,最難割斷。

 觀宋《李莊簡集》中,客有見饋溫劑云可壯元陽,因感而作詩,竊歎徒損傷。人生百歲期,南北隨炎涼。君看田野間,父老多康強。茅簷弄兒孫,春隴驅牛羊。

何曾識丹劑,但喜秫黍香。伊餘十年謫,日聞貴人亡。金丹不離口,丱妙常在傍。真元日滲漏,滓穢留空腸。四大忽分離,一物不得將。歌喉變哀音,舞衣換裳。爐殘箭鏃砂,篋餘鹿角霜。拙哉此愚夫,取藥殊未央。我有出世法,亦如不死方。禦寒須布帛,欲飽資稻粱。

→【縗﹝糹衰﹞,音:ㄘㄨㄟ。意:古代用粗麻布製成的喪服。】

床頭酒一壺,膝上琴一張。興來或揮手,客至亦舉觴。滌硯臨清池,抄書傍明窗。日用但如斯,便覺日月長。參苓性和平,扶衰固難忘。恃藥恣聲色,如人蓄豺野狼。

 此理甚明白,吾言豈荒唐。書為座右銘,聊以砭世盲。讀此可以見所養之純,宜其久居瘴鄉而神明不衰,克躋上壽也。士大夫能如公之守身,有不康強逢吉者乎?

 公又與蕭德超書云:張全真在會稽搜求妙麗,丹砂茸附,如啖魚肉,徒恣嗜欲耳。自謂享榮貴,得便宜,今為一枯骨,有甚便宜?

 到這裏,便世尊諸大菩薩出來,也救不得,豈不哀哉!

 此可為溺情燕私者當頭棒喝。養生家有行房禁忌日期,人每以為迂而忽之,不知世間常有壯年得病暴亡,未始不由於此。至於合婚吉期,往往不避分至節氣,少年恣欲,隱乖陰陽之和,病根或因之而伏,不可不留意也。

采戰之術,乃邪說也。

孫真人《千金方‧房中補益篇》詳房中之術,且謂能禦十二女而不施色必動心,況交合之際,火隨欲煽,雖不施瀉,真精必因之而耗,安能延年?

 又治陽不起壯陽道方,用原蠶蛾、蛇床子、附子等味,以此示人,必將假熱藥以縱欲,而貽害無窮。曾謂濟物攝生如真人,而忍出此乎?

 男子破身遲,則精力強固。

 凡育子者,最防其知識早開,天真損耗,每至損身。當童蒙就傳之時,尤宜審擇儔侶,勿令比匪致傷。

 余族侄某,成童時至親戚讀書,同塾六人,有沈氏子年最長,導諸童以淫褻事。數年後,諸童病瘵死者三人,侄亦一病幾殆。

 又如俊僕韶婢,皆不宜使之相親。長洲陳公子甫婚而咯血﹝emptysis﹞,其母慮溺于燕婉,命居書室,一老奴一稚僮侍寢,老奴嗜酒,夜即酣睡,公子遂與僮私,病轉增劇,比其母知之,則已沉痼,竟致不起。

 此所謂但知其一,不知其二,可不鑒諸?

 (沈氏子余曾見之,屢應童子試不售,四十餘歲潦倒以卒,殆薄行之報。)

人至中年,每求延壽之術。有謂當絕欲者,有謂當服食補劑者。

 余謂修短有命,原不可以強求,如必欲盡人事,則絕欲戒思慮,二者並重,而絕欲尤為切要。至於服食補劑,當審氣體之宜,慎辨藥物,不可信成方而或失之偏,轉受其害也。

盧子繇《傷寒論疏鈔金》云:人不見風,龍不見石,魚不見水,鬼不見地,猶干祿者見害也。

 余為續之曰:人不見風,龍不見石,魚不見水,鬼不見地,猶好色者之不見病也。

蓋人能不為財色所溺,則於保生之道,思過半矣。

行房忍精不泄,阻於中途,每致成疾。

 如內而淋濁,外而便毒等症,病者不自知其由,醫者鮮能察其故,用藥失宜,因而殞命者多矣,可不慎歟?

《史記‧太倉公傳》載其診疾二十有四,得之內者有七,而死不治者有四。

 其一因於飲酒且內,其一因於盛怒接內,其一因於得之內而復為勞力事。養生者識此,當知所戒矣。

咽氣不得法,反足為害。惟咽津較易,亦甚有益。每日于閒暇時正坐閉目,以舌遍擾口中三十六次,津既盈滿,分作三次咽下,(咽時喉中須嘓嘓作聲),以意送至丹田。

 此法行之久久,大可卻病延年。

 余表兄周荔園(土煜),中年便血﹝hematochezia﹞,誤服熱藥,遂成痼疾﹝intractable_disease﹞,身羸足痿﹝wilting_of_the_legs﹞,十載不痊,後乃屏棄方藥,專行此法,一年之後,諸恙悉愈,身體亦強健如初。

杭州郎二松十三歲患瘵垂危,聞某庵有道士功行甚高,往求治之,道士教以行八段錦法,謂能療疾,並可延年,遵而行之,三月後,病去若失。

張景岳稱其父壽峰公,每於五更咽氣,因作噯以提之使吐,每月行吐法一二次,閱四十餘年損。張壽峰以吐而得壽,必體質強健,或素有痰飲﹝phlegm-fluid_retention﹞,乃藉吐以推蕩積垢,他人不得輕易效之。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