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廬醫話》(清‧陸以湉)

 卷一:

 慎疾:

王叔和《傷寒論‧序例》云:凡人有疾,不時即治,隱忍冀瘥,以成痼疾﹝intractable_disease﹞。小兒女子,益以滋甚,時氣不和,便當早言,尋其邪由,及在腠理﹝striae_and_interstitial_space﹞,以時治之,罕有不愈者。患人忍之,數日乃說,邪氣入臟,則難可制。

 徐靈胎《醫學源流論》云:凡人少有不適,必當即時調治,斷不可忽為小病,以致漸深,更不可勉強支持,使病更增,以貽無窮之害。

余在台州時,同官王愚庵先生年五旬餘,患時感症,堅守不服藥為中醫之戒,遷延數日,邪熱內閉神昏,家人延醫延醫,無及而卒。

 又余戚秀水王氏子,年方幼稚,偶患身熱咳嗽﹝Cough﹞,父母不以為意,任其冒風嬉戲,飲食無忌,越日疹發不透,胸悶氣喘,變症畢現,醫言熱邪為風寒所遏,服藥不效而卒。

 此皆不即調治所致也。

真空寺僧能治鄺子元心疾,令獨處一室,掃空萬緣,靜坐月餘,諸病如失。

 海鹽寺僧能療一切勞傷虛損吐血﹝haematemesis﹞乾勞之症,此僧不知《神農本草》、《黃帝內經》,惟善於起居得宜,飲食消息,患者住彼寺中,三月半年,十愈八九。

 觀此知保身卻病之方,莫要於怡養性真,慎調飲食,不得僅乞靈於藥餌也。

北方人所眠火坑,南方人用之,體質陰虛者,多深入火氣,每致生疾。吾邑張侯舫孝廉維,留寓京師,久臥火炕,遂患咳嗽﹝Cough﹞。

 醫者誤謂肺虛,投以五味子、五倍子等藥,竟至殞命。張貧而好學,品復端謹,中年不祿,士林惜之。

凡從高墜下而暈絕者,慎勿移動,俟其血氣復定而救之,有得生者。

 若張惶扶掖以擾亂之,百無一生。

 余戚沈氏之女,年甫十歲,從樓墮地暈死,急延醫視之曰:幸未移動,尚可望生,否則殆矣。

 乃以藥灌之,移時漸蘇而安。

 治跌損者,人尿煮熱洗之灌之良。

讀《續名醫類案》,而知移動之禁,非獨墜跌者宜然也,備錄之。

 張子和治叟年六十餘,病熱厥頭痛,以其用湧藥時已一月間矣,加之以火,其人先利,年高身困,出門見日而僕不知人,家人驚惶欲揉撲之,張曰:火不可擾。與西瓜涼水蜜雪,少頃而蘇。

 蓋病患年高湧泄,則脈易亂,身體內有炎火,外有太陽,是以跌僕,若更擾之,便不救矣。

汪石山治人卒厥暴死不知人,先因微寒發熱,面色薑黃,六脈沉弦而細,知為中風﹝apoplexy﹞久鬱所致,令一人緊抱,以口接其氣,徐以熱薑湯灌之,禁止喧鬧,移動則氣不返矣。有頃果蘇,溫養半月而安。不特此症為然,凡中風﹝apoplexy﹞、中氣、中寒、暴厥,俱不得妄動以斷其氣。

 《內經》明言氣復返則生,若不諳而擾亂,其氣不得復,以致夭枉者多矣。

 魏玉璜曰:遇卒暴病,病家醫士皆宜知此。

 蓋暴病多火,擾之則正氣散而死也。余女年十八,忽暴厥,家人不知此,群集喧哄,又扶挾而徙之他所,致蘇復絕,救無及矣。

 今錄張、汪二案,五內猶摧傷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