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醫必辨》(清‧李冠仙)

 論類中症不可妄用再造丸:

 (三條,附錄龔趙氏常服調理方)

類中之症,多由肝虛生風,所謂內風,非外風也。

 間有外風引動內風者,然所見甚少。

大抵風自內生也,故景岳直謂之非風症。

 其論曰:凡非風,口眼歪斜﹝Facial_paralysis﹞,半身不遂﹝hemiplegia﹞,四肢無力﹝limb_weakness﹞,掉搖拘攣之屬,皆筋骨之病也。

 肝主筋,腎主骨,肝藏血,腎藏精,精血虧﹝blood_deficiency﹞損,不能滋養百骸,故筋有緩急之病,骨有痿弱之病,總由精血敗傷而然。

 如樹木之衰,一枝精液﹝semen﹞不到,即一枝枯槁。

 景岳素重溫補,而於類中之症,則獨重養血。

 誠以《內經》有云:足得血而能步,掌得血而能握,指得血而能攝。

 治偏廢者,能無以養血為主乎?

 陳臨川先生有云: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可謂要言不繁。

 予數十年來,守此法以治類中,未有不效。

 雖初病亦有痰涎壅塞,不得不先為疏通者,然如活絡丹方,不宜多用,恐養陰不及,反耗其陰也。

 乃乾隆年間,揚州鹽商;不知所延何醫,制有再造丸,藥味夾雜五十餘味,多用香燥,以為可以通絡開竅,全不思類中多由精血不足,肝失所養,虛風鼓動,經絡﹝Meridian﹞空虛,焦燥太過,轉傷陰血,何能熄風乎?

 吾鄉有原任池州府吳某者,半身不遂﹝hemiplegia﹞,延予調治。

 其人好內,腎不養肝,陰虛火盛,且食量甚大,專嗜肥濃,胃火亦甚旺。

 予專以滋肝清熱﹝clearing_heat﹞,兼以清胃消痰﹝dispersing_phlegm﹞,日見痊好,惟語言謇滯耳!

 或勸以須服再造丸,予再三開導與病不合,伊見手足如常,亦暫根據從,常服膏方,不復延醫,已數年矣。

 乃忽急延予診,至則臥床不起,謂左腿不知何在矣。

 細詢其過,則有某醫者,勸服再造丸,其人本自賣此丸,連服五丸,而左腿若失矣。

 伊悔恨無窮,求予挽救。

 予曰:還爾腿尚可,履步如常,萬不能矣。

 仍以前法加減,調治十數日後,腿漸有知,又數日漸可待人而行,而軟弱無力。

 其人年逾七旬,現雖尚存,然經年臥床不起矣。

再造丸之害如此,不知醫而妄用者,尚慎哉!

→【旃﹝方丹﹞:音,ㄓㄢ。意:旃:古代一種赤色曲柄的旗。同“氈”。文言助詞,相當於“之”或“之焉”:“天其殃之也,其將聚而殲旃”。】

今之人先天不足,氣血﹝qi-blood﹞多虧,加以利欲熏其心,酒色耗其腎,肝失所養,木燥生風,類中之症多由於此。

 能先事預防,一病即治,調養得法,或即痊癒,或帶病延年。

 予所治者不少,大約除中風﹝apoplexy﹞不語﹝mutistic﹞,最難獲效,予卻不治,餘則鮮有無效者,但總不用再造丸耳!

 如莊儀吉類中風﹝apoplexy﹞幾二十年,至今尚存。

 劉頌芬類中十年,尚能遊覽。

 龔趙氏乃吾義女,類中治癒,今已十餘年,並不復發。

 又治丹徒縣熊公,今亦十餘年不復發,即如今歲朱惠疇、王新樓皆有中象,一治而愈。

 凡此皆先告以勿妄服再造丸。

 夫再造丸非必一無所用,如遇肥人多痰,經絡﹝Meridian﹞阻塞,或夾外風,其方香藥散藥不少,亦可有效;而如遇腎不養肝,木燥生風之症,則服之無益而有損。

 近來此症甚多,而一遇此症,症者、醫者以及旁人,無不欲服再造丸。

 嗟乎!

醫理精深,豈一再造丸遂能治天下之類中症耶?

 予明辨之,尚望醫者同辨之,不然,吳某前車可鑒也。

予治類中症,嘗用十味溫膽湯加減。

 其方有開有合,以開進補,以補進開,不涼不暖,調理最宜,而治類中為尤合。

 惟初病夾痰,不宜用參,則易以沙參、孩兒參;初病風火交盛,則以地易熟地;心肺火旺,則以麥冬易遠志,以白芍或女貞易棗仁。

 若夫筋惕肉膶﹝cramp_and_muscular_twitching﹞,則羚羊角在所必用,所謂入肝舒筋之聖藥也;更佐以豨薟﹝siegesbeckia﹞,雖口眼歪斜﹝Facial_paralysis﹞,無不應手而愈。

 至經絡﹝Meridian﹞不和,血脈不通,則加以參須、歸鬚,謂之二須飲;或助以橘絡、絲瓜絡,謂之二絡飲。

 至大便結燥,養陰即以潤燥,久自能通,或以五仁潤之,切不可下,致犯虛虛也。

 方藥甚多,不能盡述,大致如此,在後人神而明之,觸類而長之耳!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