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真傳》(清‧高世栻)

 先生自述:

余童年喪父,家貧無所資,藉舌耕以奉母,及制舉之業不獲售,遂習岐黃之術于倪先生之門。

 所授書有《藥性》、《全生集》、《明醫指掌》、《傷寒五法》,並諸方歌訣,以為道在於是。

 二十三歲即懸壺,治病頗效,多有稱許者,然循方投藥,究未能刻期應驗。

 甲辰歲,餘年二十有八,七月中旬,患痢甚篤,延時醫延醫,藥日投而病日劇,月餘不得愈,遂不服藥,至仲冬而痢方止。

 因歎曰:醫之不可為也,醫治我若是,我治人想亦若是。

 以醫覓利,草菅人命,謂天理何?

 其時隱庵張先生開講經論,遂往學焉,得究觀《傷寒》、《金匱》、《神農本經》及《素問》、《靈樞》諸書,朝夕參究,始悔前之所習,皆非醫學之根源。

 隱庵先生,亦以針芥之投,無微不晰。

 如是者十年,岐黃至理,雖未能窺其堂奧,而論證施治,已不同於往昔之見病治病,執風痰﹝wind_phlegm﹞、氣火、感寒、停食之說,遂循方而投藥也。

 故每遇一證,必究其本而探其原,處方用藥,不同流俗,因是人咸謂余偏執。

 嗟嗟!

 人命攸關,余豈故為離奇而偏執耶?

 夫只閱方書,不明經論,知其外,不知其內,則視余誠偏矣;以藥試病,中無定見,究其末,不究其源,則視余誠執矣。

 蓋醫理如剝蕉心,剝至無可剝,方為至理;以至理而論病,則大中至正,一定不移,而豈偏執之謂哉?

 余觀經論之暇,每閱分門別類之方書,皆醫門糟粕也。

 即如《薛氏醫案》、趙氏《醫貫》、《醫宗必讀》、《裴子言醫》等書,亦皆方技之穎悟變通,非神農、軒岐、仲景一脈相傳之大道也。

 方書有云:不知十二經絡﹝Meridian﹞,開口舉手便錯;不明五運六氣﹝five_movements_and_six_climates﹞,讀盡方書無濟;病有標,復有本,求中標,只取本,治千人,無一損。

 此言甚善!

 余因及門進論,著授《醫學真傳》,以示正道,以斥旁門,而使學人之不可不慎也。

 余何敢與世爭名哉?

 亦俟知我者之不罪我而已!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