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真傳》(清‧高世栻)

 用藥大略:

余初事醫,亦閱方書,未讀《本經》,只知某藥性寒,某藥性熱,某藥豁痰,某藥行氣,某藥燥濕,某藥健脾,某藥破血,某藥補血﹝replenishing_blood﹞。

 遇病用藥,如是而已!

 及藥不應手,嗜古而靈,始知五運六氣﹝five_movements_and_six_climates﹞之理。

 天地有五運六氣﹝five_movements_and_six_climates﹞,人身亦有五運六氣﹝five_movements_and_six_climates﹞,而百卉草木,亦莫非五運六氣﹝five_movements_and_six_climates﹞。

 五運﹝five_evolutive_phases﹞,五行也;六氣﹝six_climatic_factors﹞,亦五行也。

 天地開闢,草木始生,農皇仰觀俯察,而百卉草木,有五方之出處,五時之生成,其中更有五色、五臭、五味,而合於人之五臟﹝the_five_Zang_organs﹞、六腑﹝Six_Fu_Organs﹞,天地人物,一以貫之,著為藥性。

 知藥之性,則用之無窮,取之有本;後人不知其性,但言其用,是為逐末亡本。

 如雲犀角解心熱,羚羊清肺肝。

 遇心熱之證,宜用犀角,肺肝之證,當用羚羊,使用之而毫不見功,將如之何?

 必知犀角之性如何,所以清心熱者何故?

 羚羊之性何如,所以清肺肝者何故?

 知其所以然之故,則取之左右逢其源,不知其故而硬用之,是欲金之鳴而撞其木也。

 雖撞不鳴,不鳴愈撞,愈撞愈不鳴,即至折手,不見成功,何益哉!

藥性必分臟腑﹝organs﹞經脈﹝channel_vessel﹞,升降出入。

 或行皮毛﹝skin_and_hair﹞,或解肌腠、或通經脈﹝channel_vessel﹞、或起水土之氣上行、或助金木之氣轉輸、或秉鎮墜之質下降。

 以藥性之運氣,合人身之運氣而用之,斯為有本。

 茲未能悉底詳明,姑以日逐所用數十品言之。

人參補五臟﹝the_five_Zang_organs﹞之真元,五臟﹝the_five_Zang_organs﹞真元有一臟不足者,即用之。

 若水火不交,心腎之真元不足也;天地不交,脾肺之真元痞塞也;氣血﹝qi-blood﹞不和,陰陽之真元不濟也,急用之,猶恐無裨矣。

 凡飲食不進,胃口不開者,必用人參。

蓋五臟﹝the_five_Zang_organs﹞、六腑﹝Six_Fu_Organs﹞之氣俱至於胃,猶江漢朝宗於海也。

 有一臟一腑之氣不至於胃,其人必不能食,雖食亦勉強不多。

 別藥補止一臟一腑,獨人參備天、地、人三才之氣,能補五臟﹝the_five_Zang_organs﹞、六腑﹝Six_Fu_Organs﹞之元神,故必用之。

 其餘之用。

 不可勝說,若欲盡說,罄竹難書,善悟可耳!

黃芪、助三焦﹝triple_energizer﹞之氣,從經脈﹝channel_vessel﹞以達肌腠,若三焦﹝triple_energizer﹞內虛不能從經脈﹝channel_vessel﹞而達肌腠者,必用之。

白術補脾土,脾土虛者必用之。

 類之山藥、石斛、米仁、乾薑、炙甘草,皆脾土藥也。

 其餘尚有運脾消導之藥,不可勝紀矣。

五味子、杜仲、補骨脂、巴戟天、熟地黃,皆補腎藥也。

 陽氣立而陰精不足,凡此可補,然緩著也。

 若腎精竭而陽無所附,又宜桂、附以補陽。

凡藥空通者,轉氣機。

 如升麻、木通、烏藥、防己、通草,皆屬空通。

 藤蔓者走經脈﹝channel_vessel﹞,如銀花、乾葛、風藤、續斷、桑寄生,皆屬藤蔓;至不必藤蔓而入血分之藥,亦走經脈﹝channel_vessel﹞,如紅花、當歸、丹皮、秦艽、白芍之類。

 胸膈不和,在兩乳之上,則川貝母、桔梗、茜草、麥冬,木通、蔞仁,主開胸痹﹝chest_painful_impediment﹞;凡胃絡與心包絡不相通貫,致不能橫行旁達者,此藥亦主之。

 心氣不交於腎,則桂枝,茯苓、棗仁、枸杞,可使心氣歸伏於下。

 肝氣有餘而內逆,則用元胡、青皮、五靈脂、香附、白蒺藜之類以疏肝。

凡藥有刺而屬金者,皆主伐肝。

 蓋金能制風,金能平木,制風平木,即所以伐肝也。

 肝氣不足而內虛,則用山萸肉、五味子、熟地黃、當歸、白芍、木瓜之類以補肝。

 又水能生木,補腎即補肝,所謂虛則補其母也。

五臟﹝the_five_Zang_organs﹞調和,六腑﹝Six_Fu_Organs﹞無恙,或三焦﹝triple_energizer﹞火氣有餘,陽明燥氣上熾,少陽相火﹝ministerial_fire﹞妄動,則芩、連、梔、柏,凡瀉火清涼皆可用也;若臟腑﹝organs﹞內虛,而燥火上炎者,又當和其臟腑﹝organs﹞,或補瀉兼施,不可專行涼瀉矣。

 肺為五臟﹝the_five_Zang_organs﹞之長,受朝百脈,不宜有病。

 其咳嗽﹝Cough﹞之證,雖關於肺,而病根在於別臟別腑,腑臟之氣,不循經順行各上逆於肺,而為咳也。

 若咳果在於肺,久久便為不治之證。

 而肺經之藥,通變無窮,不可執一。

 如杏仁、桔梗、桑皮、白芥子、麻黃、紫蘇、葶藶子,皆瀉肺藥也;百合、款冬、貝母、人參、五味子,皆補肺藥也。

 而補脾之藥,亦所以補肺,蓋足太陰屬脾土,手太陰屬肺金,土能生金,故補脾即所以補肺也。

 凡發散毛竅,解肌出汗之藥,皆所以瀉肺。

 蓋肺主皮毛﹝lung_governing_skin_and_hair﹞,金能生水,實則瀉其子,故皮毛﹝skin_and_hair﹞汗出所以瀉肺也。

其病在骨,當用腎臟之藥,桂、附可用。

 其病在筋,當用肝臟之藥,歸、芍可用,及前補肝之藥,皆可用也。

 病在肌肉,當用補脾助土之藥。

 病在經脈﹝channel_vessel﹞,當用心包絡之藥。

 病在皮毛﹝skin_and_hair﹞,當用肺經之藥。

 其藥已載于前,意會而神明之可也。

又痘證用藥,方書俱有成法,餘獨體痘根所發之原,而神解以治。

 痘毒起於腎,此毒一發,合相火﹝ministerial_fire﹞而上行,故痘為水毒,因火始發,見點一二,則知外有熱而內發痘。

 《經》云:榮主血,衛主氣。

 主血者,合心主之包絡也;主氣者,合三焦﹝triple_energizer﹞之肌腠也。

 如三焦﹝triple_energizer﹞氣虛,見點一二,火毒內熾,一起便見狂煩不順,則用大承氣湯,乃釜底抽薪之治。

 如錢氏百祥丸,亦釜底抽薪之法也。

 若無此證,但觀其痘所循之路,必令三焦﹝triple_energizer﹞之氣內合心包。

心包主血、主脈,見點不必發表,第一要用經脈﹝channel_vessel﹞之藥,使三焦﹝triple_energizer﹞之氣先合榮血而走心包,如紅花、續斷、秦艽、茜草、當歸、川芎、生地、銀花之類;出之有漸,顏色潤澤,便當和其三焦﹝triple_energizer﹞,調其中胃,四五日痘根微有水色,即宜助三焦﹝triple_energizer﹞而補氣血﹝qi-blood﹞,銀花、歸、芍、茯苓、黃芪、人參、甘草、桑蟲。

 如是而已,此外之治,皆不諳經脈﹝channel_vessel﹞,不知自然之理,而妄行施治者也。

 此其大略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