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真傳》(清‧高世栻)

 咳嗽﹝Cough﹞:

語云:諸病易治,咳嗽﹝Cough﹞難醫。

 夫所以難治者,緣咳嗽﹝Cough﹞根本甚多,不止於肺。

 今世遇有咳嗽﹝Cough﹞,即曰肺病,隨用發散、消痰﹝dispersing_phlegm﹞、清涼、潤肺之藥,藥日投而咳日甚,有病之經脈﹝channel_vessel﹞,未蒙其治,無病之經脈﹝channel_vessel﹞,徒受其殃,至一月不愈,則弱證將成,二月不愈,則弱證已成,延至百日,身命雖未告殂,而此人已歸不治之證矣。

 嗚呼!

 本屬可治之病,而壞於凡醫之手,舉世皆然,莫可如何!

 余因推本而約言之。

 《素問》‧咳論》云:五臟﹝the_five_Zang_organs﹞、六腑﹝Six_Fu_Organs﹞皆令人咳,非獨肺也,是以咳病初起,有起於腎者,有起於肝者,有起於脾者,有起於心包者,有起於胃者,有起於中、上二焦者,有起於肺者,治當察其原,察原之法,在乎審證。

若喉癢而咳,是火熱之氣上衝也,火欲發而煙先起,煙氣衝喉,故癢而咳。

 又有傷風初起,喉中一點作癢,咽熱飲則少蘇,此寒凝上焦﹝upper_energizer﹞,咽喉不利而咳也,或寒或熱,治當和其上焦﹝upper_energizer﹞。

 其有胸中作癢,癢則為咳,此中焦﹝middle_energizer﹞津血內虛,或寒或熱而為咳,法當和其中焦﹝middle_energizer﹞。

 此喉癢之咳,而屬於上、中二焦也。

若氣上衝而咳,是肝、腎虛也。

 夫心、肺居上,肝、腎居下。

 腎為水臟,合膀胱水腑,隨太陽之氣,出皮毛﹝skin_and_hair﹞以合肺。

 肺者天也,水天一氣,營運不息。

 今腎臟內虛,不能合水腑而行皮毛﹝skin_and_hair﹞,則腎氣從中土以上衝,上衝則咳。

 此上衝之咳而屬於腎也。

又肝藏血,而衝、任血海﹝blood_sea﹞之血,肝所主也。

 其血則熱肉充膚,澹滲皮毛﹝skin_and_hair﹞,臥則內歸於肝。

 今肝臟內虛,不合衝、任之血,出於膚腠,則肝氣從心包以上衝,上衝則咳。

 此上衝之咳而屬於肝也。

又有先吐血﹝haematemesis﹞,後咳嗽者﹝Cough﹞。

 吐血﹝haematemesis﹞則足厥陰肝臟內傷﹝internal_damage﹞,而手厥陰心包亦虛,致心包之火上克肺金。

 心包主血、主脈,血脈內虛,夜則發熱,日則咳嗽﹝Cough﹞,甚則日夜皆熱,日夜皆咳。

 此為虛勞咳嗽﹝Cough﹞,先傷其血,後傷其氣,陰陽並竭,血氣皆虧,服滋陰﹝nourish_yin﹞之藥則相宜,服溫補之藥則不宜,如是之咳,百無一生。

 此咳之屬於心包也。

又手太陰屬肺金,天也;足太陰屬脾土,地也。

 在運氣則土生金,在臟腑﹝organs﹞則地天交。

 今脾土內虛,土不勝水,致痰涎上湧,地氣不升,天氣不降,而為咳,咳必兼喘。

 此咳之屬於脾也。

又胃為水穀海,氣屬陽明,足陽明主胃,手陽明主大腸。

 陽明之上,燥氣治之,其氣下行,今陽明之氣不從下行,或過於燥而火炎,或失其燥而停飲,咳出黃痰,胃燥熱也,痰飲﹝phlegm-fluid_retention﹞內積,胃虛寒也。

 此為腸胃之咳,咳雖不愈,不即殞軀。

 治宜消痰散飲。

 此咳之屬於胃也。

 夫痰聚於胃,必從咳出,故《咳論》云:聚胃關肺。

 使不知咳嗽﹝Cough﹞之原,而但以清肺、消痰﹝dispersing_phlegm﹞、疏風、利氣為治,適害也已!

外有傷風咳嗽﹝Cough﹞,初起便服清散藥,不能取效者,此為虛傷風也,最忌寒涼發散,投劑得宜,可以漸愈。

 又有冬時腎氣不足,水不生木,致肝氣內虛,洞涕不收,鼻竅不利,亦為虛傷風,亦忌發散,投劑得宜,至春天和凍解,洞涕始收,鼻竅始利。

咳嗽﹝Cough﹞大略,其義如是,得其意而引伸之,其庶幾乎!

咳嗽﹝Cough﹞俗名曰嗆,連咳不已,謂之頓嗆﹝whooping_cough﹞。

 頓嗆者﹝whooping_cough﹞,一氣連嗆二三十聲,少者十數聲,嗆則頭傾胸曲,甚者手足拘攣﹝hypertonicity_of_the_limbs﹞,痰從口出,涕泣相隨,從膺胸而下應於少腹。

 大人患此,如同哮喘﹝asthma﹞,小兒患此,謂之時行頓嗆﹝whooping_cough﹞。

 頓嗆﹝whooping_cough﹞不服藥,至一月亦愈。

 所以然者,周身八萬四千毛竅,太陽膀胱之氣應之,以合于肺,毛竅之內,即有絡脈﹝collaterals﹞之血,胞中血海﹝blood_sea﹞之血應之,以合於肝:若毛竅受寒,致胞血凝澀,其血不能澹滲於皮毛﹝skin_and_hair﹞絡脈﹝collaterals﹞之間,氣不煦而血不濡,則患頓嗆﹝whooping_cough﹞。

 至一月,則胞中之血一周環復,故一月可愈;若一月不愈,必至兩月。

 不與之藥,亦不喪身。

 若人過愛其子,頻頻服藥,醫者但治其氣,不治其血,但理其肺,不理其肝,頓嗆﹝whooping_cough﹞未已,又增他病。

 或寒涼過多,而嘔吐﹝vomiting﹞不食;或攻下過多,而腹滿泄泄;或表散過多,而乳腫﹝swelling_of_the_breasts﹞喘急:不應死而死者,不可勝計。

 嬰兒頓嗆﹝whooping_cough﹞初起,但當散胞中之寒,和絡脈﹝collaterals﹞之血,如香附、紅花、川芎、歸、芍之類可用;其內寒嘔吐者﹝vomiting﹞,乾薑、吳萸可加:表裏皆虛者,芪、術、參、苓可用。

 因病加減,在醫者之神明。

 苟不知頓嗆﹝whooping_cough﹞之原,而妄以前、杏、蘇、芩、枳、桔、抱龍丸輩,清肺化痰,則不可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