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貫珠集》(清‧尤在涇)

 瘥後諸病 七條:

傷寒陰陽易﹝yin-yang_transmission﹞之為病。

 其人身體重。少氣。少腹裏急。或引陰中拘攣﹝hypertonicity﹞。熱上衝胸。頭重﹝heaviness_of_head﹞不欲舉。

眼中生花﹝flowery_vision﹞。膝脛拘急者﹝hypertonicity﹞。燒散主之。

→【﹝衤軍﹞:音,ㄎㄨㄣ。古代稱褲子:褌襠。ex:燒裩散=燒散】

陰陽易者﹝yin-yang_transmission﹞。男子大病新瘥。尚有餘熱。婦人與之交而得病:名曰陽易。或婦人大病新瘥。餘熱未盡。男子與之交而得病者:名曰陰易。以陰陽相感。精氣交通。熱氣從之而傳易也。

 其人身體重少氣者。勞傷真氣。而熱勝之也。少腹裏急。或引陰中拘攣﹝hypertonicity﹞。及膝脛拘急者﹝hypertonicity﹞。精虛熱入。而脈道不通也。熱上衝胸。頭重﹝heaviness_of_head﹞不欲舉。眼中生花﹝flowery_vision﹞。則熱氣重蒸。而且上淆清陽矣!

大病瘥後勞復者﹝taxation_relapse﹞。枳實梔子豉湯主之。

 若有宿食者﹝food_retention﹞。加大黃如博棋子大五六枚。

大病新瘥。血氣未復。餘熱未盡。而強力作勞。因復發熱者﹝Fever﹞:名曰勞復﹝taxation_relapse﹞。為其餘熱之氣。因勞而外浮也。枳實、梔子。

 所以下熱。豆豉所以散熱。

 蓋亦表裏之劑。而氣味輕薄。適宜于病後復發之體耳。

 若有宿食者﹝food_retention﹞:名曰食復﹝relapse_due_to_dietary_irregularity﹞。

 《內經》所謂食肉則復。多食則遺也。故于枳實梔子豉湯中少加大黃。以逐其宿食﹝food_retention﹞。

枳實梔子豉湯方:

 枳實(三枚,炙)、梔子(十四枚,擘)、豉(一升,綿裹)。

 上以清漿水七升。空煮取四升。納枳梔。煮取二升。下豉。更煮五六沸,去滓,溫分再服。覆令微似汗。傷寒瘥已後更發熱者﹝Fever﹞。小柴胡湯主之。

 脈浮者﹝floating_pulse﹞。以汗解之。脈沉實者。以下解之。

傷寒瘥已後更發熱者﹝Fever﹞。不因作勞。亦未過食。而未盡之熱自從內而達於外也。故與小柴胡湯。

因其勢而解之。且人參、甘棗。可以益病後之虛。黃芩、半夏。可以和未平之裏也。脈浮者﹝floating_pulse﹞。邪氣連表。汗之使之外解。脈沉實者。邪氣居裏。下之使從裏解。亦因其勢而利導之耳。

大病瘥後。從腰以下有水氣者﹝edema﹞:牡蠣澤瀉散主之。

大病新瘥。而腰以下腫滿者,此必病中飲水過多。熱邪雖解。水氣﹝edema﹞不行。浸漬於下。而肌肉腫滿也。是當以急逐水邪為法。牡蠣澤瀉散鹹降之力居多。飲服方寸匕。不用湯藥者。急藥緩用。

且不使助水氣也﹝edema﹞。

 若驟用補脾之法。恐脾氣轉滯而水氣﹝edema﹞轉盛。寧不氾濫為患耶。

牡蠣澤瀉散方:

 牡蠣(熬)、澤瀉、栝蔞根、葶藶(熬)、商陸根、蜀漆(洗去腥)、海藻(洗去鹹各等分)。

 上七味,異搗下篩為散。更入臼中治之。白飲和服方寸匕。小便利。止後服。

大病瘥後。喜唾。久不了了者。胃上有寒。當以丸藥溫之。宜理中丸。

大病瘥後。胃陰虛者。津液不生。則口乾﹝dry_mouth﹞欲飲。胃陽弱者。津液不攝。則口不渴而喜唾。至久之而尚不了了。則必以補益其虛。以溫益其陽矣!

 曰胃上有寒者:非必有客氣也。虛則自生寒耳。

理中丸補虛溫中之良劑。不用湯者,不欲以水氣﹝edema﹞資吐也。

傷寒解後。虛羸少氣。氣逆﹝reversed_flow_of_qi﹞欲吐者:竹葉石膏湯主之。

大邪雖解。元氣未復。餘邪未盡。氣不足則因而生痰。熱不除則因而上逆。是以虛羸少食。而氣逆﹝reversed_flow_of_qi﹞欲吐也。

 竹葉石膏湯乃白虎湯之變法。以其少氣。故加參、麥之甘以益氣。以其氣逆﹝reversed_flow_of_qi﹞有飲。故用半夏之辛以下氣蠲飲。且去知母之鹹寒。加竹葉之甘涼。尤於胃虛有熱者為有當耳。

竹葉石膏湯方:

 竹葉(二把﹞、石膏(一斤)、人參(三兩)、粳米(半升)、半夏(半升,洗)、甘草(二兩,炙)、麥冬(一升,去心)。

 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納粳米。煮米熟湯成。去米。溫服一升。日三服。

病患脈已解。而日暮微煩。以病新瘥。人強與穀。脾胃氣尚弱。不能消穀。故令微煩。損穀則愈。

脈已解者。病邪解而脈已和也。微煩、微熱也。解則不當復煩。而日暮微煩者:以病新瘥。不當與穀而強與之。胃虛穀實。不能勝之。則發煩熱﹝heat_vexation﹞也。損穀則愈者。

 謂不可以藥治之。但損其穀食。則胃自和耳。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