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貫珠集》(清‧尤在涇)

 卷 厥陰篇:

 厥陰諸法:

 厥陰清法 五條:

厥陰病﹝jueyin_disease﹞:渴欲飲水者。少少與之愈。

厥陰之病﹝jueyin_disease﹞:本自消渴﹝consumptive_thirst﹞。雖得水未必即愈。此云:渴欲飲水。少少與之愈者。必厥陰熱邪還返陽明之候也。熱還陽明。津液暴竭。求救于水。少少與之。胃氣則和。其病乃愈。

 若系厥陰。則熱足以消水。而水豈能消其熱哉。

下利﹝diarrhea﹞欲飲水者。以有熱故也。白頭翁湯主之。

傷寒自利﹝spontaneous_diarrhea﹞不渴者。為臟有寒。太陰自受寒邪﹝cold_pathogen﹞也。下利﹝diarrhea﹞欲飲水者。以裏有熱。傳經之邪。厥陰受之也。白頭翁湯除熱堅下。中有秦皮。色青味苦。氣涼性澀。能入厥陰。清熱去濕而止利也。

白頭翁湯方:

 白頭翁(二兩)、黃連、黃柏、秦皮(各三兩)。

 上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去滓,溫服一升。不愈。更服一升。

熱利下重者。白頭翁湯主之。

傷寒熱﹝cold_and_heat﹞邪入裏。因而作利者。

 謂熱利。下重即後重。熱邪下注。雖利而不得出也。白頭翁苦辛除邪氣。黃連、黃柏、秦皮。苦以堅之。寒以清之。澀以收之也。

下利﹝diarrhea﹞後更煩。按之心下濡者。為虛煩也﹝vacuity_vexation﹞。宜梔子豉湯。

下利﹝diarrhea﹞後更煩者:熱邪不從下減而復上動也。按之心下濡。則中無阻滯可知。

 故曰:虛煩﹝vacuity_vexation﹞。香豉、梔子。能徹熱而除煩。得吐則熱從上出而愈。因其高而越之之意也。

傷寒六七日。大下後。寸脈沉而遲。手足厥逆﹝deadly_cold_hand_and_foot﹞。下部脈不至。咽喉不利。吐膿血。泄利不止者。為難治。麻黃升麻湯主之。

傷寒六七日。寒已變熱而未實也。乃大下之。陰氣遂虛。陽氣乃陷。陽氣陷。故寸脈沉而遲。

陰氣虛﹝qi_deficiency﹞。故下部脈不至。陰陽並傷。不相順接。則手足厥逆﹝deadly_cold_hand_and_foot﹞。而陽邪之內入者。方上淫而下溢。為咽喉不利。為吐膿血。為泄利不止。是陰陽上下並受其病。而虛實冷熱。亦復混淆不清矣!

 是以欲治其陰。必傷其陽。欲補其虛。必礙其實。

 故曰:此為難治。麻黃升麻湯合補瀉寒熱﹝cold_and_heat﹞為劑。使相助而不相悖。庶幾各行其事。而並呈其效。方用麻黃、升麻。

 所以引陽氣發陽邪也。而得當歸、知母、葳蕤、天冬之潤。則肺氣已滋。而不蒙其發越之害矣!

 桂枝、乾薑。

 所以通脈止厥也。而得黃芩、石膏之寒。則中氣已和。而不被其燥熱之烈矣!

 其芍藥、甘草、茯苓、白術則不特止其泄利。抑以安中益氣。以為通上下和陰陽之用耳。

麻黃升麻湯方:

 麻黃(二兩半,去節)、當歸、升麻(各一兩一分)知母、黃芩、葳蕤(各十八銖)、石膏(綿裹碎)、白術、乾薑、白芍、天冬(去心)、桂枝、茯苓、甘草(炙,各六銖)。

 上十四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黃一二沸,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滓,分溫三服。相去如炊三斗米飯頃。令盡汗出愈。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