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貫珠集》(清‧尤在涇)

 卷四 陽明篇下:

 陽明明辨法 第二:

 陽明可下、不可下之辨 十五條: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脈遲,雖汗出不惡寒者﹝no-aversion_to_cold﹞。其身必重、短氣、腹滿而喘﹝asthma﹞。有潮熱者﹝hot_flush﹞。此外欲解。可攻裏也。手足漐漐然之汗﹝drizzly_sweating_ofhe_extremities﹞者,此大便已硬也。大承氣湯主之。

 若汗多﹝copious_sweat﹞。微發熱﹝Fever﹞、惡寒者﹝aversion_to_cold﹞。外未解也。其熱不潮。未可與承氣湯。

 若腹大滿不通者。可與小承氣湯微和胃氣。勿令大泄下。

→【﹝執水﹞:音,折。小雨不輟也。形容微汗,皮膚潮潤。】

傷寒以身熱﹝generalized_heat﹞、惡寒﹝aversion_to_cold﹞為在表。身熱﹝generalized_heat﹞不惡寒為在裏。而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無表證者。可下。有表證者。則不可下。此汗出不惡寒。身重﹝generalized_heaviness﹞、短氣。腹滿而喘﹝asthma﹞。潮熱﹝hot_flush﹞。皆裏證也。脈雖遲。猶可攻之。以腹滿便閉。裏氣不行。故脈為之濡滯不利。非可比于遲則為寒之例也。

 若手足然而汗出者﹝drizzly_sweating_ofhe_extremities﹞。陽明熱甚。大便已硬。

欲攻其病。非大承氣不為功矣!

 若汗多﹝copious_sweat﹞。微發熱﹝Fever﹞。惡寒﹝aversion_to_cold﹞。則表猶未解。其熱不潮。則裏亦未實。豈可漫與大承氣。遺其表而攻其裏哉。

即腹大滿不通。而急欲攻之者。亦宜與小承氣微和胃氣。而不可以大承氣大泄大下。恐裏虛邪陷。變證百出。則難挽救矣!

 以下七條。於可攻證而更審其小便之多少。大便之溏硬。脈之實與不實。經之過與不過。熱之潮與不潮。而後從而治之。故知下法不可不慎也。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潮熱﹝hot_flush﹞。大便微硬者。可與大承氣湯。不硬者,不可與之。

 若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六七日。恐有燥屎。欲知之法。少與小承氣湯。湯入腹中轉矢氣者﹝flatus﹞。此有燥屎。可攻之。

 若不轉矢氣者﹝flatus﹞。此但初頭硬。後必溏。不可攻之。攻之必脹滿不能食也。欲飲水者。與水則噦﹝Dry_Vomiting﹞。其後發熱者﹝Fever﹞。必大便復硬而少也。以小承氣湯和之。不轉矢氣者﹝flatus﹞。慎不可攻也。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有潮熱者﹝hot_flush﹞。為胃實。熱不潮者。為胃未實。而大承氣湯。有燥屎者。可與。初硬後溏者。則不可與。故欲與大承氣。

 必先與小承氣。恐胃無燥屎。邪氣未聚。攻之則病未必去。而正已大傷也。服湯後轉矢氣者﹝flatus﹞。便堅藥緩。屎未能出。而氣先下趨也。故可更以大承氣攻之。不轉矢氣者﹝flatus﹞。胃未及實。但初頭硬後必溏。雖小承氣已過其病。況可以大承氣攻之哉。胃虛無氣。脹滿不食。所必至矣!

 又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能飲水者為實。不能飲水者為虛。如雖欲飲。而與水則噦﹝Dry_Vomiting﹞。

 所謂胃中虛冷。欲飲水者。與水則噦也﹝Dry_Vomiting﹞。其後卻發熱者﹝Fever﹞。知熱氣還入於胃。則大便硬。而病從虛冷所變。故雖硬而仍少也。亦不可與大承氣湯。但與小承氣微和胃氣而已。

 蓋大承氣為下藥之峻劑。

 仲景恐人不當下而誤下。或雖當下而過下。故反復辨論如此。而又申之曰:不轉矢氣者﹝flatus﹞。慎不可攻也。嗚呼!

 仁人之心。可謂至矣!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下之。心中懊﹝feeling_of_vexation﹞而煩。胃中有燥屎者。可攻。腹微滿。初頭硬。後必溏。不可攻之。

 若有燥屎者。宜大承氣湯。

陽明下後。心中懊﹝feeling_of_vexation﹞而煩。胃中有燥屎者。與陽明下後。心中懊﹝feeling_of_vexation﹞。饑不能食者﹝hunger_with_no_desire_to_eat﹞有別矣!

 彼為邪擾於上。

 此為熱實於中也。熱實則可攻。故宜大承氣。

 若腹微滿。初頭硬。後必溏者。熱而不實。邪未及結。則不可攻。攻之必脹滿不能食也。

→【﹝忄農﹞:音,ㄋㄠˇ。意:古同「惱」。】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譫語﹝delirious_speech﹞。發潮熱﹝hot_flush﹞。脈滑而疾者。小承氣湯主之。

 因與承氣湯一升。腹中轉矢氣者﹝flatus﹞。更服一升。

 若不轉矢氣﹝flatus﹞。勿更與之。明日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脈反微澀者。裏虛也。為難治。不可更與承氣湯也。

譫語﹝delirious_speech﹞發潮熱﹝hot_flush﹞。胃實之徵也。脈滑而疾。則與滑而實者差異矣!

 故不與大承氣。而與小承氣也。

 若服一升而轉矢氣者﹝flatus﹞。知有燥屎在胃中。可更服一升。

 若不轉矢氣者﹝flatus﹞。此必初硬後溏。不可更與服之。一如前二條之意也。乃明日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而脈反微澀。則邪氣未去。而正氣先衰。補則礙邪。

攻則傷正。

 故曰:難治。便雖未通。豈可更以承氣攻之哉。

得病二三日。脈弱。無太陽柴胡證。煩躁﹝dysphoria﹞。心下硬。至四五日。雖能食。以小承氣湯少少與微和之。令小安。至六日。與承氣湯一升。

 若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六七日。小便少者。雖不能食。但初頭硬。後必溏。未定成硬。攻之必溏。須小便利。屎定硬。乃可攻之。宜大承氣湯。

傷寒能食者,為胃熱而不實。不能食者,為胃熱而實。而胃實之證。小便數者。可攻。小便少者。則不可攻。得病二三日。脈不浮而弱。而又無太陽柴胡之證。知其病獨在陽明之表也。煩躁﹝dysphoria﹞心下硬。至四五日不解。則裏證復具。故雖能食。亦必以小承氣微和胃氣。至六日。熱漸成實。當更與大承氣一升。以盡其病也。

 若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六七日。於法當下。而小便少者。則水穀不分。知其初硬後溏。然雖不能食。亦不可便與攻法。須俟其小便利。屎硬。然後以大承氣與之。夫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而津液竭者,不可下。須俟其津液還入胃中。而大便自行。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而小便少者。亦不可下。必俟其津液遍滲水道。而後可與下法。

蓋津液已竭而強攻之。則正虛不復。大便未硬而輒攻之。則邪去不盡。

 學人不可不審。而輕用下藥也。

傷寒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六七日。頭痛﹝Headache﹞有熱者:與承氣湯。其小便清者。知不在裏。仍在表也。當須發汗。

 若頭痛者﹝Headache﹞。必衄。宜桂枝湯。

太陽風寒外束。令人頭痛﹝Headache﹞。陽明熱氣上衝。亦令人頭痛﹝Headache﹞。傷寒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六七日。頭痛﹝Headache﹞有熱證者。

知其熱盛於裏。而氣蒸於上。非風寒在表之謂矣!

 故可與承氣湯下之。然熱盛於裏者。其小便必短赤。

 若小便清者。知其熱不在於裏。而仍在於表。當以桂枝湯發其汗。而不可以承氣湯攻其裏也。

若頭痛﹝Headache﹞不除者。熱留於經。必發鼻衄﹝epistaxis﹞。宜桂枝湯四字。疑在當須發汗句下。

 此條從太陽篇中移入。

汗出譫語者﹝delirious_speech﹞:以有燥屎在胃中。

 此為風也。須下之。過經乃可下之。下之若早。語言必亂。以表虛裏實故也。下之則愈。宜大承氣湯。

汗出譫語﹝delirious_speech﹞。

 謂風未去表。而胃已成實也。

 故曰:有燥屎在胃中。

 又曰:此為風也。須下之。過經乃可下之。見胃實須下。而風未去表。則必過經而後可下。不然。表間邪氣。又將入裏。胃益增熱。而語言錯亂矣!

 表虛裏實。即表和裏病之意。言邪氣入而並於裏也。

 《外台》云:裏病表和。下之則愈。汗之則死。故宜大承氣以下裏實。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不能食。攻其熱。必噦﹝Dry_Vomiting﹞。

 所以然者,胃中虛冷故也。以其人本虛。故攻其熱必噦﹝Dry_Vomiting﹞。

天之邪氣。中人則同。而人之臟氣。虛實則不同。此下三條。乃為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之中虛不足者設也。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當攻其熱。而胃中虛冷不能食者,則不可攻其熱。攻之則中寒﹝cold_strike﹞益甚。而氣乃上逆。故必作噦﹝Dry_Vomiting﹞。噦﹝Dry_Vomiting﹞、呃逆也﹝hiccup﹞。

 以下不可攻之證。凡七條。

傷寒嘔多。雖有陽明證。不可攻之。

夫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心下硬滿者,不可攻之。攻之利遂不止者。死。利止者。愈。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面合赤色。不可攻之。攻之必發熱﹝Fever﹞色黃。小便不利﹝Dysuria﹞。

陽明雖有可下之例。然必表證全無。而熱結在腸中者。方可攻之。

 若嘔多者。邪在膈也。心下硬滿者。邪未下於胃也。面合赤色者。邪氣怫鬱﹝depression﹞在表也。故皆不可攻之。攻之則裏虛而熱入。

其淫溢於下者。則下利不止﹝incessant_diarrhea﹞。其蓄聚於中者。則發熱﹝Fever﹞色黃。小便不利﹝Dysuria﹞。其或幸而不死者。邪氣竟從下奪而愈耳。然亦難矣!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脈遲,食難用飽。飽則微煩、頭眩﹝dizzy_head﹞、必小便難﹝difficult_urination﹞。此欲作穀疸﹝dietary_jaundice﹞。雖下之。腹滿如故。

 所以然者,脈遲故也。脈遲者。氣弱而行不利也。氣弱不行。則穀化不速。穀化不速。則穀氣鬱而生熱。其熱上衝。則作頭眩﹝dizzy_head﹞。氣上衝者不下走。則小便難﹝difficult_urination﹞。而熱之鬱於中者,不得下行濁道。必將蒸積為黃。

 故曰:欲作穀疸﹝dietary_jaundice﹞。然以穀氣鬱而成熱。而非胃有實熱。故雖下之。而腹滿不去。不得與脈數胃實者同論也。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本自汗出﹝spontaneous_sweating﹞。醫更重發汗。病已瘥。尚微煩不了了者,此大便必硬故也。以亡津液﹝fluid_exhaustion﹞。胃中乾燥。故令大便硬。當問其小便日幾行。

 若本小便日三四行。今日再行。故知大便不久出。今為小便數少。以津液當還入胃中。故知不久必大便也。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不大便﹝inability_to_defecate﹞。有熱結與津竭兩端。熱結者。可以寒下。可以鹹軟。津竭者。必津回燥釋。而後便可行也。茲已汗復汗。重亡津液﹝fluid_exhaustion﹞。胃燥便硬。是當求之津液。而不可復行攻逐矣!

 小便本多而今數少。則肺中所有之水精。不直輸於膀胱。而還入於胃府。於是燥者得潤。硬者得軟。結者得通。

 故曰:不久必大便出。而不可攻之意。隱然言外矣!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自汗出﹝spontaneous_sweating﹞。

 若發汗。小便自利者﹝uninhibited_urination﹞。

 此為津液內竭。雖硬。不可攻之。當須自欲大便。宜蜜煎導而通之。

 若土瓜根及大豬膽汁。皆可為導。

前條汗多﹝copious_sweat﹞復汗。亡津液﹝fluid_exhaustion﹞大便硬者。已示不可攻之意。

 謂須其津液還入胃中。而大便自行。

 此條復申不可攻之戒。而出蜜煎等潤導之法。何慮之周而法之備也。總之、津液內竭之人。其不欲大便者。靜以需之。其自欲大便者。則因而導之。

 仲景成法。後人可以守之而無變也。

蜜煎導方:

 蜜七合。一味。內銅器中。微火煎之。稍凝似餳狀。攪之。勿令焦著。欲可丸。並手撚作挺。

 令頭銳。大如指。長二寸許。當熱時急作。冷則硬。以內穀道﹝anus﹞中。以手急抱。欲大便時。乃去之。

豬膽汁方:

 大豬膽一枚。瀉汁。和醋少許。以灌穀道﹝anus﹞中。如一食頃。當大便出。

趺陽脈﹝instep_yang_pulse﹞浮而澀。浮則胃氣強。澀則小便數。浮澀相摶。大便則艱。其脾為約。麻仁丸主之。

浮者陽氣多。澀者陰氣少。而趺陽﹝instep_yang﹞見之。是為胃強而脾弱。約:約束也。猶弱者受強之約束。

而氣餒不用也。脾不用而胃獨行。則水液並趨一處。而大便失其潤矣!

 大黃、枳實、厚朴。所以瀉令胃弱。

 麻仁、杏仁、芍藥。所以滋令脾濃。用蜜丸者。恐速下而傷其脾也。

 蓋即取前條潤導之意。

而少加之力。亦傷寒下藥之變法也。

麻仁丸方:

 麻仁(二升)、芍藥(半升)、枳實(半升)、大黃(一斤)、杏仁(一升)、厚朴(一尺,炙,去皮)。

 上六味。為末。煉蜜為丸桐子大。飲服十丸。日三服。漸加以知為度。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