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貫珠集》(清‧尤在涇)

 卷一 太陽篇上:

 太陽斡旋法 第三:

 太陽傳本證治 七條: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發汗後。大汗出。胃中乾。煩躁﹝dysphoria﹞、不得眠﹝insomnia﹞。欲得飲水者。少少與飲之。令胃氣和則愈。

若脈浮﹝floating_pulse﹞、小便不利﹝Dysuria﹞。微熱消渴者﹝consumptive_thirst﹞。與五苓散主之。

傷寒之邪。有離太陽之經而入陽明之腑者。有離太陽之標而入太陽之本者。發汗後。汗出胃乾。煩躁﹝dysphoria﹞飲水者。病去表而之裏。為陽明腑熱證也。脈浮﹝floating_pulse﹞、小便不利﹝Dysuria﹞。微熱消渴者﹝consumptive_thirst﹞。病去標而之本。為膀胱腑熱證也。

 在陽明者。熱能消水。與水即所以和胃。

 在膀胱者。水與熱結。利水即所以去熱。多服暖水汗出者。以其脈浮﹝floating_pulse﹞而身有微熱。

 故以此兼徹其表。

 昔人謂五苓散為表裏兩解之劑。非以此耶。

五苓散方方見權變法。

按古法從經腑言。則太陽為經。而膀胱為腑。從標本言。則太陽為標。膀胱為本。病去太陽而之膀胱。

 所以謂之太陽傳本也。然膀胱本病。有水結、血結之不同。水結宜五苓散導水泄熱。

血結宜桃核承氣及抵當湯丸導血除熱。具如下文。

發汗已。脈浮數煩渴者﹝dipsosis﹞:五苓散主之。

傷寒汗出而渴者。五苓散主之。不渴者。茯苓甘草湯主之。

發汗已。脈浮數煩渴者﹝dipsosis﹞:太陽經病傳腑。寒邪﹝cold_pathogen﹞變熱之候。故與五苓散導水泄熱。

 王宇泰云:太陽、經也。膀胱、腑也。膀胱者。溺之室也。

 故東垣以渴為膀胱經本病。然則治渴者。當瀉膀胱之熱。瀉膀胱之熱者:利小便而已矣!

 然腑病又有渴與不渴之異。由腑陽有盛與不足之故也,渴者,熱盛思水。水與熱得。故宜五苓散導水泄熱。不渴者。熱雖入裏。不與水結。則與茯苓甘草湯行陽化氣。此膀胱熱盛熱微之辨也。

茯苓甘草湯方:

 茯苓(二兩)、桂枝(二兩,去皮)、生薑(二兩,切)、甘草(一兩,炙)。

 上四味,以水四升。煮取二升,去滓,分溫三服。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不解。熱結膀胱。

 其人如狂。血自下。下者愈。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當先解外。

外解已。但少腹急結者。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氣湯。

太陽之邪。不從表出。而內傳於腑。與血相搏:名曰蓄血﹝blood_stasis﹞。其人當如狂。

 所謂蓄血﹝blood_stasis﹞在下。其人如狂是也。其證當下血﹝hematochezia﹞。血下則熱隨血出而愈。

 所謂血病見血自愈也。如其不愈而少腹急結者。

必以法攻而去之。然其外證不解者。則尚未可攻。攻之恐血去而邪復入裏也。是必先解其外之邪。

而後攻其裏之血。

 所謂從外之內而盛於內者。先治其外。而後調其內也。

 以下三條。並太陽傳本、熱邪入血、血蓄下焦之證。與太陽傳本、熱與水結、煩渴﹝dipsosis﹞小便不利﹝Dysuria﹞之證。正相對照。

 所謂熱邪傳本者。有水結、血結之不同也。

桃核承氣湯方:

 桃核(五十枚,去皮尖)、桂枝(二兩,去皮)、芒硝(二兩)、甘草(二兩,炙)、大黃(四兩)。

 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五合,去滓,納芒硝。更上火。微沸下火。先食。溫服五合。日三服。當微利。

愚按此即調胃承氣湯加桃仁、桂枝。為破瘀逐血之劑。緣此證熱與血結。

 故以大黃之苦寒。

蕩實除熱為君。芒硝之鹹寒。入血堅為臣。桂枝之辛溫。桃仁之辛潤。擅逐血散邪之長為使。

甘草之甘。緩諸藥之勢。俾去邪而不傷正為佐也。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六七日。表證仍在。脈微而沉。反不結胸﹝chest_bind﹞。

 其人發狂者﹝mania﹞。以熱在下焦。少腹當硬滿。小便自利者﹝uninhibited_urination﹞。下血﹝hematochezia﹞乃愈。

 所以然者,以太陽隨經。瘀熱在裏故也。抵當湯主之。

此亦太陽熱結膀胱之證。六七日。表證仍在。而脈微沉者。病未離太陽之經。而已入太陽之腑也。反不結胸﹝chest_bind﹞。

 其人發狂者﹝mania﹞。熱不在上而在下也。少腹硬滿。小便自利者﹝uninhibited_urination﹞。不結于氣而結於血也。

下血﹝hematochezia﹞則熱隨血去。故愈。

 所以然者,太陽、經也。膀胱、腑也。太陽之邪。隨經入裏。與血俱結於膀胱。

 所謂經邪入腑。亦謂之傳本是也。抵當湯中水蛭虻蟲食血去瘀之力。倍於芒硝。而又無桂枝之甘辛。

甘草之甘緩。視桃仁承氣湯為較峻矣!

 蓋血自下者。其血易動。故宜緩劑。以去未盡之邪。瘀熱在裏者。其血難動。故須峻藥以破固結之勢也。

抵當湯方:

 水蛭(三十個,熬)、虻蟲(三十個,熬,去翅足﹞、大黃(四兩,酒浸﹞、桃仁(三十個,去皮尖)。

 上四味,為末。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不下。更服。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身黃。脈沉結。少腹硬。小便不利者﹝Dysuria﹞。為無血也。小便自利﹝uninhibited_urination﹞。

 其人如狂者。血證諦也。抵當湯主之。

身黃。脈沉結。少腹硬。水病、血病皆得有之。

 但審其小便不利者﹝Dysuria﹞。知水與熱蓄。為無血而有水。五苓散證也。

 若小便自利﹝uninhibited_urination﹞。

 其人如狂者。乃熱與血結。為無水而有血。抵當湯證也。設更與行水。則非其治矣!

 仲景以太陽熱入膀胱。有水結、血結之分。故反復明辨如此。

傷寒有熱。少腹滿﹝lesser-abdominal_fullness﹞。應小便不利﹝Dysuria﹞。今反利者。為有血也。當下之。不可餘藥。宜抵當丸。

有熱。身有熱也。身有熱而少腹滿﹝lesser-abdominal_fullness﹞。亦太陽熱邪傳本之證。膀胱者。水溺所由出。其變為小便不利﹝Dysuria﹞。今反利者。乃血瘀而非水結。

 如上條抵當湯下之之例也。云不可餘藥者。

 謂非抵當丸不能以治之耳。

抵當丸方:

 水蛭(二十個﹞、虻蟲(二十個﹞、大黃(三兩)、桃仁(二十個,去皮尖)。

 上四味,杵分為四丸。以水一升。煮一丸。取七合。服之。時當下血﹝hematochezia﹞。

 若不下者。更服。

愚按此條證治。與前條大同。而變湯為丸。未詳何謂。嘗考其制。抵當丸中水蛭、虻蟲。減湯方三分之一。而所服之數。又居湯方十分之六。是緩急之分。不特在湯丸之故矣!

 此其人必有不可不攻。而又有不可峻攻之勢。如身不發黃﹝jaundice﹞。或脈不沉結之類。

 仲景特未明言耳。有志之士。當不徒求之語言文本中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辰奕0934-020-265)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