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補例》(清‧周學海)

 卷上:

 即病、伏氣﹝latent_qi﹞、直中、傳經四證異同:

伏氣﹝latent_qi﹞即病直中傳經之說聚訟紛紜。全在文本上計校。

 不在實事上指陳。

 或曰:中而即病為傷寒。久伏化熱為溫病﹝warm_disease﹞。

 或曰:三陽在表。三陰在裏。邪氣何能飛度。而直中三陰。

 或曰:傷寒卒病。以寒邪﹝cold_pathogen﹞傷人最為毒厲也。

 三時感冒。不必傳經。即傳經。亦不似傷寒之急。夫中而即病。即感冒之類也。

 伏氣﹝latent_qi﹞有淺深之別。

 或伏寒於冬。至春夏而發病。或伏寒於前月。至後月而發病。

 皆謂之伏氣﹝latent_qi﹞。

 皆有化熱不化熱之辨。

 何得一言伏氣﹝latent_qi﹞。便專屬於溫病﹝warm_disease﹞。

 與傷寒截然無涉。況三時溫涼濕熱。

 腠理﹝striae_and_interstitial_space﹞疏豁。傳經反遲。冬寒腠理﹝striae_and_interstitial_space﹞密緻。裏氣充實。傳經反急。理不可通。遂歸咎于邪氣之毒厲。更造為越經傳錯經傳諸說。以回護之。

 此皆所謂遁詞。

 中有所蔽故也。

 蓋嘗思之。

 仲景論中:明明有六經中風﹝stroke﹞之文。豈風能直中。寒反不能直中耶。

 中而即病者:其機有二。

一傷于上焦:

 正當陽氣衝道。朝傷夕病。夕傷朝病。

 其證:先惡寒﹝aversion_to_cold﹞而後發熱﹝Fever﹞:謂之太陽病﹝taiyang_disease﹞:

(惡寒﹝aversion_to_cold﹞、發熱﹝Fever﹞一時齊發。所謂:發熱﹝Fever﹞、惡寒者﹝aversion_to_cold﹞。發于陽也。陽指上焦﹞

遷延失治。

 為諸變幻:謂之傳經。此前人所已言也。

一傷于下焦

 不當陽氣衝道。

 其證:或微惡寒﹝aversion_to_cold﹞而不發熱﹝Fever﹞。

 或微發熱﹝Fever﹞而甚惡寒﹝aversion_to_cold﹞。

 或寒熱往來﹝alternate_attacks_of_chill_and_fever﹞無定。

 (此時尚無大熱。所謂:無熱惡寒者﹝aversion_to_cold﹞。發于陰也。陰指下焦。)

 二三日不解。邪氣乘太陽經氣。上入項背。乃大發熱﹝Fever﹞。

 (至此乃大發熱﹝Fever﹞。故有或已發熱﹝Fever﹞、或未發熱﹝Fever﹞之辨。)

 而成正太陽病﹝taiyang_disease﹞矣!

 亦有入少陽而為寒熱﹝cold_and_heat﹞煩躁﹝dysphoria﹞。

 亦有入陽明而為便秘譫語﹝delirious_speech﹞。

 亦有直入三陰太陽。

 見證獨重:謂之太陽病﹝taiyang_disease﹞:各經見證獨重:謂之直中。

 遷延失治。

 為諸變幻:謂之傳經。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有傳經。直中三陰。亦有傳經也。故三陽亦有裏證。三陰亦有表證。

 此前人言之而未詳者也。

 伏氣﹝latent_qi﹞發病者:其機亦有二。一為觸發。一為晚發。

 詳見前後篇文。

 大抵邪氣。偏伏下焦肌肉之分。附著筋骨血脈之外。不與陽氣相值。

 故往往必待有大氣以觸之。

 而後發病。其機甚厲。可表可裏。化寒化熱。全視體氣強弱。

 為之轉移。或隨太陽經氣。上行項背。而為太陽表證。

 或直衝膀胱小腸。而為太陽裏證。

 其證:小便猝閉而氣喘﹝asthma﹞。轉為腫發黃﹝jaundice﹞。

 或直入少腹命門。而為少陰證。

 或衝過少陰旁溢血脈。血脈逆亂。而為厥陰證。

 此二者:所謂偏死下虛人也。

 其證:下利﹝diarrhea﹞。四逆﹝counterflow_cold_of_the_limbs﹞蜷曲自溫。氣上撞心。兩肋堅脹。轉為口爛蝕齦。自汗﹝spontaneous_sweating﹞不止。臍築湫痛。五液注下。或厥陰氣血強壯。不肯受邪。邪氣外行。而為少陽證。

 血脈細絡燥嗇。故其脈弦細。

 其證:寒熱往來﹝alternate_attacks_of_chill_and_fever﹞。轉為癮疹﹝Urticaria﹞。

 或循少腹之前表。上行胸胃之膜絡。而為陽明證。

 或循少腹之前裏。上行膈膜之分野。而為太陰證。

 如此者:邪氣雖行經分。實與臟腑相近。籬盡撤。聽其所之。正氣失權傳變最速。

 此又前人言之而未詳者也。

 仲景論中:專敘足六經見證。

 其手六經見證皆屬裏病者:正以伏氣﹝latent_qi﹞先發於足。

 必待上行入裏。而後及於手經也。又太陽傳陽明、少陽。皆屬熱證。

 三陰皆屬寒證者:正以邪氣外行於表。即裏陽內菀而為熱。直攻於裏。即裏陽下泄而為寒也。

 若如上焦傷寒。必待傳陽已遍。而後入陰。則陽明、少陽。早已化熱。三陰之菀熱。當更甚矣!

 何反忽轉為寒也。

 又太陽病﹝taiyang_disease﹞:頭痛﹝Headache﹞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經盡故也。

 若欲作再經者:針足陽明使經不傳。則愈。舊注以邪氣傳遍六經為經盡。後有斥之。

 以為行其經盡。非傳經也。邪氣之行於本經者盡也。

 似矣!

 然七日之義無著。

 殊不知此謂諸經不受病耳。

 如太陽病﹝taiyang_disease﹞、頭痛﹝Headache﹞。

  次日行陽明。而陽明不受。

  又次日行少陽。而少陽不受。

  又次日行太陰少陰、厥陰。而三陰不受。

 始終止於頭痛﹝Headache﹞。邪淺易散。

 故自愈作再經者:邪重不得散菀熱欲轉病。故針足陽明。

 使經不傳以泄菀氣也。是太陽病﹝taiyang_disease﹞中傳變之一端未可以為傷寒傳經之總例。

 此等緊要關節。

 向來俱未覷破。總緣于病所從來之路。

 與其所轉化之機未能悉心近取遠譬。

 確見實際故但能各執經文之一語。以相攻擊。

 而不能切合病家之情形。

 以證適用也。不適用三字。本于嘉善俞氏。知言哉!知言哉!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