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哲醫話》(日本‧淺田宗伯)

卷下:

 福嶋慎獨軒:

慎獨軒嘗受松原一閑齋衣缽。

 林棲於芳野數十年,志不拘檢,神情曠蕩,無甚可否。

 是以其理療,自然融活,不似當時古方者流所為。

 門人中川,故能記其成績,著《芳翁醫談》,其可謂翁之忠臣矣。

凡腹中有塊而發攣急氣急等證者,不論血塊﹝clot﹞、積聚﹝abdominal_mass﹞,與起廢丸效。

其腹有塊而腹裏拘急﹝hypertonicity﹞,形體瘦削者,名曰乾血勞﹝dry_blood_taxation﹞,起廢丸長服為是。

反胃﹝stomach_reflux﹞難治,然驅除停飲,和胃氣則得愈,宜長服小半夏加茯苓湯,時時以大黃甘草丸除其腐穢。

中風﹝apoplexy﹞卒倒者難治,與附子瀉心湯間得效。

偏枯﹝hemilateral_withering﹞言語謇澀者﹝sluggish_speech﹞,與麥門冬湯加石膏。

 但偏枯者﹝hemilateral_withering﹞,與續命湯。

 此證石膏最為主,一貼用至五錢。

◆偏枯﹝hemilateral_withering﹞用石膏,山脇東洋原之于續命、風引諸湯,翁亦同時同見,所以古方盛也。

◆拙軒曰:麥門冬湯加石膏,似戾立之本旨,然用之往往奏奇效。

 古方之妙,不可思議。

偏枯﹝hemilateral_withering﹞、癱瘓﹝paralysis﹞及痿﹝atrophy-flaccidity﹞、麻痹者﹝paralysis﹞,皆系陽氣衰廢,故雖用烏附之類,不能奏效。

休息痢﹝intermittent_dysentery﹞因穢物不盡,宜服篤落丸下之,兼用半夏瀉心湯之類。

下利﹝Diarrhea﹞久不止,其證如休息痢﹝intermittent_dysentery﹞,而無膿血,唯水瀉時作時止,腹滿時痛,瀉則覺快,日漸羸憊,面色萎黃,噁心﹝nausea﹞或吞酸者﹝acid_swallow﹞,非巴豆則不能奏效。

 故用篤落丸,兼服半夏瀉心湯為佳。

 紫丸治久痢,亦此意也。

癇證百端,不可枚舉,而眼胞﹝eyelid﹞惰數瞬呼吸促迫如唏之類,三黃瀉心湯最效。

 若沖逆甚自汗﹝spontaneous_sweating﹞出者,前方加牡蠣。

 若見諸怪證者,兼用辰砂丸。

癇家概治《千金》溫膽湯為最矣。

 凡諸證變出不定者,皆系肝膽之氣鬱﹝qi_depression﹞,宜主此方而勿眩其證妄易之。

上市買人之子,卒然厥冷戴眼,不知人事,予以為癇。

 與三黃加芒硝湯,三日不瘥,因請治于松原白翁,翁與風引湯三劑而全愈。

 一男子年十有八,素患口瘡﹝oral_aphthae﹞赤爛,一日直視不語﹝mutistic﹞,心下石硬,醒復發,予擬前治,與風引湯十帖,始知人事,後與三黃湯全安。

癇家舌焦或滑白如漬水者,內服麥門冬湯之類,外以黃連石膏末貼之則愈。

多羅尾候性躁拘物,患失精數歲,與人並坐而不自識其漏泄,諸治無效。

 予診曰:此癇也,與三黃瀉心湯全愈。

內痔﹝Internal_hemorrhoid﹞難愈者,內有結毒也。

 宜驅盡其毒,蝟皮最效,如痔漏﹝Anus_Fistula﹞亦然。

 長服下劑,可蕩盡其毒,勿漫施外敷求速治。

病有不可不為者,如汗吐下是也。

 若失其機,則病不治矣。

 有為之而不若不為者,如鶴膝風﹝arthrosis_like_crane_knee﹞、流注﹝gravity_abscess﹞毒是也。

 何則?

 節脈有條理,而皮外不可見。

 故妄施針刺,則多害屈伸。

 若服托裏之藥,毒氣外泄,終自膿潰,則無後患。

 余故曰:為之不若不為。

 治瘡腫者,不可不知。

瘈狗毒鼠,古今論其治,而至貓毒寥寥無聞。

 予嘗為家貓所咬,痛楚苦惱,不可名狀。

因普檢毒獸咬傷之方,將水晶一味煎服,其病霍然如脫。

 後復發,乃作黃連解毒湯,加虎脛骨兼服之,數十日全愈。

余嘗見磨古鏡者,將石榴皮磨之,則銀光剝盡為銅色,乃知水銀之所忌。

 世解輕粉毒,專用石榴皮,洵有以也。

水腫﹝Edema﹞沖攻,或腳氣衝心﹝beriberi_involving_heart﹞垂死者,取巴豆一味去皮碎,與赤小豆合炒而去巴豆,赤小豆一味煎服之,則咄嗟奏效,或赤小豆湯方中用此品亦佳。

齒痛難堪者,宜桃核承氣湯。

齲齒、齗疽、牙疳、骨槽、諸齒痛難堪者,余用之屢效,蓋屬血氣衝逆者多故也。

一人患噦﹝Dry_Vomiting﹞五十日許,眾醫束手。

 余審其腹候,與建中湯二劑全止。

◆按:洋說以噦逆﹝hiccough﹞為膈膜﹝diaphragma﹞攣急所致,建中湯所以效也。

 蓋翁非信洋說者,治術精思,偶詣此耳。)

《外台》瀉脾湯,治痃癖成勞者,世所謂積聚﹝abdominal_mass﹞之類。

 有腹痛者,用此方往往奏效。

發狂者,與三黃加芒硝湯,兼灌瀑布泉為妙。

 灌泉法,使患者著﹝衤曼﹞,而以麻索縛之於梯,別以手巾覆其頭,而後灌百會﹝DU20﹞,又以手當額上禦眼鼻,而灌天庭,次至胸間膻中,則其人易堪,而克奏效。

泉水濁者不佳,宜擇清冷者。

凡漫腫堅硬,皮色不變,而其勢甚熾者,以礬石湯蒸之,則能消散,懸癰﹝suspended_welling-abscess﹞、淋漏、痔毒之類最效。

 又治癱瘓﹝paralysis﹞不遂不止,腳氣衝心﹝beriberi_involving_heart﹞也。

娼婦始入妓院,與客接十日餘,必發寒熱腹痛,俗稱曰淫腹痛,海蘿能治之。

 如寒熱不已者,宜小柴胡湯加海蘿。

按:《蘭軒醫談》載海蘿湯治驗可徵焉。

 凡海草能避黴氣,故京師妓院多食青海苔。

 《大和本草》云:楊梅瘡家食昆布,面不發瘡,是亦其一證。

人中白能治血暈﹝blood_dizziness﹞。

 不論產前後與金創﹝incised_wound﹞損傷,以井花水送下少許,則暈立止。

 一婦人產後患口眼喎斜﹝Facial_paralysis﹞,半身不遂﹝hemiplegia﹞,余與桂苓丸料加沉香、人中白而愈。

 以血分有病,人中白能治之也。

產前後口舌赤爛痛甚者,以人中白貼之效,以能入血分也。

金創﹝incised_wound﹞出血難止者,以紙條緊縛之,以淡紅粉撒其間,隨縛隨撒纏畢,而妄動則血止。

 如其更甚者,敷礬石粉,痛發必止。

癇家有數證,而屬火熱者,屬瘀血者﹝Bruises﹞,宜甄別舌上苔。

 其色或黃或黑,常苦上衝,脈數而有力者,為火熱,宜麥門冬湯加石膏、柴胡加石湯瀑布泉選用之,兼見血證者,為瘀血﹝Bruises﹞,宜三黃瀉心湯,加犀角、芒硝,或沉香、薑黃之類。

 若手足瘛瘲者﹝tugging_and_slackening﹞,宜天麻。

 間有婦人老後自愈,即與患癇之婦產後不藥而自愈者,一理也。

噤口痢﹝anorectic_dysentery﹞有宜半夏瀉心湯加檳榔者,有宜真武湯者,不可概治。

婦人經閉﹝Amenorrhea﹞成癥瘕者﹝concretions_and_conglomerations﹞,成鼓脹者﹝drum_distention﹞,灸腎、大小腸、膀胱諸俞及腰眼﹝EX-B7﹞,至十萬壯以上,則必效。

黃胖﹝yellow_obesity﹞用鐵粉而不效者,宜辰砂。

一人傷寒﹝typhoid﹞,瘥後久不食,眾醫治之無效。

 余診之,腹中有動悸,與桂枝加龍骨牡蠣湯,食忽復故。

醫有上工,有下工。

 對病欲愈,執方欲效者,為之下工。

 臨證察機,使藥要和者,為之上工。

 夫察機要和者,似迂而反捷,此賢者之所得,而愚者之所失也。

人生固有自然之理,而疾病亦不外於人身。

 故醫審其理而治之,否則施治益謬,是以長沙氏之書務矯其弊,可不鑒哉。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