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哲醫話》(日本‧淺田宗伯)

卷上:

 

後藤艮山:

 近世古方之學,以名古屋玄醫並河天民為翹楚,而未免金元陋習。

 至艮山先生,豪然崛起,一洗從前弊風。

 其識見理療,必當有迥異乎先輩者,世以為好奇非矣。

 蓋吾醫術至一溪道三氏之門,流碎殘極矣。

 是以享元醫人復轉而古,此亦自然之勢也。

◆拙軒曰:一部傷風約言,翁之本領在此,可謂善讀《傷寒論》者。

 後來豪傑輩出,皆聞翁之風而興起者,斯為吾道中興。

 先生起筆,茲非偶然也。

→【(氵斥):音,ㄙㄨˋ。意:同「溯」。】

 穀肉果菜者,正性也。

 草木蟲石者,偏性也。

 故古昔養精以正性者,治病以偏性者。

 後人不知此義,擬以藥品補精氣,蓋亦誤矣。

◆《素問》云:五穀為養,五果為助,五菜為充,毒藥攻邪,此即醫家大綱領。

 先生早標揭焉,而為他日東洞諸輩立論之藍本。

 亂世人其氣剽悍,肝膽氣鬱少。

 治世人其氣遊惰,肝膽氣鬱多。

 故宜以熊膽開其鬱,令肝膽氣達。

◆永富鳳曰:余徵之於都邑市朝之人,比比皆然。

 蓋太平日久,五民蕃息,金錢虛耗,奢佚日盛,則知巧之民不免病氣勢也。

 醫人施治之日從這處下工夫,則有大裨益矣。

 其人有痃癖而飲食減少者,譬之於人家猶廊頹廂敝,而堂室漸狹小也。

 故不去痃癖,則胃不能振。

 醫不知此理,欲與毒藥補胃氣,且菲飲食,益損精液﹝semen﹞者,不亦謬乎。

 凡療此症,先驅癖,以滋味養胃氣為主也。

 癰疽餌食雞肉或雞卵,能托出其毒。

 優於參芪,故治瘡以餌食為專一也

◆徐靈胎曰:服藥原為治病而設,並非藉以生長氣血也。

 殆是同一見。

 外感以湯液為主,內傷以餌食為主,錯之則不得其治也。

 赤蛙不止治小兒癇,亦治大人癆,蓋癇癆皆屬痃癖也。

 此品能治癖氣,妨害脾胃為下利者﹝Diarrhea﹞,兼制蛔蟲。

◆楊氏直指曾氏口議並云:十五以下為疳,十五以上為瘵,頗與此說合。

 而二氏徒用固陽滋陰﹝nourish_yin﹞之劑,更無發明。

 艮山特用血蕩氣之藥,以除腹裏之痃癖,其術高一等。

→【(口含):音,ㄏㄢˊ。意:古同「含」。】

 癇利者,餌鰻鱺以炙乾為可。

 按腹自心下至臍,任脈突起者,病聚脈下故也。

 病不聚者,脈不必突起。

 老人肉脫髮此證者,為近死期。

 按腹心下任脈左右充滿有力者為實,若濡弱不充滿者屬虛也。

 虛憊症,唇色不淡白。

 耳葉未萎者,可救活也。

 是宜熟察。

 陽氣浮泛者,難認肉脫之候。

 先診背部,其人每咳或喘,背上陷下者,因氣逆見脫肉之痕也。

 此證屬氣脹,故名曰虛浮,不必水氣也。

 診病患宜先審問曾患黴毒否,何則?

 今世黴毒浸淫筋骨,多元氣為之壅塞者也。

 病至大患目不瞬者,眼胞﹝eyelid﹞元氣脫也。

 乃為反目,兆近死期。

 諸病以漸成者多難治,若肉脫或有水氣者不治。

 凡有痛者,脈多緊弦,如太陽病頭痛者是也。

 動與緊似相反,而緊弦者,動之甚也。

 動脈變遲者,正氣弛而邪氣未除也,如結胸脈遲是也。

 蓋動變遲者可救,不變而數者殆。

 黃疸﹝icterus﹞未發前為腹痛者,多是屬痃癖,又有脾臟鬱結為腹痛者可辨別。

 ◆《金匱》云:穀氣不消,胃中苦濁,此所以濕熱﹝damp_heat﹞為腹痛。

 又云:諸黃腹痛而嘔者,宜柴胡湯。

 此系黃疸﹝icterus﹞腹痛治法。)

 嗝噎﹝belching﹞一旦食進者,不可恣吃,其人原胃中虛竭,反招害。

 卒中風﹝Stroke﹞,多系痃癖塞心,故人事不省,不能活。

 若不塞心者,半身不遂﹝hemiplegia﹞,或口眼歪斜﹝Facial_paralysis﹞耳。

 其雖人事不省,而六脈相應,手足厥冷者﹝reversal_cold_of_hands_and_feet﹞,一身大氣猶存,可救也。

 男女俱年未壯而身不了了者,多系風寒,宜調護。

 若緩漫經日,則大便溏﹝sloppy_stool﹞,以至重症,故此證大便秘結﹝Constipation﹞為佳,溏泄﹝sloppy_diarrhea﹞為惡。

 專發聲音者多吐血﹝haematemesis﹞,而脈不數,是不足畏。

 真吐血者﹝haematemesis﹞,其脈必數急,是大可恐。

 凡病不論六淫七情飲食男女,皆因一元氣鬱滯。

 故皮膚鬱者,經絡﹝Meridian﹞滯者,遂皆及腹裏,猶水之湊陷地,醫者先得其大綱治之為要。

 黴毒沉滯骨節者﹝osteocomma﹞,經絡﹝Meridian﹞壅塞尤甚,故發種種變證。不可不知。

 其人虛弱咳嗽﹝Cough﹞久不止者,此由寒氣壅表,與虛火扇肺,故咳愈甚,而肺益涸。

 奔豚證﹝kidney_amassment﹞有肝氣兼黴毒者,有肝氣帶疝者,但黴毒與疝不為奔豚﹝kidney_amassment﹞。

 古語云:諸風掉眩屬肝是也。﹝All_wind_with_vertigo_and_shaking_is_ascribed_to_the_liver.﹞ 

痙﹝tetany﹞及痱﹝disablement﹞之類,身體不自由者,苟健啖不運動,則脾氣不能行,故四五年後必死。

 患此證者,宜務運動,以行脾氣,庶幾終其天年。

 名古屋玄醫曾患之,善全其終,可以證焉。

水腫﹝Edema﹞、咳嗽﹝Cough﹞甚者,必水氣輻湊上部。

 又水氣發暴咳者,為瀕死。

雜病饑而不能食者有二道:

 其人雖饑,聞食臭忽惡之者,蟲也;

 但饑而不能食者,癥瘕也﹝concretions_and_conglomerations﹞。

痿與痹易混,而詳之,則痹者,主皮膚不仁﹝numbness_of_skin﹞;痿者,主筋骨萎軟。

風邪難愈,或雖瘥復發者,不必服風藥,唯以助陽氣散風邪為要。

病陽虛者易治,陰虛者難治,何者?

 陰虛則陽益虛,如虛勞是也。

 故陰虛火動者,雖能食遂至死。

 陽虛者,脈不數而食減,是以多肉脫。

 故主餌食,禁灸。

 灸之則反脈為數,其為害亦不鮮矣。

虛勞脈細數者,脈乍見和平,則為近死期。

 易所謂枯楊生華,何可久也?

 雖緩者,不出五七日而死。

一夫病似狂,恐懼惡見人,閉居陋室半年所,後神氣漸爽,而手足拘攣﹝hypertonicity_of_the_limbs﹞,舌強直難語言,心下如板築,痃癖妨脹。

 因灸脊際,服熊膽,病頗愈。

 蓋此證癖氣妨脹,故不發狂。

 若癖氣內攻,則精神失職,必發狂。

 今不然,故免此患也。

婦人臍下及任脈有塊者,不孕。

 凡痃癖所在,陽氣必不行,故以艾灸﹝moxibustion﹞資陽氣為可。

父母有癖氣者,其子必受之,猶如黴癩之系遺毒也。

黴毒入眼者,其始必頭痛也。

諸出血後血氣未復,犯風寒,則多成癆。

 假令不成癆,證候錯雜,難遽愈。

一男子素有癖氣,偶感邪氣,其熱熾盛,譫語﹝delirious_speech﹞煩亂。

 醫治之,熱頗解,但心下沖逆,大便秘﹝Constipation﹞,元氣虛憊,數日不能復。

 余診之曰:癖氣耳,莫為意。

 因使絕藥,治專餌食,而精氣漸復,大便快通,全愈。

 此證雖元氣憊,幸大便秘結﹝Constipation﹞,故知病可愈也。

喘哮﹝panting_and_wheezing﹞下部肉脫者,屬癖氣。

 凡癖氣逆上者,多下部肉脫。

其人脈數,腹氣不和者,為中風﹝apoplexy﹞兆,宜速灸。

 若緩漫經日,則因傷食,外感忽發中風﹝apoplexy﹞也。

黴毒脈數咳嗽﹝Cough﹞,與勞相似,但黴毒不肉脫,大便秘結﹝Constipation﹞,小便淋澀。

 如勞,雖小便濁,不淋澀,且肉脫或下利﹝Diarrhea﹞也。

 若黴毒下利者﹝Diarrhea﹞,在病末殆為凶候。

◆按:黴毒咳嗽﹝Cough﹞似虛勞者,黴癘新書栝蔞湯能治之。)

諸病將死時,多見厥陰證,是必然理,不止傷寒﹝typhoid﹞也。

火動證病未發喘者,系下元失守,為難救。

喘哮﹝panting_and_wheezing﹞甚者,與香效木、沉香亦可。

 仲景專用厚樸、杏子,此系無癖氣者之治。

 在今世則多屬癖氣,故沉香、木香奏效也。

 余為制一方,茯苓、枳實、半夏、乾薑、木香,共五味。

鬱證與癆相似,但癆脈微細數,鬱脈多沉,或雖見他脈,未曾至微細,是為辨也。

癆之極,有便蛔蟲者,有下腸垢者﹝putrid_stool﹞,皆為瀕死候。

 凡舊病羸劣吐下蛔者,皆瀕死候。

 不止癆也,仲師厥陰所論為有旨。

勞發白疹者,多在胸膈而不在面部,此熱氣薰蒸,津液﹝body_fluids﹞外泄也。其理與元氣衰衛氣失守絕汗者,同為惡候。

 傷寒﹝typhoid﹞發白疱者,邪氣從而解也,故為善候。

 然宜與他證並看而決之。

 →【(疒荅):音,ㄉㄚˊ。〔瘩背〕:中醫指生在背部的癰。亦稱「搭手」。】

蓄水者﹝water_amassment﹞,陽氣鬱於中焦﹝middle_energizer﹞,上下不相和,故發煩渴,如五苓散證是也。

狂證以白虎湯治其裏,以艾灸﹝moxibustion﹞治其外者,此白虎消腸胃之鬱熱,艾灸﹝moxibustion﹞散榮衛之鬱滯,即寒熱並施,內外兼攻之妙用也。

◆狂症者,灸心俞﹝BL15﹞、患門、三裏﹝ST36﹞數萬壯得效。

 《扁鵲心書》云:一人得風狂已五年,時止,百方不效。

 余為灌睡聖散(三錢),先灸巨闕﹝RN14﹞五十壯,醒時再服,又灸心俞﹝BL15﹞五十壯,服鎮心丹一料。

 余曰:病患已久,須大發一回方愈,後果大發,一日全好,是亦同揆。

黴毒壅塞經絡者﹝Meridian﹞,患瘧或痢之日,善驅除其邪氣,則宿毒並去也。如他痼疾﹝intractable_disease﹞亦然。

妊娠﹝Pregnancy﹞與血塊﹝clot﹞易混。

 然血塊者﹝clot﹞頑固沉著,無發揚之勢。

 妊娠者﹝Pregnancy﹞,凝結溫然,有潤澤之氣。

又訊之于婦人夜陰快寢後,小腹勃然突起者,娠也。

 又乳頭黑者娠也。

◆婦人經閉者﹝Amenorrhea﹞:乳頭多黑,故難一定。

 賀川氏《產論翼》有詳說,宜並考。

後世以黃花、人參、為補澀邪氣,誤矣。

 今癰疽痘毒專用黃芪者,其毒自裏達表也。

 人參亦同。

◆古方用黃芪主表達非補氣﹝tonifying_qi﹞,人參亦主滋津,故柴胡瀉心方中用之無嫌也。

本邦人性剛悍,不喜甘味,若強食之,則泥戀生氣滯﹝qi_stagnation﹞。

 西人性柔弱,喜甘味,故藥方甘草分量每過於邦人。

 譬之於病患猶元氣虛者,雖服人參多量不泥,在壯實者忽生悶也。

 昔者今大路一溪翁悟此旨,專主順氣,常用香蘇散,而至甘草不用,匙以指頭排散少許爾。

◆按:香川修德順氣說。

 世以艮山先生為濫觴,殊不知先生實本于一溪氏也。

 蓋當時升平已久,浩然氣皆餒,於是有順氣之說。

 蓋萬以根於氣也。)

→【(疒火):音,ㄔㄣˋ。意:熱病﹝febrile_disease﹞,亦泛指病:疾。】

求嗣法以溫腰為主。

 故灸腰眼穴﹝EX-B7﹞效,浴溫泉亦效。

婦人有血塊者﹝clot﹞,雖懷孕,臨產時或難分娩﹝difficult_delivery﹞。

拙軒曰:一種有橫骨﹝pubis_superior_ramus﹞狹隘害分娩者﹝parturition﹞,非手術則不得治,不可有知。

一婦人腹痛在臍上一寸許,按之惕然徹痛,脈數,乃斷為內癰。

 餌以雞蛋,服以黃芪、薏苡劑,後十日,大便果下膿血。

暑邪概自汗﹝spontaneous_sweating﹞出,故難有表證,不枵發汗﹝sweating﹞劑,與白虎湯類可。

狂證在婦人難治,黴毒在婦人易治。

婦人因瘀血﹝Bruises﹞發狂者易治,在男子發狂雖輕者不易治。

四苓散加漢蒼術治雀目﹝night_blindness﹞屢效。

 雀目﹝night_blindness﹞多屬疳,因治疳方中多用此品,亦能奏效。

拙軒曰:《眼科提要》云:四苓散加蒼術,更加夏枯草一味,治晚盲極效。

戢菜能治結毒骨節痛﹝arthrodynia﹞,但其臭惡不易多服耳。

余每稱心小膽大之語,以為醫家吃緊。

先生之術,固創出前賢。

 然先根底醫經經方,而復致力於思邈諸子。

 故其於大疾沉痾,自然遊刃有餘矣。

拙軒曰:讀此條,可謂名下無虛士也。

黃連性燥,雖浸水出之必乾。

 黃芩性潤,雖去水猶濕。

 故知芩連同治痢而各異性也,治嘔亦然。

諸瘡內攻為水氣者,與赤小豆湯。

 熱甚者,與大連翹湯效。

病患虛裏動甚者,多遺精﹝pollution﹞。

陳修園以龍膽瀉肝湯治夢泄,曰以肝實而火盛也。

 沈芊綠曰:當先治其心火而及其餘,宜黃連清心飲,亦與此說相發。

大病後表氣薄弱者,偶感風冷則卒厥,此雖在夏月,屬中寒也。

◆李挺曰:中寒冬夏同有之,旨矣哉。

◆拙軒曰:與古人霍亂﹝cholera﹞四時有之云者同。

 案俱皆理到此言,足互發明。

瘧與痢同因而異其位:瘧邪在表裏間,而痢邪即著腸胃。

 故瘧在外易治,痢在裏難解也。

《醫說》云:暑毒在脾,濕氣連腳,不泄則痢,不痢則瘧。

 而艮山能發其理。

噤口痢者﹝anorectic_dysentery﹞,毒氣劇甚,自腸中薰蒸胃口也,急與承氣湯下之為得矣。

 若失下,腹濡口噤者﹝lockjaw﹞,宜獨參湯。

膈、噎、反胃﹝stomach_reflux﹞、三者,同病也。

 但反胃者﹝stomach_reflux﹞,胃中不和,飲食難化,或朝食暮吐。

 膈噎者﹝belching﹞,胃管萎茶無潤,穀氣不能下,或痃癖壅閉胃口,飲食為之妨害。

 故反胃﹝stomach_reflux﹞反在壯年,而膈噎﹝belching﹞多屬其人屢患喉痹者﹝pharyngitis﹞,多為膈噎﹝belching﹞,此因喉痹﹝pharyngitis﹞氣管耗損,津液﹝body_fluids﹞失潤澤也。

 壯年者可治,在老人難治,何則?

 胃氣衰弱,胃管硬強,譬之革囊,猶水漬火焦,則縮不能容物也。

膈噎﹝belching﹞與鼓脹﹝drum_distention﹞同因屬痃癖也。

 癖氣橫樑,腹皮為之膨脹者,鼓也。

 癖氣潛匿,腹皮為之陷沒者,膈也。

 二病俱系精氣不振,腹裏失潤澤也。

凡長病面部腫氣俄減者,陽氣下陷也,不可忽諸。

其人氣血凝結,腹裏生鬱熱,水穀之氣漸蝕以為羸瘦者,名曰勞瘵﹝consumption﹞。

 此不必虛乏人,雖壯實者往往有之。

喘急有因奔豚者﹝kidney_amassment﹞,此癖氣上侵心肺也。

按:三因息奔湯能治此證。

喘家其證雖劇。

 甚多無害於性命。

 若傷寒﹝typhoid﹞卒中﹝sudden_stroke﹞諸急病,或緩病咳忽止但喘者,有不測之變,不可輕忽也。

積年苦頭痛者,多屬癖氣,如偏頭痛﹝migraine﹞尤然。

 故癖氣在右則右痛,在左則左痛也。

丹波一婦人患腰痛﹝lowback_pain﹞三年不愈,食乾過臘魚有效。

按:恐是血瀝腰症,花岡青洲治痿證﹝flaccidity_diseases﹞,亦用乾過臘魚末,宜試。

痛風﹝gout﹞與腳氣﹝Beriberi﹞同因。

 而痛風﹝gout﹞其邪淺,腳氣﹝Beriberi﹞其邪深,故其愈亦有遲速之別也。

方今所行腳氣﹝Beriberi﹞,即《千金》、《外台》所謂風毒腳氣也﹝Beriberi﹞。

 宋元以來所謂腳氣﹝Beriberi﹞,即今所行疝氣也﹝hernia﹞。

◆後藤徽曰:吾邦往昔風毒腳氣﹝Beriberi﹞消熄無行,寶曆以來,流行復煽,是以先子有此說。

中風﹝apoplexy﹞、偏枯﹝hemilateral_withering﹞,多因癖氣壅塞經絡﹝Meridian﹞,氣不能外達。

 故癖氣在右則右枯,在左則左枯也。

中風﹝apoplexy﹞、口眼歪斜者﹝Facial_paralysis﹞,因正邪分爭之勢而血氣偏勝也。

 故喎斜在右則病則左,喎斜在左則病在右也,如半身痹痿者﹝hemiplegia﹞,亦同此理。

遺精﹝pollution﹞多因肝膽氣鬱﹝qi_depression﹞,又有因疝者,其證概腹中拘急﹝hypertonicity﹞,夢裏精水激動而漏出也。

 其人雖每夜有之,反無脫陽之患,與構精者異。

◆拙軒曰:論病精細,近今世人多有此證,真無大礙。

小兒疳證,目盲﹝blindness﹞,而其病癒者,與黴毒耳目鼻自毀,而毒解者同理。

婦人懷胎,則臟腑向上,故氣多塞。

 紫蘇能疏通其氣,是以妊娠﹝Pregnancy﹞方中使用此品也。

 妊娠﹝Pregnancy﹞有水氣者,紫蘇大腹皮尤效。

◆按:當時傳艮山先生術者,京師有香川修德、山脇尚德,浪華有市瀨穆,伊勢有山村重高,備前有赤澤貞幹,家著戶述,不乏其人。

 而後來私淑先生者,以築前龜井魯為最。

 曾著《病因備考》,補翼其說。

 又賦詩云:長沙太守元儒紳,述古兼醫百世人。

 直指經方歸易易,誰家私說言斷斷。

 樞機何用煩汗簡,糟粕須知恥劉輪。

 卓乎艮山藤老子,才良仁術足相親。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