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匱要略方論》婦人妊娠﹝pregnancy﹞病脈證並治 第二十:

 (證三條。方八首。)

師曰:婦人得平脈,陰脈小弱,其人渴,不能食,無寒熱,名妊娠﹝pregnancy﹞,桂枝湯主之。(方見利中)。

 於法六十日當有此證,設有醫治逆者,卻一月,加吐下者,則絕之。

婦人宿有症病,經斷未及三月,而得漏下﹝metrostaxis﹞不止,胎動在臍上者,為癥痼害。

妊娠﹝pregnancy﹞六月動者,前三月經水﹝menstruation﹞利時,胎下血者﹝hematochezia﹞,後斷三月下血﹝hematochezia﹞也。

 所以血不止者,其症不去故也。

 當下其症,桂枝茯苓丸主之。

桂枝茯苓丸方:

 桂枝、茯苓、牡丹(去心)、桃仁(去皮尖,熬)、芍藥(各等分)。

 右五味末之,煉蜜和丸,如兔屎大,每日食前服一丸。

 不知,加至三丸。

婦人懷娠六、七月,脈弦發熱,其胎愈脹,腹痛﹝abdominal_pain﹞、惡寒者﹝aversion_to_cold﹞,少腹如扇﹝lesser-abdominal_draft﹞,所以然者,子藏開故也,當以附子湯溫其藏。(方未見)

師曰:婦人有漏下者﹝metrostaxis﹞,有半產﹝abortion﹞後因續下血﹝hematochezia﹞都不絕者,有妊娠下血者﹝precipitation_of_blood_in_pregnancy﹞,假令妊娠﹝pregnancy﹞腹中痛,為胞阻﹝uterine_obstruction﹞,膠艾湯主之。

芎歸膠艾湯方:(一方加乾薑一兩,胡氏治婦人胞動,無乾薑)。

 芎窮(二兩)、阿膠(二兩)、甘草(二兩)、艾葉(三兩)、當歸(三兩)、芍藥(四兩)、乾地黃。

 右七味,以水五升,清酒三升,合煮取三升,去滓,內膠,令消盡,溫服一升,日三服。不差,更作。

婦人懷娠,腹中痛,當歸芍藥散主之。

 →【﹝疒ㄎ﹞:音,ㄐㄧㄠˇ。痛:意:《說文》腹中急也。《廣韻》腹中急痛。】

當歸芍藥散方:

 當歸(三兩)、芍藥(一斤)、茯苓(四兩)、白術(四兩)、澤瀉(半斤)、芎窮(半斤,一作三兩)。

 右六味,杵為散,取方寸匕,酒和,日三服。

妊娠嘔吐﹝hyperemesis_gravidarum﹞不止,乾薑人參半夏丸主之。

乾薑人參半夏丸方:

 乾薑(一兩)、人參(一兩)、半夏(二兩)。

 右三味,末之,以生薑汁糊為丸,如梧子大,飲服十九,日三服。

妊娠﹝pregnancy﹞、小便難﹝difficult_urination﹞,飲食如故,歸母苦參九主之。

當歸貝母苦參丸方:(男子加滑石半兩)

 當歸、貝母、苦參(各四兩)。

 右三味,末之,煉蜜丸如小豆大,飲服三丸,加至十丸。

妊娠﹝pregnancy﹞有水氣﹝edema﹞,身重,小便不利﹝Dysuria﹞。

 灑淅惡寒﹝aversion_to_cold﹞,起即頭眩﹝dizziness﹞,葵子茯苓散主之。

葵子茯苓散方:

 葵子(一斤)、茯苓(三兩)。

 右二味,杵為散,飲服方寸匕,日三服,小便利則愈。

婦人妊娠﹝pregnancy﹞,宜常服當歸散主之。

當歸散方:

 當歸、黃芩、芍藥、芎窮(各一斤)、白術(半斤)。

 右五味,杵為散,酒飲服方寸匕,日再服。

 妊娠﹝pregnancy﹞常服即易產,胎無疾苦。

 產後﹝Postpartum﹞百病悉主之。

妊娠﹝pregnancy﹞、養胎﹝nurturing_fetus﹞,白術散主之。

白術散方:(見《外台》)

 白術、芎窮、蜀椒(三分,去汗)、牡蠣。

 右四味,杵為散,酒服一錢匕,日三服,夜一服。

 但苦痛,加芍藥;心下毒痛,倍加芎窮;心煩吐痛,不能食飲,加細辛(一兩)、半夏大者二十枚)。

 服之後,更以醋漿水服之。

 若嘔,以醋漿水服之;復不解者,小麥汁服之;已後渴者,大麥粥服之。

 病雖愈,服之勿置。

婦人傷胎,懷身腹滿﹝abdominal_fullness﹞,不得小便,從腰以下重,如有水氣﹝edema﹞狀,懷身七月,大陰當養不養,此心氣實,當刺瀉勞宮﹝PC08﹞及關元﹝RN04﹞小便微利則愈。(見《玉函》)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