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園醫話》雜病類-慢驚風﹝chronic_infantile_convulsion﹞:

此即小兒久瀉衰弱之症,一名慢脾風,此症可與上條久瀉症參看。

【原因】

 此症雖屬虛弱,然亦多由實證轉變而來,例如小兒暴得之吐瀉症,西醫病名日久轉為此症者極多。

 其餘或因瘧疾,或因痢疾,或因痘後、疹後,或因飲食油膩厚味,瓜果生冷,積滯日久,過用攻伐及瀉藥,或因熱病過服涼藥,或因先天薄弱,乳食缺乏,或因貧困,滋養不足,皆為本病原因。

 日久注意此二字失治,全身衰弱,脾腎虛寒,氣血兩虧,即成此症。

【症候】

 此症唯一病狀,即為脈多細小,日久泄瀉﹝diarrhea﹞,愈瀉愈虛,遂現全身神經衰弱,皮膚﹝skin﹞甲錯,骨瘦如柴,頭髮漸漸稀細而黃,漸漸脫落。頸項細長,嗜臥不語,或嘔吐﹝vomiting﹞,再重則神昏,睡時二目不能緊合,甚則一日之間,二目不能全開,庸醫往往疑為目疾,則大謬矣。

 氣喘咳嗽﹝Cough﹞,或日晡發熱,或忽冷忽熱,手足驚搐,俗云抽風面色蒼白,或二目如蒙,小便清白,或有白粉沉澱口鼻氣冷,雖有口唇乾裂出血,須記清此條久病,口中氣涼,不喜飲水,即是虛證,不可誤認為真熱也。

 或瀉利冷汗,或完穀不化,或四肢冰冷,喉內痰鳴,角弓反張﹝opisthotonus﹞,二目天吊,自汗﹝spontaneous_sweating﹞、盜汗﹝Night_sweating﹞,囪門下陷﹝sunken_fontanel_in_infant﹞,以致痙厥衰敗而死。此症發熱,唇焦,最易令醫者猶豫不決,須切記日久二字,必為虛熱無疑也。

【治法】

 此症唯一治法,第一要著,即在止瀉,其他現象,只要瀉止,一律皆去,是以參、芪、白術、白芍、熟地,為必不可少之品。

 再重則附子、肉桂、乾薑、補骨脂、粟殼,亦為要藥。雖有發熱,萬不可認為實證,醫者診察明白,即應放膽治療,起死回生,實有奇效。

 最重之症,必不得巳時,中藥與西藥互用,無不收效。

 參看醫驗但小兒科總以不用此種西藥為宜,以藥量倘有錯誤,立致危險,故余鄭重聲明於此。

【醫驗】

 張宅幼童,年四歲。住崇文門外,鐵欐欐把胡同四號。此余友欒翔雲君之內侄,于民國十七年三月患疹疾,經過半年,遂衰弱泄瀉﹝diarrhea﹞,久治不愈。來診時,大脈細微,氣喘神昏,發熱,骨瘦如柴,嘔吐﹝vomiting﹞,咳嗽﹝Cough﹞,泄瀉﹝diarrhea﹞不止,完穀不化,睡時二目不能緊合,察其前服藥方,率皆指為疹後余毒未盡,所用之藥,仍是清涼分利解毒﹝deintoxication﹞之品。余認此症已成慢驚重症,即以脾腎虛寒論治,處方如下:中醫命門相火﹝ministerial_fire﹞之說,精妙玄奧,實能闡發吾人生活之原理,絕非有形質之物,故余于前編生理,下取命門即精囊乏說,參看自明。

第一方:大黨參(二錢)、炙黃芪(二錢)、土炒白術(三錢)、懷山藥(四錢)、炒茯苓(三錢)、炒白芍(四錢)、大熟地(三錢)、補骨脂(一錢)、炙甘草(一錢),薑棗引。煎一杯分六次,一日夜眼完。此藥一劑即大效,第二日熱退大半,瀉亦減,精神稍旺,吐亦止,漸能飲食,此症改方約四次,大意均不出此。余治此症最多,茲錄兩案取其近在北京,易調查也。此症最忌寒涼、順氣、消食、分利等品,例如黃連、黃芩、半夏、神曲、麥芽、山楂、厚樸、枳實、陳皮、車前子、澤瀉之類,誤用此品,殺人最速,醫者戒之。

余表弟盧玉如之公子,年四歲,一日延余診病,至則見其身熱、大喘、大喝、呼冷飲、脈已絕,病已不治。詢其以前病狀,則以因患溫症腹瀉對,請其出最近所服藥方,則某庸醫之大補劑也。此醫因常見余以此等藥治癒小兒之泄瀉﹝diarrhea﹞,乃不分虛實,驟然與之,真可恨也。嗚呼,此子系新得之實證,何可用補劑,而某醫一見腹瀉,即以參、芪、術、地等品與之,其殺人之速,較之誤用順氣消食之藥者,更覺可畏,錄此一則,可見此種起死回生之實驗良方,若用之於新得之實證,則萬萬不可也。

王宅幼女,年五歲,住阜城門外內巡捕廳胡同二十九號。於民國二十七年九月來診,據稱此症已經過多醫,以前病狀,泄瀉﹝diarrhea﹞、咳嗽﹝Cough﹞,已經數月,診療未愈。近則咳嗽﹝Cough﹞、泄瀉﹝diarrhea﹞,所瀉之物且有如白痢狀者,每日鼻塞﹝snuffle﹞不通,上午二目不能睜開,泄瀉﹝diarrhea﹞亦在上午為甚,診其六脈細如遊絲,全身衰弱已極,且有虛熱,認為慢驚風﹝chronic_infantile_convulsion﹞重症,處方如下:此症檢查以前藥方,多將各種病象認為另一獨立病症,分別施治,是大錯誤,不忍不言。

第一方:(西藥)托氏散0.3重曹一.0分六包,一日三包。此方白天分三次服之(共服三劑)。

第二方:(中藥)炙黃芪(二錢)、台參(二錢)、上炒白術(三錢)、炒白芍(三錢)、懷山藥(三錢)、補骨脂(一錢)、大熟地(一錢)、炮薑(五分)、粟殼(五分)、歸身(一錢)、沙苑蒺藜二、錢枸杞子(一錢)、桑螵蛸(一錢),棗一枚引煎服。此方早晚二次服下,(加減只此數味)。

第三方:(西藥)人參精0.0一次硝酸蒼鉛0.0四單那兒並一.0分四包。自上午九點至下午八點,共眼三包,第二日上午五點服一包。

第四方:(中藥)炙黃芪(一兩)、台參(一兩)、炒白芍(一兩)、炒山藥(二兩)、土炒白術三兩、大熟地(八錢)、枸杞于(八錢)、炙甘草(五錢)、加飴糖(一兩),煉膏,每服一小茶匙,一日三次。

第五方:(西藥)單寧酸0.5乳糖3.0分二十包,每服一包。此系善後備用,並非必服之方。此症以第二方為主方,每口服之約二十餘劑與第三方並用,大見功效。約過十餘日瀉即大減,又數日二目亦能全開,鼻塞﹝snuffle﹞漸通,古書未列此二症狀,然余實已經過數例,凡慢驚風﹝chronic_infantile_convulsion﹞兼有鼻耳二目症狀者,不必疑慮,仍以補脾補腎治之,無不收效也。漸即瀉止熱退,脈則右手先見起色,繼為左脈亦漸旺,面色蒼白亦漸去,乃以第四方制膏令其常服,以期恢復健康,第五、六方不過備用之品,以防服膏期間,偶再泄瀉﹝diarrhea﹞即服一次,以策萬全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