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園醫話》胃潰瘍﹝gastric_ulcer﹞:

此症最多,中醫有胃脘痛﹝Stomachache﹞、胃癰、及俗名心口痛,種種病名,籠統含混,殊欠明瞭,此取西醫病名也。

【原因】

 本病由胃粘膜受過當之刺激而起,例如胃酸過多俗名吐酸水,及過食辛辣焦香之物,例如煙、酒、油炸、火烤之物。咀嚼不細,例如暴食,不嚼即咽下。大涼、大熱、半生不熟,不易消化等物,及身體一切不攝生,例如饑飽、勞碌、及恣食過當。因而致使胃之血行起障礙,則本病生焉。

【症候】

 本病有一定症狀,不難診斷,初起只常吐酸水,亦有不吐酸水者即漸漸胃痛﹝gastralgia﹞。茲述於下:

 1、胃痛﹝gastralgia﹞,此痛每於食後發生,當胃部痛極劇烈,甚則恒覺內部有擠壓狀血聚成病奇痛。

 2、嘔吐﹝vomiting﹞,此為必有症狀,然吐出食物後痛即輕減。

 3、背脹痛,此症狀恒亙一、二星期,或二、三個月,時覺背部脹痛。

 4、便秘﹝Constipation﹞,十之八九,患此症者,大便多乾燥。

 5、吐血﹝haematemesis﹞,必經過大痛此症至出血期,則潰瘍已破,吐血﹝haematemesis﹞量極多,所吐之血,多暗赤色。

 同時一部分血液﹝Blood﹞,由腸而下,經過腸之作用,變成暗黑色。

 患者食欲如常,或反亢進,舌多清潔無苔。此症疼痛,亦有放散至胸肋間者此症至出血期,已不致與其他疼痛誤認矣。

【治法】

 中藥對本病,可謂一無可取,歷試多次,絲毫無效。

 連治胃脘痛﹝Stomachache﹞各方包括在內故余對本症,完全採用西醫治法,百無一失。蓋此症初起,不過胃酸過多,吞酸﹝acid_swallow﹞食後脹悶,此時診斷,若兼有便秘﹝Constipation﹞,只與硫苦,合以重曹,一面疏通腸內容物,一面中和胃酸,猶中醫所謂消食數日即可治癒。此指輕症而言,此時尚未形成腫瘍若習常胃痛﹝gastralgia﹞、嘔吐﹝vomiting﹞,即可斷定其胃內血行,已起障礙,是必先以人工鹽、重曹等,清掃其腸胃,一方面必須與以止痛之藥品例如鹽莫,阿片丁等,但不可用極量。

 謹慎治療,再加以飲食之攝生,二、三星期,亦可治癒。

 若患者發現大吐血﹝haematemesis﹞及便血﹝hematochezia﹞,則是潰瘍已破,非常危險,第一須令患者靜臥,禁止固形食物,三星期內只飲牛乳或米湯,不可食菜。

 切忌驚慌,內服次硝酸蒼鉛,此藥能被覆潰瘍面,促其結痂。重曹,痛甚者酌加鹽莫,或菲沃斯越,並須每朝夕服人工鹽,此藥無習慣性,故常服無礙。約至四星期,不可間斷。患者切不可起立行動,出血後,至第四星期,胃痛﹝gastralgia﹞已去,可以室內起坐,緩步運動,可以酌食稀粥。

 此後再過一、二星期,可以稍食易消化之物,至少一個月內,不可斷藥,人工鹽等小心看護,必能治癒,此症患者,女性及壯年較多。

 不必用外科手術也。此症治不得法,後遺症往往釀成中醫所稱之噎膈病﹝dysphagia﹞,即俗名之倒食反胃病﹝gastroesophageal_reflux﹞。

【醫驗】

 此症在未潰以前,不得謂之潰瘍,只可稱為胃痛﹝gastralgia﹞,本編所列醫驗二則,皆已潰之重症也。

余次子漢果,體格強壯,年二十歲。乎素便秘﹝Constipation﹞,有胃酸過多吞酸﹝acid_swallow﹞症,食物時又不慣細嚼,偶因旅行,飲食失宜,過於勞動,因而感患胃部奇痛,胃內似有西物相擠繼而大吐,症遂減輕。余診系胃瘍將成,乃遂往西城某大醫院診察,余蓋希望該院檢查胃液,詳細診察,以資印證也。乃該院醫生臨診,特別號略一詢問,即為了事,余當詢以何病?乃竟意氣用事,反詢余曰,汝在何校畢業?汝以為何病?余從實對,則忿然答曰,此膽石疝痛四字而已。余雖才淺學疏,然對膽石疝痛與胃痛﹝gastralgia﹞,尚不致鑒別錯誤。一至於此,不得已乃又送入同仁會醫院,經嚴澤與林荷駱兩君之診察,認為胃瘍,與以緩下劑,約一星期而治癒。自此以後,時有胃酸過多,便秘﹝Constipation﹞、胃痛﹝gastralgia﹞等現象,與以緩下劑,旋愈。某日夜間,忽覺胃痛﹝gastralgia﹞加劇,吐血﹝haematemesis﹞甚多,便血﹝hematochezia﹞黑色便更多,余知胃瘍已破,乃以西藥施治,囑令靜臥,並先嚴禁固形食物。只與稀湯,約二星期。處方如下:

第一方:人工加爾兒斯泉鹽25.0分二包,每日早起,用白開水化服一包。

第二方:重曹8.0,次硝蒼六.0,菲沃斯越0.3分六包,一日三包,食前服,白開水送下。第三方,鹽莫0.001,乳糖0.5左為一包,與以六包,痛時服一包,不痛則不用此藥。此症即以此三方而治癒,當其大吐血﹝haematemesis﹞時,勢頗危,暈厥﹝coma﹞然已確認為胃潰瘍﹝gastric_ulcer﹞無疑,故必先令靜臥勿動。約三星期,只以病者平素不能食牛乳,故代以米湯、稀粉、雞蛋糕以雞蛋打破,攪入一碗之清水,放盂內蒸之,如豆腐狀。等稀薄流動之物為食品。約三星期每日早晨,服第一方,(一日之中,分三次服第二方)約一星期,即將第二方減去菲沃斯越以胃已不痛,故不用此藥也。服之,第三方只於吐血﹝haematemesis﹞之始,第一、二日各服一包,以痛較甚也嗣即不用此藥矣,然第一、第二兩方,每日與服,約四星期,一日未曾間斷,第二星期後,已起床能食易消化之物矣。此症遂以此等西藥而治癒。中藥內之大黃有刺激性,萬不可用。

薑君住北京西四牌樓大拐棒胡同十三號,年十九歲,以前患腸胃病年餘,據云腹痛,經過若干中西醫,及針灸醫生之治療,至二十六年四月病勢已危。延余診治,見其面色蒼白,身體瘦弱,病者自訴,胃部奇痛,有頑固之嘔吐﹝vomiting﹞,大便則服瀉藥,亦不得下,以故只有嘔吐﹝vomiting﹞、疼痛,飲食不下,衰弱幾至不能起立。詢悉以前曾有一次大瀉黑色大便極多,正在扎針期內,聞此症請中醫扎針,約數十日之久。延至現在,中西藥均辭不治。余即斷為胃潰瘍﹝gastric_ulcer﹞無疑,當日與以人工鹽15.0不效,又與硫苦20.0不效,又與甘汞錠六片,每片含量0.2,分三次服,仍未得瀉,乃與拉克沙妥兒二片,服後竟得瀉下極乾燥之糞,嗣即水瀉二次。當與阿片酊劑,囑其每隔半點鐘,眼五滴,凡一日夜,痛驟減,嘔吐﹝vomiting﹞亦減止,能稍飲牛乳,伊家驚為神奇。嗣即與以重曹、硝蒼,即前第二方去菲沃斯越囑一日三次服,並與人工鹽,即前第一方囑其每日早晨服之,亦順利得瀉,約三星期,遂告大愈。然患者,有鴉片嗜好,且食物不謹,為本病治療上一大障礙,是以治癒後,約年餘,忽又大吐血﹝haematemesis﹞、瀉血,衰弱已極,危險萬分。又以前法參照前例治癒之。此君若無鴉片嗜好,決定不致有此二次之反復也。

按胃潰瘍﹝gastric_ulcer﹞一症,較易診斷,以其疼痛發作時,特別劇烈,且有一切胃病狀況,例如吞酸﹝acid_swallow﹞、噯氣﹝belching﹞、脹飽、便燥、嘔吐﹝vomiting﹞等症,醫者不難參照斷定。此對中醫而言,故略去檢查胃液及檢查糞便等說明。唯此症往往與胃痛﹝gastralgia﹞相混,胃痛﹝gastralgia﹞症按之多輕緩,胃潰瘍﹝gastric_ulcer﹞則按之更痛。以此二症之病的現象多相同,例如上述一切胃病症狀故醫者當二症初起之時,容易相混,但二症治法不相反背,此指西藥言,若中醫論此症則有寒熱虛實之分,惟余不取中醫之說。若以本編所述之西藥治法治之,亦均有效。僅有胃病不必用次硝蒼但二症用中藥,皆不如宗西醫說,為確當速效。此因論胃潰瘍﹝gastric_ulcer﹞連類說明之,但普通病人對醫學不能具有常識,往往以心口痛、或胸口痛,自訴痛苦。醫者對於此種場合,最要細心診斷,胃潰瘍﹝gastric_ulcer﹞與胃痛﹝gastralgia﹞二症,診斷不清,治法尚無大異,不致誤人性命,唯胃病症治,最宜與心臟病精確鑒別,尤其與絞心症,中醫所謂真心痛更須鑒別,否則用藥一誤,立出危險,而中醫遇此場合,尤易誤認,故余不得不詳細說明之,願醫者臨是症時,格外注意也。

凡胃痛﹝gastralgia﹞,例如嘔吐﹝vomiting﹞吞酸﹝acid_swallow﹞、食後痛、大便燥、脹飽等多有一切之胃病症狀,此為首應注意之點,若無一般胃病症狀,時常感覺心臟部疼痛,或忽然發作疼痛,俗名心口痛、胸口痛,多系統指胃病與心病之名稱,最足誤人。醫者即應格外注意於二者之鑒別,茲將其此二病相異之點,說明於下:

 1、心臟之疾患:

 ①急性之心臟內膜炎﹝endocarditis﹞,此症有顯著之高熱及腦症狀,只有心悸﹝palpitation﹞亢進,不發劇痛,與胃痛﹝gastralgia﹞容易分別。

 ②心臟瓣膜病,此症有喘息,呼吸困難,心悸﹝palpitation﹞亢進,腸胃障礙,雖與胃病有相似之點,然只有僂麻質斯疼痛,與胃痛﹝gastralgia﹞亦易分別,又有心臟病劇烈時,患者立時即病倒,心亂如麻,且有咳嗽﹝Cough﹞吐血﹝haematemesis﹞及吐白沫者,俱系偶爾一次,須注意。此實例亦甚多,此蓋由於心臟血行障礙,因而牽動肺循環之血行歟。然此種咳嗽﹝Cough﹞吐血﹝haematemesis﹞,只限於心病發作之一時,若心臟病不發作之時,絕不咳嗽﹝Cough﹞,亦絕不吐血﹝haematemesis﹞,自然不致與肺病、胃病相混,此余之實驗談也。

 2、心囊之疾患中醫書所謂心包絡也:

 ①心囊炎,此症雖有心部發痛,似與胃病相混,然此種疼痛乃隱痛,並非劇烈,且此症心悸﹝palpitation﹞亢進,惡寒發熱,亦與胃痛﹝gastralgia﹞迥異,不致誤認。

 ②心囊水腫,此症心臟部有顯著之漿液蓄積,且乏疼痛,亦與胃痛﹝gastralgia﹞不致誤認。

 3、心臟實質之疾患:

 ①脂肪心,此症無疼痛,不致與胃病混淆。②心臟肉質炎,此症雖有心臟部之疼痛,然本病必發高熱,且有極重之神經症狀,與胃痛﹝gastralgia﹞不致混淆。

 ③冠狀動脈硬化症,本病多起於40歲以上之人,且多因身體過勞,飲酒吸煙過多,或梅毒痛風而起,為一慢性之心臟疾患,其症候有心筋衰弱,絞心症,心內絞痛此點最易與胃痙相混心臟性喘息,失神發作胃痛﹝gastralgia﹞無此失神現象,心動急速或緩慢,此症極易與胃痙相混,應注意其他胃病現象,自不致誤認。

 4、心臟之神經性疾患:

 ①神經性心悸﹝palpitation﹞亢進,此症無疼痛,不致與胃痛﹝gastralgia﹞相混。

 ②絞心症,又名心臟痙攣,中醫所謂真心痛者是也。此症最易誤認為胃痙攣,治法一誤,立致人死,醫者最宜謹慎診斷。此症除缺乏胃病之吞酸﹝acid_swallow﹞、嘔吐﹝vomiting﹞、便秘﹝Constipation﹞等症狀外,最宜注意此點其疼痛之發作,幾與胃痙相似。以故中醫遇此症時,往往誤認,殺人即在頃刻,以此症一遇中醫之消導、順氣、清熱﹝clearing_heat﹞等藥,服下即可令代償機停止活動,而歸於死亡,此余所親見,閱後王成琨一病自知非有不慊于中醫也。此症與胃痙,在真正之西醫,一經診斷不難鑒別,此為中醫立言,故知此云云。絞心症之原因,強半由於心臟中應有之血量,急速減少或因煙酒過度,及其他心臟病。故其現象,患者夜間常常醒覺,感呼吸困難,及心臟部之奇痛,與異常之煩悶苦惱,此時之劇烈疼痛如絞縊,如壓迫,如掰裂,有難以言傳之痛苦。其痛往往波及肩胛頸肋,此與胃病不同之點,但又與肝膽肋等痛容易誤認。手足厥冷,顏面失色,愈遠愈顯痛時皮膚﹝skin﹞出汗,脈或停止,病發時更有一種苦悶與滅絕之感覺。在病者比較疼痛,尤為苦惱,疼痛持續時間,由數秒至三十分鐘不等。誘發本病以身體之劇動,精神感觸,有一見涼風或行動用力即誘發者。及飽食、交接等為最易。夜間發作時尤多除消化有時微覺障礙外,其余一切胃之病狀、絲毫不見,有時吐白沫喘息,故又易誤認為肺病,然肺病絕不如是之絞痛也。是宜特別注意之點也。退,失語﹝aphasia﹞亦能漸愈,此非主要症候也。

附錄王成琨君病歷一則:

王成琨,年三十六歲,住珠市口南何家大院二十五號,膏藥商人。據稱早年一經過勞例如挑水恒覺立時心亂,必須臥下須臾即愈。在一千月前,偶因入澡堂沐浴,方入門,即覺呼吸困難,因而心亂疼痛、喘息、吐白沫甚多,自是之後,每一出門,行動稍勞,即誘發心內疼痛,如絞如掰,夜間尤甚。注意胃病症狀均無,絕非胃痛﹝gastralgia﹞。即請中醫某診治,謂系肺病,蓋因其喘息,故錯認也。治之不愈,又改延某中醫診治,認為脾胃病,與以白術、白芍等藥,余汜其方,有此二味服下病更甚。又延某醫診治,聞系注射強心劑病稍減,仍未愈。最後其戚某亦中醫來診,乃為開一藥方,記得內有黃芩、枳實、陳皮、龍膽草等味,余適至病家作友誼之看望,見其方煎此藥,乃告以不可服用此等中藥,然病者深信伊戚某之醫術,至下午八點鐘服下此藥,約隔三小時,即覺病痛更劇,意欲如廁,方起床,即驟然死去,時為二十七年十二月五日,此即絞心症患者之病歷,錄之以為庸醫殺人者戒也。此症疼痛最烈時稍與鹽莫止痛亦可,然最有效之治法,應參照本編怔仲﹝terror﹞病作膏劑與服,可以治癒。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